美国游记:走进拉斯维加斯

08/16/2015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拉斯维加斯旅游

车出亚历桑那州,驶入了内华达无边无际的黑夜。

胡佛大坝的灯光只是一闪而过,内华达沙漠浓重而漆黑。小冯打着远光灯还是开得很吃力,而我,只能在心里勾画那生长在沙漠里、高大得像树一样的仙人掌。

“海市蜃楼!”小冯一声大叫,唤醒了后座昏昏欲睡的我。果真,地平线处一片灯光,突兀地闯进了我的视野。

“拉斯维加斯!”这次是我们三个人一起叫出声来,而那片灯光,不,灯的海洋,璀灿妖娆地正在向我们推移——它晶莹剔透,它流光溢彩,连那灯海四周夜的空气,都被照射得菲薄透明,流转和颤动起来。

路面蓦然变成八车道。在我们这辆疲惫的长途车四周,各种车辆纷至沓来,电闪流星,只要动作稍慢一点儿,就会被人“嘀”上一声。这在我们的小镇艾姆斯是绝无可能,那里的车比人还慢,隔上二三十米,车就在等你过路了。

我们进入市区,拉斯维加斯的美肆无忌惮地展现在我们面前。整个城市是霓虹灯、大屏幕广告牌以及各种豪华酒店灯火的海洋。大道两旁时而是梦幻的阿拉伯式的玫红和粉蓝的尖顶,时而是高举着火炬的自由女神,时而是米高梅吼叫的雄狮,时而是哈雷机车巨大的车轮……奇型怪状,骇人心魄。而身旁,数不胜数和豪华汽车飞驰而过,这是我此生看到房车最多的一天,还有红色的敞蓬跑车里,金发、美丽的女郎。

金钱与性,拉斯维加斯毫不讳言。与投资数百亿美元、美轮美奂的豪华酒店相比肩的是——街头巨型广告牌上狂野的女郎裸露着大腿,各种灯箱广告张扬的猛男秀,还有街头信箱里,编了号,注明电话号码的妓女群……说拉斯维加斯是资本主义的极致,应该毫不为过。

我早己过了受诱惑的年龄。我知道我需求的很少,而我自己的劳作,完全可以满足我自己。所以富贵和金钱,并不能打动我,我虽然贫穷,却能在富贵面前安之若素。因此我看到更多的,是拉斯维加斯无与伦比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在它创造的美面前,我惊叹并且徘徊。

拉斯维加斯大道旁的酒店建筑,以主题式居多。《阿拉丁神灯》有各种色彩的小尖顶,像一个童话,是我最喜欢的;《纽约纽约》是纽约曼哈顿的微缩楼群;《拉斯维加斯巴黎》迎面一座艾佛尔铁塔;《凯撒宫》是巍峨的罗马式建筑;而我们作出发点的《米高梅》,则是好莱坞主题的绿色现代建筑,据说它的房间足有5000间,一个人一天换一间,要住14年。与它门前雕塑的巨狮相辉映的是,它真的在一楼的大厅里养了两头狮子。靠演唱《狮子王》成为校园十大歌手的女儿,哀叹狮子的可怜,在它面前驻足不忍离去,是我们以《海盗船》要开演了频频威胁,才强把她拉走了。

拉斯维加斯有许多免费的表演。我们赶到《金银岛》酒店,露天大型演出己经开始了:两只男、女海盗船交战,男海盗们船被炸沉,泅水渡海上了女海盗船,两个船长相爱了,于是鸣锣收兵,爱意频频。故事简单甚至恶俗,但劲歌艳舞,海盗船又制作得极其精美,激战时节真的燃起炮火,还是颇为可观的。演出耗时一个半小时,观者如堵,结束时报以礼貌的掌声。

接下来我们来到威尼斯酒店,只见酒店门前一湾碧潭,带红围巾、牛仔帽的意大利女郎,曼声唱着“桑塔露奇亚”,夜空上半枚新月。进得酒店,只见穹顶蓝天白云,叫我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是人工制作的巨大玻璃幕墙,在夜晚铺陈出白天的景色,足可乱真。而此时,那位女郎再次划桨而出,曼妙歌喉,把人们唱得如醉如痴。不仅是《威尼斯》,各个酒店都有自己的“绝活”,比拉桥的彩色穹顶,盛开一片三色堇;凯撒宫的音乐温泉,在街道旁划出道道清韵;《海市蜃楼》每隔15分种“火山”喷一次火——大家都在极尽能事地渲染拉斯维加斯之夜,拼命招徕赌客的眼球。这座将近200年前被发现的“沙漠绿洲”,如今己经脱胎换骨,真正成了珠光宝气、乱人心旌的美人。

但街道极干净,汹涌的人流秩序超好,走在路上的我们心情平静,处处美景长流连。夜半时分,我们又回到了出发点《米高梅》,我们决定怡性小赌一把,以作纪念。

夜阑更深,酒店大厅一片灯火辉煌,里面是不知今夕何夕的人们。数千台老虎机一字排开,我们选了一台,拿出20美元输进投币口,5分钱一点,老虎机显示400点后,开始按我们的指示动作。女儿手极快,一拍一拍,我还没看清如何动作,就己经赢至403点,女儿说赢了,咱们走!小冯说,啊?你只赢了一角五分钱,就要走?女儿认真地说,玩下去肯定要输的!我说不要紧,咱们一人20元,赌完就走;女儿说不要,咱仨玩一个——于是我们仨守一台机,一起玩。小冯的手纤长有力,动作生猛,而且专拣大数拍,输的最快;而我呢,定期要摇摇把手……这时,我想起了茨威格小说《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篇中写道,赌博人的手也是有表情的,就是为了那双有表情的手,女主人公24小时内疯狂爱上了年轻的赌徒……传奇存于记忆,现实则清晰在眼前:我们的点数直线下降,经讨论我们一致认为,老虎机会在钱刚输入的时候,给你点甜头,但绝不会让你赢多到肯走,于是接下来我们换了好几台机;其中有一次,女儿赢了40倍,钱数又回到近20元,可惜我和小冯再次拒绝了尧尧的劝告。接下来钱越来越少,机器也让你越输越快,直至最后全军覆没……

边玩边笑,我们三人欢声笑语,很惹人注目。而周围的人们,大都是一人一台机,沉默不语,表情非常严肃。我们说“走吧”,此时回头再看老虎机,脑袋上顶着各种卡通图案,一派天真无邪地站在那里。可就是它们,毫不留情地吞进了无数的金钱甚至生命——据说拉斯维加斯1998年月10月以来,每个月都有一个以上的独行客来此自杀。而生命消失的同时财富在疯狂地积累,拉斯维加斯的奢华尽来于此。
我们离开拉斯维加斯是在中午,城市的边缘就是漫漫黄沙。回头望去,拉斯维加斯一派慵懒,看来只有夜晚才是他们的良辰美景。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悦事谁家院?拉斯维加斯虽好,却不是久留之地。想到今生来这里可能是最后一次,我还真有些不舍,真想回去再细细看看那些美丽绝伦的酒店。

阿建《走进拉斯维加斯》

拉斯维加斯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