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旅行之后

06/16/2015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图片

力量

不要认为今天骑行了川藏线以后就会有什么大的作为,至少从我和我朋友的经历看是这样的。回来后我们或者继续原来的工作,按部就班,或者重新创业,步履蹒间A个人事业的成尼□h在于自己的努力和机遇,而且几次辞职也打断了原有事业的连续性。旅行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告别旅行我们总要回归血淋淋的生活。旅行中你可以选择去哪儿,而生活中更多的是无奈和被选择。

要说骑行的经历对自己毫无影响也不尽然,这种影响如果存在也是潜移默化的,他植根于我心底,生生不息。我的工位靠近窗口,工作中运到纠结困顿的时候我时常眺望窗外,透过北京街头那繁华的街道我的眼前总能浮现出那些之字形山路,它盘旋向上,伸向天际。

它给予我力量,只要坚持,你总会翻过这座大山。

在我眼中,似乎没有一个困难比那路要难!

图片

感恩

藏历新年,卡瓦博格雪山下的村民们来到自家的平台,向雪山抛洒糌粑,糌粑迎风飞扬, 雪山似乎也在向他们微笑。初次看到这里会觉得有些浪费,其实,这正是善良人们在发自肺腑的感谢大山,感谢卡瓦博格爷爷给他们带来的好运,即使自己少吃一口,也要让山神尝尝它家新收的青腹C他们感谢雪山,感谢江河,爱护动物,真爱自己的家园,那种炙热的情感质朴而美丽。

无数次在深山中落难,却总有藏族人给予帮助,他们视你为自己的孩子,善待你而不求回报,一杯暖暖的酥油茶融化你的心。一路上无数帮助过我的人成了我最大的心结,我对这些帮助似乎无法回报。

在远离净土的都市人中,看到更多的是什么?我们似乎早已麻木,不会感谢身边的这片水土,更很少感恩家人。对外界贪婪索取,没有节制,总觉得世界亏欠于他。

小到个人,大至社会,没有一个感恩的世界是无耻!

这也就有了所谓“因果”,正如你不善待环境,环境一定会反过来作用你一样,不自知的结果只有受到更严厉的惩罚。

图片

信仰

漫漫藏区旅途中,藏民那淳朴的笑脸美过他们身后的风景,孩子们清澈的眼睛,大妈爽朗的笑声,活佛那淡然的面容无不深深地打动你。风景与善良的人随车轮漂过脑后,我却常常陷入沈思,他们的生活比我们艰苦,为什么看起来却比我们快乐很多? 公路伸向远方的草原,我却我一直在想我们到底缺失了什么?

我们这些都市中的人是进化了,还是退化了?

物质上无疑是进化了,精神上似乎退化很多。仔细想想,发现我的问题本身就很幼稚,快乐与物质是没有直接的关系的,艰苦不一定不快乐而安逸不一定快乐。物质与精神本来都是独立的,不幸地是我们的精神行将被物质侵蚀殆尽:票子、车子、房子、包包……利益驱动一切,怀疑一切,盘算一切,没了精神,精神中只有物质,想起来这真是件可怕的事。

就像都市人无法理解磕长头转山的信徒一样,我们永远无法拥有他们那单纯的快乐。每当我挤进地铁看到那些灰色的面庞,突然好怀念路上遇到的那些人。

图片

生与死

在藏地的那个山坡上,天葬师把逝者身体翻过来折断四肢,将皮肤撕开露出肌肉,然后静静退开,秃鹫铺天诮a而下……食毕,天葬师再用石头将骷髅敲成骨酱揉成一团,秃鹫再次席卷而来。整个天葬过程中不能留一点残渣,否则逝者将不能安静轮回。

对藏族人来说,死后会有下一次轮回,今生修行会有来世的圆满。死并不是终点而是下一个生命的起点,所以他们并不惧怕死,他们更看重今生的修行和来世,有年迈的人在转山途中死去,他们会认为是件幸福的事,如果有遗憾,唯一的遗憾就是修行不够。

生与死距离其实不并遥远,多则百年,少则几分几秒,有一天我突然发现,生死观会对人生观有很大的改变。那天突然接到好朋友的电话,里面是个不认识的男的在大叫,开始还以为是诈骗,后来才知道是朋友晕倒了被这位大哥救起,大哥翻了用他的手机通讯录打了很多电话后联系到我。赶到现场时朋友的情况非常严重,身体僵硬,毫无意识,和这位好心的大哥将人送到医院。

朋友醒来了说谢谢我还悄悄地告诉我他有先天性糖尿病,他身体健壮,这真的出乎我的意料。糖尿病人身体内缺失胰岛素无法正常代谢糖类,他需要每天给自己注射三针胰岛素。人体的血糖需要严格控制在一定的范围,血糖高日积月累会造成很多严重的并发症,血糖低又会使人体缺少基本的营养供给而出现昏迷,时间长会导致死亡,医生说幸好抢救及时。

想想很多老人摔倒无人理会的案例就觉得朋友幸运。如果没有遇到这位好心的大哥?如果另外的路人抢了朋友的手机和钱包就跑了?如果我挂断了电话?选择可能只在一瞬间。突然觉得朋友很乐观很伟大,他对生与死一定比我们有更深的思考,他很讲究生活品质,在此之前我有很多看不惯,此后却越来越理解,对于他来说,这正是他的今生“修行”。

我们身边的父母正在渐渐老去,一位朋友的老爸癌症晚期去世了,那天他哭得伤心极了。他说,一直想陪老爸出国玩一圈,工作忙拖到现在。

也野u有离开和已经失去才会懂得现在的重要。

修行今生,珍惜每一天!


图片

BTW,补一句,我已经连续在某公司工作5年了,这对于我来说真是件不容易的事。

本文转自:刘轶杰的腾讯博客:笨鸡上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