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游大峡谷

04/23/2016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晨起, 又到外面作火力侦察。 这旅馆正在大峡谷悬崖边上, 前面就是深谷。顶风走向旁边的观景平台。峡谷边栏杆上架着的收费望远 镜已有人占领了。 摄影爱好者们则早已占好位置, 架上机子,一副大干一场的样子。 他们深入前方,排 除游人干扰,有的飞身岩上, 有的探头悬崖, 就为那一摁快门的快感 。 金乌东升,它先在峡谷顶端的岩面啄上一道红线,然后让那印在岩顶的阳光形成弯曲的金边嵌在岩顶平原 上。 继而阳光沿着那一层一层岩石往下伸展, 阳光所到, 岩层就由灰暗变成了鲜红,整个大峡谷里也慢 慢地有了光彩。 慢慢地, 光明驱散了雾霭,重重的山岩在氤氲缥渺中显露出来。再过一会儿, 峡谷中的 晨雾尽行散去, 红褐色的岩体沟壑在初升的太阳映照下顿时一派通红, 哇, 美国山河一片红!此时的景色 真是红得难以描述, 红得震撼, 红得震慑, 红得震颤心弦。 我向来不喜欢红色, 大概是因为它从文革以 来被滥用了的关系。 我总认为红是外来色, 是苏联色,不是中国色。 中国的国色应该是黄, 或者是青, 不应该是红。 但此时此地的红, 却壮观得令人屏住了呼吸。 是的, 此时你绝不能呼吸。

你一呼吸, 阳 光就全面铺开, 那抓住人心的红就变成了光亮, 成熟, 那瞬间的美也就在光明中消失了。 在光明中消失 , 好象不大合理, 但总比在黑暗中消失好吧? 这也象是一本书名, 我在这里先申请专利。 日出这个题目被写得很多。登山观日出,更是游记里常见的题目和内容。 观日出, 一般是迎着朝阳观看 。 看那太阳如何升出云海,看它如何跳出地平线。 我也反向看过日出, 就是仰望第一缕阳光如何照在 山顶上, 然后如何慢慢地照满整座山崖。大峡谷看日出有点儿类似后者, 但有几点不同。 首先是我们 已经在岩顶上, 看的时候是随着阳光往下看, 其次大峡谷的岩层是平的, 向下的阳光, 有一种层层落 实政策的联想。 当阳光照到哪一层, 那一层就红起来了。 最后, 当整个峡谷都照红之后, 就会产生 一种马上就要着火的劲头。 火烧般的,满目绚丽的劲头。

此时可以仔细欣赏这大峡谷了, 家人孩子也都跟了过来。 只见这大峡谷好像是平地里突然陷落的一条又 长又宽的沟壁,深不见底,科罗拉多河细小的上游在谷底流淌,肉眼几乎看不见。两岸之间宽几十里,高 倍望远镜拉近的也是一片静寂荒原。资料说这大峡谷是科罗拉多河冲刷而成。 但我怎么看也无法相信那 袖珍至极的河流有如此力量。 时间, 只有时间的无休止冲刷, 才能造成如此奇妙的地貌。 除了地表是薄薄一层层青灰色的沙土外,整个山谷,从下到上,几乎全是火红的山岩。偶有草木,溪水全 无。 柳宗元诗句所称:“千山飞鸟绝,万径人踪灭”。大概就是。 只见岸壁嶙峋,山路陡峭,峡中大小 岩石,千姿百态,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当然也可以用在这里。 真不知道大自然 是如何想起要在这里留下这么一片神奇的。 沿着峡谷的边缘往前走,适当的地方修得有观景台。人们在欢呼:看,那是老人,那是美女,那是狮子, 那是大象… 我最不喜欢人们凭自己的臆造去奸污自然。就是真的象, 也用不着大声呼喊, 给别人留点想象的空间好 不好?

须知, 在你“发现”它象什么之前, 它在那里好好的几亿年了。 还是不要去发现大自然为好。 所谓“天上浮云如白衣,斯须变幻为苍狗”。这大峡谷的景致, 也如白云苍狗,端看你欣赏的角度, 当 时的光线, 和一天中的时段。 只有一处景观我赞同其命名。 那是山谷中间的一大墩长方形巨岩,被称为战舰。 它真的像条军舰似的在 波涛汹涌的海上迎着朝阳前进。介绍大峡谷的宣传品上,也把它作为标志性景观。令人惊奇的是, 有一 群年轻人竟登上了它小小的平顶, 还在上面作挥杆击高尔夫球的姿势, 令人佩服。 须知那战舰高数百 米。 不知他们是如何爬上去的。 于是再沿着岩边前行, 有的地段还真惊险, 防护也没有。 有的老美孩子胆大, 居然还追逐打闹, 把 太太吓得脸色跟那大峡谷似的, 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拉住两个宝贝不松手。 偏偏孩子们又这峡看着那 峡深,这景看着那景好。

就这么拉拉扯扯, 照相摆姿势, 能欣赏多少大峡谷的美景就不知道了。 如今这悬崖绝壁上, 正在修建一条全玻璃钢的半圆形观光环廊。 这环廊伸出大峡谷90米, 脚下不但透明, 还没有任何支撑, 目的是让你更刺激地欣赏峡谷美景。 效果如何很难说, 希望不要修 成张家界那样的天梯。 但不修也不行, 因为修的那地段不归美国政府管辖, 那是印第安人的地界, 理 论上是独立国家。合众国政府并没有并吞他们, 只是协调他们,印第安人有权做他们自己想做的事。 到了旅游中心, 太太才算松了一口气。 这旅游中心所在之地称为厚皮房子(Hopi House),是密林中一 栋印第安式的木结构房子,有些像中国旧式房子的大厅或堂屋。大块劈柴在壁炉里必必剥剥地燃烧,围以 沙发供旅客休息。左右两侧是礼品店和餐厅。

中心后面峡谷岩边有一座印第安人旧居,即真正的Hopi House。 该房子全部是用红片石砌成。 四层楼房。窗子很小如碉堡炮眼,楼也像座碉楼,一层一层上楼 的木梯露天搭在楼外面。敌人攻来时,可拆去楼梯退守堡垒。 室内则是艺术精品店了。 里面的礼品相当高档, 开价成千上万。 宣称是为了支援印第安人的艺术家。 一听说支援少数民族, 我们就赶紧掏钱。 买回手工双口婚礼酒瓶一只, 小摆设若干。 这婚礼酒瓶是婚 礼上两亲家所用, 同一只瓶, 有两口, 加上瓶把手, 造型独特漂亮。婚礼上, 为了显示亲密, 也为 了防备对方做假, 双方要喝同一瓶里的酒。 但为了口腔卫生, 又采用自己的瓶口,可见印第安人很早 就五讲四美了。 牵马人都是印第安人, 起码是印第安人打扮。 就象去云南四川的藏区旅游, 马夫都是藏族那样。 遥想 当年印第安人背了箭骑着马冉冉而来,白云红崖,马铃叮当,峡谷生活,宁静安逸。突然白人来了,杀戳 的杀戳,驱赶的驱赶,最后被圈进“保留地”去自生自灭。文天祥诗曰:“叹息人间万事非,被驱不异犬 与鸡”。印第安人的景况同样悲惨。更有甚者, 白人不但占了他们的土地,现在还以他们的旧居,他们 的传说故事、风俗习惯、手工艺品等等作为旅游资源,招揽游客前来猎奇,大赚其钱。更反常的, 近来 印第安人保留地里的赌场如雨后春笋般的冒了出来。 也是上述原因,印第安人有权做他们自己想做的事 。 於是精明的商人就与他们合伙, 在他们的地界里开赌场,招徕民众前去赌博,挣了钱再分给他们一点 点。 看来,从屠戳, 汹酒中存活下来的印第安人,还要再受一场赌博的磨难。 下午,告别大峡谷返回拉斯维加斯,在公园门口刻着“大峡谷国家公园”字样的岩石前合影,以记“到此 一游”。 回来后住进米高梅娱乐城赌场旅馆,比亚瑟王之剑贵些,房间大些,设备好些,休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