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印象之行

02/02/2016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拉斯维加斯旅游

18日下午14:20出发,沿著15号公路南下,前往内华达州的最大城市拉斯维加斯Las Vegas。


拉斯维加斯是世界知名的赌城,因而还曾经被称为“罪恶之城”。但导游告诉我们,实际上现在的Las Vegas已经转型为以博彩业为中心带动起来的旅游、购物、度假的世界娱乐之都(The Entertainment Capital of the World)。而且从前它占据的赌博业头把交椅已经让位于中国的澳门了(我想国人不必为此自豪!),每年来拉斯维加斯旅游的近4千万游客中,专程来赌博的只占少数。最近二十年,拉斯维加斯人口也增长很快,2013年已经达到约190万。它的主要支柱产业旅游业,吸纳了30万人口就业。


车到拉斯维加斯之前,路旁多为荒野和沙漠,但进入这个城市,很快就看到连片高级的高楼大厦。一百年前的一个小村庄,就这样由于人类的活动而变成一个巨型旅游城市。Las Vegas源自西班牙语,意思为肥沃的青草地,因为此地是周围大戈壁地带唯一有泉水的绿洲。它最早是当时西部的摩门教徒所建的,但真正崛起则是20世纪30年代成为赌城之后。


神剑酒店Excalibur Hotel & Casino


我们先入住神剑酒店Excalibur Hotel & Casino.神剑酒店很漂亮,外面看造型像似中世纪欧洲的城堡,前门是红、黄、蓝三色的尖塔,超有个性。尤其是在夜间,五彩变幻的灯光照耀下,更增添了梦幻和童话般的感觉。这个酒店位置不错,位于主街的末端。交通非常便利,我们看两场演出都是步行几分钟去的。


酒店有4千间客房,算是超级大的酒店了。据说世界上十家最大型的度假旅馆就有九家在拉斯维加斯,这里最大的就是拥有5千多间客房的米高梅大酒店MGM Grand Adventure Hotel and Casino,离这儿很近。著名的“纽约纽约”和卢克索酒店也都在旁边。

进入后感觉象个迷宫,找不到方向。酒店内到处展示著古欧洲战士的全套盔甲和武器。一层全是赌场,穿过大片大片的赌博区,我前往最里面搭乘电梯到10楼的10149房间。


感觉这个酒店的设施,不会次于我在国内住过4星级甚至5星级酒店。没有想到,在这儿会住上这么好的房间。后来了解到,其实这里房价倒不是很高。据说低房价是为了吸引住客,挣钱的大头可能是赌场。房间里居然没有免费网络,后来导游解释是因为管理者显然希望所有住客尽可能多时间到一楼的赌博厅去消耗时光。这个酒店设施比较齐全,除了室内赌场之外,还有游泳池、商店、意大利曙U。不过,我们都没有时间光顾。
水秀表演
放下行李,我们就跟随导游前往市区游览。导游告诉我们,你可以在这座城市找到美食、建筑、艺术、娱乐等等一个多元化城市的所有丰富要素。


首先观赏的是贝拉齐奥酒店前的音乐喷泉。据说花10亿美元打造的,每隔15分钟表演一次。我们赶到时已经是一场的尾声,所以再停留不久,我们又重头开始观赏。这是我所经历过的最豪华最大规模的音乐喷泉表演,百看不厌。
然后跟随导游参观了几个高级宾馆。彰显拉斯维加斯非同一般的繁华,尽管事先有所耳闻,但身历其境,仍然惊奇。其豪华程度在国内时无法想象,也是我在国外旅游中所仅见。后来听有人说,我们参观的这几家酒店,是所谓七星级的超级酒店。
Jubilee秀


晚上7点前往观赏名为“Bally's Jubilee”的演出。中间没有吃晚饭时间,我们只能在演出前几分钟在大厅吃了一个汉堡。

“Jubilee秀”是拉斯维加斯的招牌秀之一。百老汇式的大型歌舞表演,值得初来者一睹。演员阵容庞大,服饰豪华,数百顶级歌星舞星轮番登台,音乐舞美都相当具有震撼力。演员多数时间露两点,而他们戴的头饰却价值几千美元。节目末尾,演出豪华邮轮泰坦尼克的沈没场景而达到高潮。这个节目历久不衰,已经演了20多年。这些大型演出都不允钏□□A就专心观赏了。

 
火山喷发秀


20:30走出演出厅,前往观赏主街上的火山喷发秀。


此时的拉斯维加斯,刚刚开始夜生活。整座城市灯火通明,风格迥异的各类豪华赌场渐入高潮,无数的霓虹灯在闪耀,大街上人来人往。这个全世界最大的娱乐中心,城市设计只为一个目的,就是最大限度满足各色人等的纵情享乐。


火山秀准时开演,高科技模拟,惟妙惟肖。导游说,一次三分钟表演,烧掉两万五美金。每过半小时就来一次。之前在深圳世界之窗看过南美山洪暴发的表演,也是此类。
之后乘车去老城。那里有一个特殊的 Fremont Street,在四条街区上有天蓬遮貌犒D路,里面有室内运动中心、高级曙U、酒吧、夜总会及夜晚灯光秀。


我们花半小时在街上行走。头上是奇特的天幕,由五彩灯光组成各种画面。在音乐伴奏下,天幕上不断飞出卡通人物,或神话故事。大街上密集的各种表演,不少是准色情的。我看到完全不认识的白人黑人男女,就在这儿马上跳起重口味的舞蹈,跳完之后礼貌分开;也看到钗h人自己跳上一个小舞台去表演,和陌生人搭配;还看到钗h新人穿著结婚礼服在这儿漫步。据说拉斯维加斯是世界上结婚最容易而又最流行的地方,这里一天大约发出230张结婚证书,一年发出十万张结婚证书。


10点整,是著名的皇后歌手团的演唱。周围的年轻人大概都知道这个组合,我孤陋寡闻没听说过。
这样的不夜城,这样的街头娱乐,令人大开眼界。在我一生中迄今也是唯一一次经历。美国人是这样地具有想象力和创造力,才使得昔日的不毛之地大漠荒野,变成了如此惊人的娱乐之都不夜城。


11点多才回到房间,为了坚持我几十年一贯的作息时间,避免睡眠问题,我没吃饭没洗澡就上床睡觉。而对于绝大多数游客来说,此时,拉斯维加斯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例如,我的同房间小伙子就通宵未眠,我第二天早上4点多醒来,发现他床上无人,到5点多他才回房间,一夜未归。而我们6点多就要出发去大峡谷了。好在年轻人可以在旅游大巴上补觉。对于他们来说,我可能有点枉来这座不夜城了。


小玩老虎机


我们在拉斯维加斯的时间安排得如此紧张,多次经过赌场我都没有一刻机会停下来。19日在去大峡谷的路上我就想,到了世界知名的赌城,而且就住在赌场的楼上,居然没有沾手,太说不过去了。无奈我有个别人没有的毛病,每天按时睡觉,绝不熬夜。这样,唯一的机会时间就是19日晚上演出之前。儿子还专门发来短信,说老虎机可以试试,其他就不要尝试了。


赌博其实是人性中很普遍的一种弱点。除了这种赌场的赌博之外,人民在生活中其实也有钗h的赌博。比如普通人打牌打麻将之类的小赌,又比如,买各种彩票不就是赌博吗?多数人的理财投资不也带著赌博的色彩吗?还有历史上文人们的“雅赌”。


赌博是一种概率事件。办赌场,自然要赢钱。所以,各种具体规则和玩法,最终总是有利于开赌场的人。不过,据说,世界上也有几个数学家,认真研究了这其中的奥秘,他们在拉斯维加斯和其他地方,挣了个钵盆满罐。这么说,岂不是概率论专家都可以去赌场发财。当然不是,世界上绝大多数数学家都没有这种本事,就像绝大多数经济学家,并不可能通过买股票发财一样。


本来想让我的同屋小徐先玩玩,我们在旁边先学习,因为只有他懂英语。但是他还不到21岁,法律规定不允鱼□□A所以只好我自己先尝试,他和其他人在旁边看著。


我随便找了一台老虎机。投入20美元,按了一下按钮,屏幕显示挣了一点点,再按,显示亏了一点点。经过若干轮,屏幕显示17美元多一点,亏了一点点,我们几个也大致学会了。我看看演出时间快到了,就让小徐带著我去柜台兑现,以便下次我能自己单独正规来一次。运气的是,我轮到的是柜台里长著亚裔面孔的一位女士,而且她一开口就用中文和我对话。这次走过好几家大赌场,发现赌场中的发牌员有很多亚裔面孔,其中应该不乏中国人。


本来准备看完演出再来,但演出后时间已经到了我就寝的钟点。走过一层赌场,我没有停下来,所以我在赌城没有痛快赌过。
Ka秀


19日晚上看俗称Ka秀的演出。我离开老虎机,匆匆前往演出厅,进去之前匆匆吃了个汉堡。拉斯维加斯是个美食城,拟]多如牛毛,中拟]也不少。但由于旅游节目安排太紧张,我一次也没有进过拟]。
这个演出票价170美元。我给予很高期望,因为昨天80元的演出已经令人震撼。来美国前,我曾经计划在纽约和芝加哥看两场高档演出。但在仔细策划行程之后发现我可能不容易有机会,因为购票和看演出等过程无法避免使用英语。所以就把看演出的计划全部放在这个旅行团中。


一进去就发现我们的座位并非昨天买票时所说的中间位置,而是旁边偏中间一点的座位。我当初就是因为特别重视看演出效果才选的这个价格的票,这就使得我们几个很有点不爽。接著,问了前一排两位小姑娘,她们从网上订票,才花了80元。而我们旅游团团购,却花了170元,这又增加了不爽。到演出结束,也好像并没有比昨天演出更精彩,这个不爽就更强烈了。


拉斯维加斯旅游业的强劲发展带动了当地娱乐业的发展,世界各地著名的歌舞团体都以能登上拉斯维加斯的华丽大舞台而感到自豪,钗h世界知名影星和歌星也纷纷来此献艺。昨天我们导游说,目前拉斯维加斯最高水准的演出,就是这个Ka秀。因此而把我们的胃口吊得老高。


节目讲述了一个某帝国双胞胎的传奇故事。它融合了舞蹈与武术,杂技与马戏,以及其他多种艺术形式。不仅仅舞台,巨大的演出剧场成为全方位的演出场地,不断地有角色从观众上空飞过。整场表演颇为华丽壮观,也充满惊险刺激。但除了技术先进之外,我却并未感觉到艺术上的高超之处。而我旁边的华人观众,则对于没有什么色情表演感觉遗憾。他颇为遗憾地说,昨天80元露两点,我肯定今天要露三点的,结果却是什么也没有。


10:30回酒店,其他人打算上街逛,我于是单独回房间准备睡觉了。由于没有预料到在美国会突然发生较高的血压,我带的降压药不够。来自北京的一位团友给我一点他服用的生物降压舒胶囊,我立即电话国内家人查其相关信息。上午与洛杉矶的一位亲戚通电话,他答应明天下午带几粒北京降压灵一号到我在洛杉矶住宿的酒店来。下午我在从大峡谷回来的路上量,血压已经降至正常。尽管前几天发生了血压升高降压药没带够的意外,在采取了一些应急措施之后,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且现在已经彻底转危为安。国内家人和在美国的亲戚都在担心并责备我太大意太大胆,算个大教训吧。上帝保佑。我在国内时购买了一个在美国的短期医疗保险,至始至终我并没有用到它。


半夜醒来两次,幸运地再入睡。感觉得到窗外那个躁动不安永远不眠的拉斯维加斯。我的同屋小伙子,照例整夜没有回房间。

20日早上,我5点多起床,迅速地自己吃了一点点心,就下楼去大堂集合了。今天,我们的旅游团队开始分流。回旧金山的一批人跟著原导游原车出发,去洛杉矶的一批人,则重新组合到另一部车,并配了新导游。6:45,我们的新大巴出发了。拉斯维加斯,再见!

半佛半仙的博客《匆匆拉斯维加斯》

相关袅炕G 拉斯维加斯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