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部之一:拉斯维加斯赌城

10/07/2015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拉斯维加斯旅游

 11月7日我们离开美国东部,来到南部德州圣安东尼奥浩清的哥哥浩旋家。我们将在这里住两个多月,并以此为据点,先后去美国中部和美国南部旅行。然后度过圣诞节后回国。11月10日我们早早起了床,今天要坐七点的飞机去拉斯维加斯。洗漱完毕,浩旋送我们到机场,飞机准时起飞,十点就到了盐湖城。我们在盐湖城上空看到地面上尽是连绵大山,山顶披着白雪,有好几条大山脉的走向与飞行方向同向,这使我感觉飞机如在有形的跑道上飞翔一般。随着飞机的降落,我们看到了一个很大的湖。湖边除去山脉环绕,就是褐色沙石湖岸。山岩湖岸全不见一丝绿意。这里比德州冷,温差可能有十几度,机窗上都结了薄薄的冰。我们在此等候一小时转机到拉斯维加斯。盐湖城机场、青灰色的天地光秃秃的远山。

中午时间到达了拉斯维加斯。它真不愧为是个赌城,跨入机场大厅就见一路排列着老虎机,虎视眈眈地在等候我们的到来。我们从容而过,不为所动。浩旋关照过我们,机场离预定的旅店不远,打的充其量10美元。出门上了的士,司机伊利乌鲁用方言英语说了一通,浩清听不明白,只知大致意思是要我们选择时间还是速度,那人强调了多遍“速度”,那就“速度”吧。结果真速度了,一路无阻,可计费表也同步速度了,一个劲地猛跳,把我俩的心都快连带着跳出来了。到了旅店,好家伙,二十五美元,还说小费免了。苦着脸进了旅店(译为故宫饭店),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夹杂着烟味、劣质香水味、体味的热浪,让人要窒息。抬眼看,哦哟,一楼大厅布满了老虎机和摆有赌盘的大台桌。霓彩闪烁下,衣着怪异的各色人群坐在老虎机前和围着赌桌,目空一切地在孤注一掷。大厅中央有个小舞台,不入流的演员扭动着身子在声嘶力竭地唱着流行歌曲。酒吧女穿着不能再简单的衣裙穿梭在其间,兜售着饮料和香滨。

小舞台上的歌手赌兴正浓的赌客我们在大厅一角落的服务台办了入住手续,穿过林立的老虎机,找到电梯口,来到入住房间。为了明日的大峡谷旅游,我们将在这里住三个晚上。这是个靠墙角的房间,里面有个小阳台,室内大床、床头柜、电视柜、小圆桌、俩椅子等生活用具一应俱全。我边看边嘀咕着和纽约住处作比较:这里不错,房间还大,三晚只要一百多一点,可那里两晚就近五百----心中正窃喜,突然发现少了什么,----哎呀,怎么没有煮咖啡的壶和微波炉。不习惯饮用冷水的我们,这两样东西恰恰是最需要的,居然没有。打电话询问服务台有无热的饮用水供应,回答无此服务,要喝得去咖啡厅消费。真后悔听信了眉眉(浩旋的女儿)之言,说这里任何一家旅店都有这两样东西,便没带上烧水壶。

 现在只好将就着自来水和飞机上带来的一点热开水,就着嫂嫂给准备的夹果酱面包吃了个简易午餐。旅店房间心中很是郁闷,便到大街上转转,感觉怪怪的,到处光怪陆离,宫殿式的建筑看上去似乎漂亮,但给人感觉味儿不正,像被妖魔附了身。这些“宫殿”的一楼大厅都是规模巨大的赌场,低矮的门楼,从外面望去黑糊糊的,有些阴森,像魔鬼随时要张开大口吞噬一切。很快我们觉得在这预定了三晚上是个错误。不一会儿走完大半条街,感觉无趣没劲,回到旅店蒙头睡了一下午。

 晚上走到早已闻名的音乐喷泉处,还算这儿令人爽快些。随着半小时一次的音乐(正赶上电影“泰坦尼克号”的插曲)响起,一排水柱冲天喷出,它们跟随着音乐的旋律,像一群有灵性的姑娘,摇曳生姿,婀娜起舞。音乐喷泉池夜晚的赌城真人秀孟子曰:食色性也(瞬间抓拍)没逗留多久,便离开往回走,准备吃晚饭。商讨一番,决定吃自助餐。

 找到一家自助餐厅,买了餐券(两人加税共四十美元),进去刚坐下,一位墨西哥老妇人便为我们端来了热咖啡。呵呵,久违了,带有热度的饮料。端着餐具,去拿吃的,发觉这家不大的餐厅,东西还是很丰富:各式甜点,热菜冷菜,热饮冷饮,主食副食,名目繁多;看得人眼花缭乱。

 胃口有限,我挑了些海虾海蟹和蔬菜色拉慢慢品尝着,完了再喝一小碗粥,就再也吃不下其它的啦。浩清也就比我多几小块肉食。那位手握切刀,站在放有一大块烤牛肉工作台后的黑胖老美,几次见我走过,都眉开眼笑的示意来一块。可尽管诱人,我皆因怕吃不完,始终不敢领情 。吃完拍两张照作留念。回到房间已快十点了,大街上灯红酒绿,赌城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呢。自助餐厅。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