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不在的纽约小贩

02/14/2015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纽约旅游

来自河南洛阳的谢云峰不会说英文,只能听懂one、two、three,连four都听不懂,但是这不妨碍他在哥伦比亚大学门前做摊车小贩。他在摊车上贴上“中国西北名吃”,卖肉夹馍、凉皮之类,很受欢迎。 不懂英文不仅不妨碍他卖货,甚至不妨碍他拿到摊车厨师的执照,他参加的是中文考试。整个摊车就他一个人料理,既是厨师又是售货员。生意好的时候一天可以有七、八百美元的销售收入,现在学生放假了,生意稍淡。 走在纽约街头,无论是在鳞次栉比的曼哈顿还是遍布中文招牌的法拉盛,随处可以见到街头摊贩兜售各种吃食、水果、衣物和旧书,他们受到纽约居民和游客的极大欢迎。街头小贩不仅商品价格便宜,方便购买,而且他们的存在也成为纽约街景的一部分。 老谢认为纽约卫生局对小摊贩的管理最严格。

他在�车操作食品的时候都要小心翼翼地戴上塑料手套,而且所有食品原材料的温度必须保持在华氏40度以下。如果不符合的要求,就要面临高额罚款。 “我就被卫生局罚款超过1000美元。因为无意中违反了几项规定,比如卫生局要求提供热水的明火不能灭,而我的水箱下的火灭了;卫生局要求流动�车距离马路边缘不能超过2英尺半,而我的车放在了距离马路边三英尺左右;卫生局要求提供电力的发电机不能放在地上,只能架在半空。当时我的发电机坏了,放在了地上。

统统都被罚款。”谢师傅因为参加过卫生局的执照考试,对卫生局印象深刻,于是把纽约的“有关部门”都说成是卫生局。 有报道说,纽约流动小贩每天要面对卫生局、消费者事务局、清洁局、环保局、财政局、园林局、警察局等部门的监管检查,支付的罚款超过他们年收入的5%。小贩们对此物议汹汹,甚至到市政府广场前集会抗议,但是罚款上限还是逐年不断提高。 我在百老汇大街和一个卖水果的塔吉克斯坦小伙子聊天,他指着他的营业执照说:“你看黑色的这个区域是我可以售卖的范围,而白色的区域我不能去。”对于这种摊位的销售区域,管理部门也有严格的界定。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混乱。这个小伙子的樱桃有时卖3美元2磅,有时卖4美元2磅,而对面一路之隔的24小时超市雷打不动永远每磅3.99美元。

根据一个非政府组织“街头商贩工程”(The Street Vendor project)的官方网站统计,纽约目前有两万家街头商贩。商贩在纽约的历史已经超过了200年。他们销售热狗、手袋等很多商品。这些商贩平均每年接到4万张罚单,遭遇1万起逮捕事件。“街头商贩工程”就是为这些小贩主张权益的组织,目前该组织有1500个活跃的会员。 纽约市政府对街头小贩有明确的规章制度来规范他们的行为,所有的管理规定全部在网站上公布。例如对于提供食品的个人,需要得到卫生局的售卖许可,相当于一个个人执照。卫生局要求必须本人亲自提交材料,不能通过邮件寄送也不能让其他人代领。各种申请规定纷繁复杂,比如申领者必须有社会保险号或者个人税务号码、政府颁发的带照片的ID、纽约州销售税证书、符合环境控制部门的各项规定。

尤其令人惊讶的是,卫生局规定申请者如果有孩子并且离婚,必须缴纳一个孩子抚养执行表格,证明没有拖欠孩子的抚养费。最后,申请者必须通过食品处理课程的考试。 在申领人获得了卫生局颁发的ID执照之后,才有资格去申领�车执照。关于�车执照的申领,也有繁复却清晰的程序。在特定的商业区,或者纽约市公园管理部门的管辖区申请,需要特殊地区的执照。 正是有了公开的管理原则和惩罚措施,流动摊贩在纽约的街头井然有序的经营着,并为城市增添了独有的韵味。

大家都承认管理是有效的,同时管理也是透明的,这使得当街冲突发生的机率大大降低。 其实纽约摊贩也曾引发争议。曼哈顿34街的街道代表一度希望能够把流动商贩驱逐出去。他们说这些小商小贩不雅观,还经常违反规定。一位名叫Biederman的公司总裁说,他已经接触了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希望纽约给这些中城的小商贩一些颜色。 而为小商小贩主张权利的非政府组织“街头商贩工程”(The Street Vendor project)对这个说法不以为然。“这些人希望城市看起来都是一个样,但是纽约人希望街头�车继续存在。”“街头工程”的领导者希恩说:“这事关乎我们想在什�样的城市里居住。是充满了星巴克和豪华大厦的城市,还是允许那些个人企业家和移民者组成的街头商贩存在的城市?” 这件事情引起了纽约新学院(New School)大学副教授Fabio parasecoli的重视。

他在网络上撰文批评那些大公司领导人。他说:“我们甚至不应该去区分那些是干净的�车,那些是乱一些的�车,他们都是构成纽约食品风景的一员。任何企图给�车分类的行为都违背了这个城市的精神,更否认了都市文化的历史。自从有了纽约这个城市以来,街头小贩就在纽约食品消费里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 有关纽约街头小贩的故事并不都是美好。谢云峰说,原来哥伦比亚大学门口有一个他的河南老乡卖羊肉串,生意不错,引发了其他小贩的嫉妒。结果他挂在�车门口的营业执照被其他小贩破坏,撕毁。因为补办手续很繁琐,导致他无法营业。

谢云峰汲取了教训,他在执照上面加了一块有机玻璃来保护执照。 谢云峰做�车小贩之前是一名厨师,收入也还不错。虽然经营�车以来,投入的两万多美元还没有收回,但是从他自信的脸上,可以看到一种愈挫愈奋的街头企业家的气质。他的一位老乡受他的影响,模仿他的经营模式,也在纽约大学门前经营一个中式快�摊车,据说生意也不错。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