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游美国(一)

08/03/2014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出师不利
百密一疏,真是百密一疏啊!
尽管出发前我把包括日程、路书、联系方式、酒店确认单在内的各种文件仔仔细细地准备好,还查验再三,但当我们在Los Angels机场转机时突然发现,由于时差的原因,我们下一航班的日期搞错了,不是当天晚上,而是第二天。这在当时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晴空霹雳,这意味着我们已经定好的Las Vegas的酒店作废了,而我们在Los Angels要临时找住处,当时已经是13日晚上8:00了。
不过我们的运气总算没有太糟,我们碰到了一个态度热情,并且充满同情心的美联航服务人员,她帮我们将航班改到14日早上最早一班,并主动给我们一张只有因航空公司原因误机的旅客才能有的折扣券,使得我们以仅仅79美元的价格住进了机场附近的一家Hillton Hotel,我们猜想这个折扣一定很大,因为那是我们此行中最舒适的酒店,而价格却是最低的。
我们总算顺利赶上了第二天早上6:30的第一班飞往Las Vegas的航班。
租车
早上8:00,我们顺利降落在Las Vegas的McCarran Intl Airport。
大概是因为租车在美国太普遍了,从下了飞机就能一路看到”Rent A Car”的牌子,所以我们跟着牌子就顺利地走到了前往租车大厅的班车站,班车3分钟一趟,单程5分钟,极其方便。
Las Vegas的租车大厅是新建的,宽敞明亮,让人一进门就感到心情舒畅。美国但凡有点名的租车公司大概都在这里设了柜台,Avis, Enterprise, Alamo, Dollar Rent-a-car, Thrifty, payless等等。因为时间比较早,还没有太多人,我们等了几分钟就来到事先在网上订的Dollar Rent-a-car的柜台前。
美国的租车公司一般按照尺寸大小和价格高低来分车型,比如Economy, Compact, mid-size, full-size, Luxury, SUV, Mini-van等等,而每家公司每种车型一般提供一款车。我在网上选的是Compact Car, Dodge Caliber,这是一款两厢车,但看起来很厚实,一看就是那种浑身牛劲的感觉,有点象SUV,其实我是因为喜欢Dodge的车才选择Dollar Rent-a-car公司的,因为他们的Compact Car就是这款车。
早就听说在美国租车极其简单,但还是没有想到会那么简单。
柜台的服务人员要了我的信用卡、驾照和英文译本,问我选什么车型,然后问我要不要保险和GpS,我们选择33美元/天的全险和9.90美元/天的GpS,加上租车费、租车税、州税这些乱七八糟的费用,四天一共350美元。(这还是有些超过我们的预计,因为单纯租车费周末一天才18.05美元,工作日26美元,四天加起来也就90多美元,没有想到加上其他费用竟然这么贵。)
工作人员交给我们一张收据和明细单,说:“你们到大厅后面取车吧。”我们想后面一定还会有一些验证啊、核对收据啊、分配车之类的手续。没想到出去之后,竟然就是停车场,各种车类型停在不同的区域。只有一个工作人员站在停车场里。
他问我:“什么车?”

我说:“Compact car.”

他指着远处说:“你看见那边区域了吗?你去挑一辆吧。”

“啊?”我心里好生奇怪,这就算租啦?

“你是说我随便挑一辆?”我怀疑我是不是英语不过关,听错了。

“对!随便哪辆。”
在我们面前是红、白、黑三辆擦得干干净净的Dodge Caliber,车门都没有锁,钥匙放在前风挡下。我和LD顿时眼花缭乱,一下不知道挑哪个颜色的好。说实话,当时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有一种穷人乍富的感觉,呵呵。最后我们一致选中红色的,这车只跑过6000公里,室内还隐隐有一股新车的塑料味,几乎可以算是一辆新车。幸好下手快啊,其它那两辆5分钟后就被人开走了。那些人大概经常租车,什么也不看,放上行李,着车就走人。
我可没他们那么熟练,把行李放上车后,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里里外外地把车研究了一遍,将大大小小的开关功能搞清楚。这还没完,我们还要研究GpS,以后这四天全指望它了,更何况我们马上就要靠它找到附近的便利店买路上的水和食品。把这一切都搞清楚的时候,停车场里的车又少了许多,我终于鼓起勇气,哆哆嗦嗦地开车向停车场门口驶去。
外面阳光明媚,心情大好,我们的西部行算是正式开始了。
在路上
从车开上路的第一分钟开始,我就决定放弃我来之前自制的路书和地图,因为GpS确实太方便了,它几乎是连说(语音)带比划(显示)地告诉我们任何我们想去的地方。我们在附近便利店买了水和食品后,很快在GpS的指引下,融入了93号公路的车流中。
美国的公路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新,至少这条93号公路是这样。路面上经常会有些补丁,而且不少路段好像正在铺沥青。但这里的公路网确实非常方便,这一点我们在后来四天的行程感触很深。从拉斯维加斯到大峡谷,需要途经93号公路,然后转入40号洲际公路向东,经过Williams小镇后折向北走64号公路,全程大约470公里。
第一次在美国开车,刚开始的时候小心谨慎,不停地注意路边限速标志,生怕一不小心超速,因为网上说美国警察抓得最多的就是超速。可是我发现当我按最高时速行驶时,还是有不少车呼啸着从我身边飞驰而过。在后来的几天里,我的胆子也越来越大,回程的时候基本是超着速开的。当然,我一般超速不超过10英里,据说这样警察是不会抓的。事实证明确实如此,一次我正在以时速75英里(路段限速70英里)狂奔时,一辆警车悄无声息地从后面跟上来。当我从后视镜里看到它时,它已经几乎要超过我,当时吓了我一身冷汗。但马上发现它其实并没有在意我,于是我连速度都没减,继续狂奔。
言归正传。我们一路向东南,不到一个小时,来到了距Las Vegas 60多公里的著名的胡佛水坝(Hoover Dam)。胡佛水坝竣工于1936年,横跨科罗拉多河,背后是西半球最大的人工湖--Lake Mead。胡佛水坝高220米,底宽200米,顶宽14米,堤长377米,这样巨大的水坝在即使在今天也是不多见的。目前,胡佛水坝发电量达到1345兆瓦,仍然是南加州、内华达州和亚利桑那州的主要发电站。从这里,我们跨过了科罗拉多河,进入亚利桑那州。
大约下午一点多,我们来到了93号公路与40号洲际公路的交汇处—Kingman。这里聚集着众多加油站和快餐店,可以算是一个大型的休息站吧。我们决定在这里稍事休息并解决午餐。
在众多的招牌中间,我们竟然发现了中文,写着:粤菜。那还犹豫什么,尝尝吧。服务员看起来都是东方人,但开始还是没敢说中文,美国这地方什么人都有,谁知道是不是中国人呢。聊了两句,哎呀妈呀,地道的东北银,说英文听不出来,一说中文都是东北口音,都是来这里打工的。这里的中餐价位属于中低档,自助餐才7.95美元,不过我们实在是没有兴趣,就要了两碗馄饨和一个炒素什锦。和其中一个服务员攀谈起来,她是从牡丹江过来的,已经两年了。听起来好像并不enjoy美国的生活,很想家。不过也是,谁会喜欢抛家舍业地在这个高速公路边的休息站常干呢?
转上40号洲际公路后道路变宽了,路面也平整些,限速也从65英里提高到75英里。道路两边从刚才长着稀疏的针叶植物的丘陵变成了开阔的平原。空气很干燥,在棕红色的土地上仍然是稀疏的针叶植物,偶尔会看到风滚草从路上滚过。很多地方都用铁丝网围起来,应该是私人的土地。有些地方还立着”For Sale”的牌子。不过我是没有想明白买下这些干燥贫瘠的土地能干什么用?
这里比国内晚15个小时,所以下午时分正是北京的清晨,因为时差的问题,我的困劲儿上来了,开始还能忍一下,后来简直就要恍惚了,只好停在路边,眯了一会儿才有劲继续开,并终于在下午四点多到达我们第一晚准备住的小镇—Williams,这里距大峡谷还有大约86多公里。
Canyon Country Inn是一家典型的美国家庭旅馆,一座白色两层小楼,经常西部片里看到的那种。在镇上众多Motel里算得上是漂亮的一个,而且条件也好一些。这里一共有12间房,我们选的是二层最好的那间屋,所以价格也不比大饭店便宜多少,一晚加上税要96美元。
一进这幢房子最先引起我们注意的是到处摆放的小熊,不夸张地说,满屋子都是,桌上、架子上、楼梯上,堆满了各色毛毛熊,看来这间旅馆的主人很喜欢熊。二楼的门厅还摆放着钢琴和另外一堆小熊,一个老太太的照片放在桌上,我们猜想那应该是店主的祖上吧。不过,这屋里最难找的是人,我们里里外外转了好几圈也没见到一个人影。终于,在十分钟后我们在墙上发现一个开关,旁边写着:需要服务请按铃.
本来我们计划休息一下去大峡谷看日落的,但一睡下去就醒不过来,等挣扎着起来的时候已是晚上九点,想想北京已是中午12点,哎,生物钟全乱了。不过胃的功能却一点没影响,我们饿了。
小镇的夜晚是宁静的,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天有一些寒冷。我们沿着大街向前走,发现不少饭店已经关门,因为天晚了,也不想走的更远,就在一家餐吧停了下来,点了意大利面和炸蘑菇。服务生是一个20出头的小伙子,非常热情,看得出来,是那种发自内心的,跑前跑后地为我们服务,还主动与我们攀谈。听说是中国来的,很感兴趣,因为他说这里很少有中国人来。我想大概来美国玩的中国人本来就少,就算有也许会选择跟团,所以住在这个小镇而且半夜还出来吃饭的中国人就更少了。
他听说我们第二天要去大峡谷,就告诉我们,从这里向东经过Flagstaff再转向南,有一个地方叫Sodona,那里比大峡谷还漂亮,并极力推荐我们去那里。我们当时没在意,后来回酒店后在屋里的一本介绍册上看到了更详细的介绍,也就因此为我们后来增添了难忘的一段旅程。
还想提一提的是Canyon Country Inn的免费早餐,虽然不算丰盛,但绝对健康,非常好吃。面包很新鲜,还有小蛋糕,另外配有黄油、奶酪,咖啡是现煮的。水果有好几种,大个儿的红苹果、橙子和李子随便吃。早餐就放在一楼的前台上,也没有人看着,住客们起床后就自行取餐,吃多少拿多少。
小时候就学会“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觉得只有在共产主义社会才可能发生的事,在这个“腐朽的”资本主义美国却实现了。我们的旅馆大门从来不关,但一切井然有序,大家见面也彬彬有礼,就算不认识也报以友好的微笑。我想要是在中国,不说别的,至少这一屋子小熊要不了两天就全丢光了。

行走天地间《美国春游记(上)》

拉斯维加斯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