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未来最适合居住的城市:波特兰

07/30/2016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在俄勒冈的波特兰(portland),至少有三件事你可以干得很漂亮,而且这是三件很重要的事情□□吃好、喝好、玩好。在这座以“称心如意之城”(city that works)自居的城市,曙U以提供新鲜的、本地出产的食物而自豪;充满创意的咖啡或者花样翻新的酒吧自酿啤酒永远位于你的不远处。此外,这里也是对自行车友好的少数美国城市之一。还有无所不在的地方艺术,以及广泛普及的回收利用理念,让你充分领略这座拥有57.6万人口、环境葱郁、充满远见的城市魅力所在。 

波特兰现在是一座非常时髦的城市,但是有时候它也会刮复古风。它是少数设法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美国城市之一。友好与公民介入(civic involvement)在其他地方日渐式微,在这里却欣欣向荣。周日的早上,位于市中心公园大道(park Avenue)上的农贸市场里熙熙攘攘,来逛市场的人在蓝草和乡村音乐中,专心地挑选著有机芝麻菜、威拉米特河谷(Willamette Valley)出产的榛子,以及手工制作的奶酪。人们有的住在城里有的住在郊区,环绕著城市的农田被保留下来;一个小时多一点的路程,就能去到滑雪和冲浪的地方。

在波特兰,四处可以看见可持续性的、对环境损害小的生活方式,其中自然包括出行方式。所以,我在城市的东南区骑上一辆锃亮的红色自行车,穿过这儿一个、那儿一个或者质朴或者豪华的社区,朝著西边的威拉米特河(Willamette River)骑去。自行车翘起的长把手引来其他骑车人按动车铃来表达欣赏与赞同之意。待我到了河边,天竟然下起了雨。啊哈,波特兰。

在波特兰,无论你身在何处,总能在附近找到一家吃午饭的地方;此时此刻,这个地方就是位于一片仓库中的普鲁迪尤斯罗咖啡馆(produce Row Cafe)。吃完裹著啤酒和面粉的油炸食品,雨正好停了,我登上自行车,沿著河边的自行车道向北骑去。车道随著湍急的威拉米特河河水延伸,这是它在注入水势更猛的哥伦比亚河(Columbia River)之前最后一个冲北的河段。我绕开了河流,骑到密西西比大道(Mississippi Avenue),在这里我发现了一家名叫大笑星球(Laughing planet Cafe)的咖啡馆,这是当地的一家连锁咖啡店,老板理查德·萨特尼克(Richard Satnick)曾经是开自行车店的,他穿著百慕大短裤,头上戴著纽约洋基队的球帽。

这位曾经的纽约人说:“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我骑著折叠自行车四处转悠,20分钟不到就发现波特兰是我的家。” 萨特尼克为“充满凝聚力的邻里关系”所打动,他认为波特兰是一个模范城市,展现出了“我们作为一个整体该如何做才能继续生存下去”。市政府的自行车协调官罗杰·赶□]Roger Geller)说,骑车人每天1万6700次穿过波特兰的四座大桥。当赶□M著他那辆破旧的自行车去市政厅上班时,精心修剪的白胡子和头上的草帽引来路人行注目礼。有8%的波特兰人经常骑车上下班,他就是其中的一员。“自行车在这里的推广之所以能取得成央A是因为我们修建了相关设施,比如自行车道、存车处,而且我们的城市面积相对来说不算大。”

当地的旅行社也提供骑车游览的服务。赶□□陧A这里每年有4000次有组织的骑自行车活动,其中包括“只要你敢,你就露”的骑车活动。“在公开场合裸体不是违反城市法令吗?”我问道。“的确是,”赶□{A“但是当5000人裸体骑在自行车上,你有啥办法?”哈,这就是波特兰。

每年的自行车狂欢节(pedalpalooza)在17天的时间里会举办270项活动;在每个周五,来帮忙的市民会在车手经过的时候递上免费的点心和一杯杯的咖啡。活动的参与者既有“动物园炸弹”(Zoobomber,在波特兰动物园附近举行的骑著自行车疯狂冲下山坡的活动)那样的朋克,也有骑著自行车上楼梯或者飞跃障碍物的越野自行车手,还有一个名叫“齿链轮”(Sprockettes)的女子自行车舞蹈团。甚至有一名参与者把自行车改装成了生产代基里鸡尾酒(daiquiris)的机器。

有一个奇妙而独特的装置深受一些波特兰人的喜爱,那就是“高自行车”□□一个自行车架焊接在另一个自行车架上,由水平和垂直链条驱动,车座的高度达180厘米。“你得动用点儿人力,用脚往后蹬,”迈克尔·琼斯(Michael Jones)一边示范一边介绍说,“就像玩滑板车一样,然后再跳上去。”

长著红胡子的琼斯是个精力充沛的人,他在一家小型的社会媒体公司担任技术总监,他更愿意被人称之为“公共交通主义者”(transportationalist)而不是“年轻潮人”(young modern,这个词通常用来指那些为波特兰所吸引的三十多岁的人)。他拥有6辆各种类型的脚踏车,另外还有5辆独轮脚踏车□□他曾经骑著其中的一辆去80公里外的海滩;不过,此刻他正在西南区第四大道中段骑在高自行车上绕著圈。我能看见在一个街区外有几辆“大车”□□那是流动厨房,在拖车上售卖可口的东欧菜、泰国菜、墨西哥菜等各种异域美食给那些在中午时分饥肠辘辘的上班族。

“高自行车有跟SUV一样的长处,”琼斯大声说道,“就是视线好。不过停下来的时候比较麻烦。你只能跳下来,或者踩在路灯的柱子上,或者,”他大笑起来,“踩在一辆车的车顶。”在波特兰转悠,不管是骑车还是乘坐其他交通工具,你都得有基本的地理概念。首先,想象威拉米特河从南到北把城市整齐地分成两部分,一边是西北区和西南区(波特兰的市中心),另一边是北区、东北区和东南区。

伯恩赛德大街(Burnside Street)是横穿东西、跨越威拉米特河两侧的分界线。占地22平方公里的城市绿地□□森林公园(Forest park)使波特兰西侧的地平线多了一分野性和深绿。

1903年,约翰·查尔斯·奥姆斯特德(John Charles Olmsted,美国景观设计之父)为波特兰规划了空地制度,所以这座城市可以容纳迅速增长的人口。波特兰信奉一种内敛的价值观,比如城市的街区和建筑用地都相对较小,对办公楼的高度设定限制,宽阔的人行道催发出了多姿多彩的街头生活。多亏俄勒冈州从前的州长汤姆·麦科(Tom McCall),使得波特兰拥有一个外环绿化带□□在该州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绿化带。在上世纪60年代末,麦科州长要求俄勒冈的每个社区要拿出控制增长规模的计划,建立不带任何建筑的绿化带以限制城市的扩张。

这些绿化带把城市的发展限定在城市内部而不是周围的农田,强调城市的密度而不是豪宅,这也有助于社区获得更大权力。比如,当时有一条州际公路的修建计划遭到否决就是因为有钗h社区需要整体拆迁。最后这笔钱用在了一个轻轨系统和其他的公共交通上。

今天,新的住宅区都采用的是欧洲模式:商店临街,楼上是住宅和公寓。环境敏感性(environmental sensitivity)已经成为了波特兰社会构体的一部分。波特兰的汤姆·麦科亲水公园(Tom McCall Waterfront park)是对这位州长的致敬。公园蜿蜒迂回的绿化带吸引了人们来这里散布、滑旱冰、骑自行车,甚至来睡觉;在天气晴好的时候,这里是远眺白雪皑皑的胡德山(Mount Hood)壮观景致的最佳地点。

不过,在波特兰四处可见的绿地中,我最喜欢的还是位于西南区华盛顿公园(Washington park)里的日本花园(Japanese Garden)。这座花园让人侧身于灵动风景的繁复杂错中。花园里分管文化和艺术的负责人黛安·德斯顿(Diane Durston)说:“优秀的日式花园通过石头、灌木、树木和水的布局,强调大自然那种微妙的不对称性。”

我和德斯顿离开探幽园(Stroll Garden)□□这是日本花园中五个融汇在一起的花园之一,因月桥(Moon Bridge)下游动的彩色锦鲤而大受欢迎,来到天地园(Natural Garden),这里有非常逼真的迷你瀑布以及两边界以光滑的石头和日本枫树的林间小径,令每个驻足观望的人变得安谧与恬静。波特兰的日本花园虽然一年的游客达20万人,但始终没有失去其偏陬、寻幽的气氛。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