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足美利坚--拉斯维加斯

03/21/2015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拉斯维加斯旅游

Day 12

从一早开始,我的眼睛就没离开过窗外。这是我们昨天见识到的那个拉斯维加斯吗。昨晚的绚丽缤纷到了今晨都化作了乏味冷漠。阳光冷冷的照在几乎有点萧瑟的大街上。同一个城市,同一条街。缘何如此冰火两重天。怪不得鬼子常形容某人或某地“苍白的像是白天的拉斯维加斯”在我们中国的鬼怪故事里常有这样的描述。某书生半夜在荒郊赶路,忽然到了某个地方热闹非凡,五彩缤纷。一宿快活过后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乱葬岗。呵呵。在这沙漠深处的地方。夜晚的拉斯维加斯是不是也是同样的妖异呢?

今天,我们将驱车前往此行最后的一个地方□加利福尼亚。阳光灿烂的加州。不用什么言语来介绍了吧,地球人都知道加州是什么地方。

出了拉斯维加斯,就是那荒芜无际的沙漠,但路上车来车往的挺热闹。Lynn和我一路打闹,倒也不愁寂寞。车子越来越满,这一路走来,不断地血拼。虽说原来带的衣物都是可丢弃型的。但再怎么丢弃,也赶不上以几何级数增加的新东西。这不,今天我们不去那座著名的天使之城,而是住在他周边的一个小镇。(我都忘了这个地方叫什么鬼名字)这个小镇上有什么呢?答案是:

1, 一个大赌场。

2, 一个超大的outlet。

西部时间下午三点,我们到了outlet。心有默契的四个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今天的重头戏在CK。三小时后,David几乎卷走店里一半儿的存货。我在门口几乎抽完一整包烟也不见他出来。Lynn更是买的性起,居然打算打包一整台咖啡机。

晚上七点半,Lynn在Nine west 里奋斗。 还有半小时整个商场就要关门了。她又缠绵在Ann Taylor色彩缤纷的店里不肯出来。八点了,Cathy,David坐在车里等她。我在门口转悠。此时各家店铺纷纷打烊。还是不见她。我跑到Ann Taylor的店里抓住一个鬼子问,有没有见过一个凶巴巴的Chinese Lady. 鬼子还挺有趣,说他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但我说的那个lady他知道。 他指指更衣室。果然此时大嗓门不早不晚的出现了。

八点半,整个商场已经偃旗息鼓,Lynn这才揣大包小包凯旋。Ann Taylor的职员松了一口气,我们也都松了一口气。

当晚又是大酒店大赌场。除了Cathy和David跑去参加最后的战斗。一切正常,无事可记。

Day 13

天使之城,落下的天使。我们在美国的最后一站。

加州著名的阳光海浪沙滩,电影王国。不管在他前面加上什么定语他还是洛杉矶。

远远的就看到了好莱坞巨大的标识。由于面临假期结束,我今天有点闷。一路上尽管Lynn一再挑事也没有High起来。由于是旧地重游,David和Cathy驾轻就熟的把我们放到环球影城后就自顾自的继续Shopping去了。

当天是星期几已经模糊,反正没多少人。大家都懒懒的。卖票小伙子的热情有点夸张。好像一到影城大家都成了演员。没完没了的问诸如从哪里来,去过哪几个地方等问题。同时还挤眉弄眼,七情上面。老实说多少让人有点厌烦。应该让他去中国请教一下那些面如玄铁惜字如金的同行。呵呵,看来不光是女人,只要是人就是这么难养。远之怨,近之则不逊。

该人大力推荐我们买一年的套票,甚至不顾我们第二天就要离开的事实。搞了半天才明白原来该处这款一年套票和一天就作废的当天票竟然是一个价钱。这又是另一个洋鬼子的创意。记得第一个创意是在盐湖城,我们著急火燎的跑进一家肯德基吃东西,对方问我们要什么Size的饮料。大杯中杯小杯各有价钱。我们挑了大杯。但后来发现该处饮料免费续杯无限畅饮。弄得当时面面相觑。不知是洋鬼子脑子坏掉了,还是我们实在是乡巴佬不懂超级大国的智慧。

环球乐园主要面对的市场还是小孩和广大想见世面的乡巴佬。进门搜过包袱按过指模后就有史瑞克什么的过来一起拍照。晒得红彤彤的美国农民们十分雀跃。纷纷在镜头前岔开食指中指表示胜利,上帝保佑他们。

Lynn突然返老还童,加入合影队伍。对象包括各种八至十二岁小孩的偶像,其中最有分量的嘉宾是马特戴蒙的人形木牌。接著我们看了史瑞克和终结者的4D电影。参加了片场游。包括大白鲨,侏罗纪,金刚等电影的糊弄小孩版的场景再现。导游是一个两百磅的美利坚中年少女。说她是中年少女是因为四五十岁的年龄还老是发出少女般的尖叫,以期营造气氛。当然看在她那么卖力的份上,我们也迫不得已的配合演出,表示惊恐。谁让这里是好莱坞呢。人人都是演员。这就是个有规则的社会,人人都有假扮的义务。受委屈时假扮大度,轧姘头时假扮有魅力,对著客户假扮亲切,做爱时还要假扮高潮。所以我们个个都经验丰富驾轻就熟。假扮个把尖叫自是不在话下。

好了,迪斯尼续集结束。我们回归正途,在路边等Cathy和David来接。不幸的是他们被塞在不知什么地方孵豆芽。于是在瑟瑟晚风中,Lynn开始暖身,方法是对Cathy和David进行口头攻击的同时对我进行武力攻击。

好不容易车来了。我们开始饥寒交迫的找酒店。等到安顿完毕已经夜幕笼罩。根据身体的信息,又要开始觅食了。伟大的GpS告诉我们不远处有中嚏C名字还挺气派。叫什么什么曙U的。可到了那边一看是买糊弄鬼子的甜酸浆糊的外卖店。正在沮丧,David以拯救者的姿态告诉我们附近还有一家四川饭店。太棒了!

四川饭店坐落在黑乎乎的荒郊野外。店里空无一人。好像是时刻刻会有黄秋生端出一盘人肉叉烧包的样子。走不动了。我们落座。一个海南博士堂倌过来招呼,还大力推荐店里的四川名菜。可是一端上开就傻眼了,全是红红的甜酸酱制品,换一句话说我们点的肉,鸡,鱼虾全是咕噜肉,咕噜鸡,咕噜鱼和咕噜虾。原来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四川人已经集体怀孕改吃甜酸口味了。

终于还是没有逃脱咕噜的迫害。但不管那么多了,随便塞上几口。我们要去会周公了。回到酒店各人打包。Cathy和David十分夸张,买的东西摊开来可以从房间一直铺到电梯口。几个新买的新秀丽箱子还是不能全部容纳,最后我和Lynn以加起来近160公斤的体重全线压上,才堪堪拉上拉链。

一切就绪!

明天是最后一天了。

Day14

太阳照常升起。

退了房间,我们啓程往桑塔莫妮卡。不是为了晒太阳,目的还是一个,去REI 购物。这家店里的各种品牌户外用品相当不错。当然对我而言仅是不错。但对我们团队的另外三大金刚来说又是不同的意义。那意味著临走前的最后一搏了。于是乎,我们浩浩荡荡的杀进店里大口吞吐。

一小时后,我败下阵来。两小时后Lynn败下阵来。随后我被派往停车处继续向计时器里投硬币。Cathy和David犹自厮杀。

快12点了,加州著名的阳光开始显现威力。在坐在路边的椅子上吸烟。这又是一个迤逦懒散的午后。有大笨狗在不远处制造黄金。主人气急败坏大骂“Bad Dog! Bad Dog!” 一边找东西善后。有老头老太牵手走来,时速低于每小时0.1公里。但却悠然自得。我看著他们从店门口走到大约50米外的车子旁,大约花了5分钟。颤颤巍巍的爬进汽车后。忽然引擎轰鸣以时速接近100的速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正在叹为观止,有人过来问我要烟抽,自然而然的递过去一支。擡头一看!竟然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顶多十四五岁的样子。我一惊,马上喝问“还给我!你才多大?”臭小子撒腿就跑,还远远的说“我已经二十一了!”

呵呵!美国,你真难以描述

肚子奇饿。跑进店里鸣金收兵。店里的勇将们这才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的提著一推战利品离开。Lynn提议去红龙虾解决目前问题。大家一致附和。来美国两个礼拜了,还没有嚼过龙虾呢。废话少说立刻就近找了一家。红龙虾是连锁店遍布全美大街小巷,名气不小。

踏进店里,人却不多。我们坐定之后立刻举案大嚼。味道不错,龙虾果然鲜美,大螃蟹,大虾也新鲜。吃完后立刻起身。我们直奔好莱坞!

好莱坞!好莱坞!如雷贯耳啊。日落大道,柯达剧院,中国剧院。呵呵,我来啦!

Lynn一路上来时提醒我们,不要东张西望到处拍照,让人一看就是游客,说这是“露怯” 但我不管这一套。我们本来就是游客啊,有什么好装的?停好车,拐过街角就看到了满地的星星。

星光大道正在封路。警察一路指挥,不知出了何事。掰指头一算,三月。哦!奥斯卡马上要开始颁奖了。

果然不远处的柯达剧院门前已经搭起天棚,铺上红地毯,用塑料纸包裹的小金人也站在了剧院门前。游客如云。大家都在看热闹。

听说过无数次的中国剧院外表看起来没什么中国元素,倒像是什么原始部落的祭坛。门前有大大小小的手印和签名印在地上的水泥板上。找啊找。终于我看到了那双特别小的手印还有脚印,旁边则清清楚楚的签著那个天使般的名字“秀兰邓波尔”

柯达剧院内部虽然已经开始装台调试不再开放。但外围还是可以进去逛逛的。Cathy他们立刻抽空杀入剧院里的LV店。开价1400美金的男式包,店员说已经包括了税和其他杂费,但付钱时又变成了不含税。要不是同时听见的话,Lynn和我几乎怀疑自己的英语听力出了大故障。据理力争不果。悻悻离去。店大欺客啊!尤其是店员微笑著告诉你买不买“up to you!”

NND! 这里又不止你一家店,还有贝弗利山呢!

对著对面山上的HOLLYWOOD大招牌拍照,只是距离太远不清楚,如果ZOOM IN的话,招牌倒是看清楚了,但镜头里的人头比地球还大。礼豸F半天不行,算了,还是回去自己pS吧。

下一站就是贝弗利山庄了。天色黄昏,一路开去路边的房子开始渐渐豪华起来。Cathy和Lynn开始为豪宅的定义打仗,但结果不详。那些郁郁葱葱中的深深庭院优雅的拒人千里。有的私家路还不让进。Ok,没关系。我们只是过客,本就不想打扰您“高贵”的生活。

电影“漂亮女人”让茱莉亚罗伯茨一举成名。也让贝弗利山庄的RODEO DRIVE名声大噪。电影里罗伯茨提著大包小包的在各家品牌店中穿梭,背景音乐是“pretty women, walking dawn the street…….” 那都是90年代初的年轻人的集体记忆了。但真的来到这条街上时,已经华灯初上。在国内这应该是黄金时间啊。但这里,怎么说呢,门前冷落车马稀。RODEO DRIVE只有几十米长,各家名店此时都已经偃旗息鼓了。一片静谧。

C and D 不甘心入宝山而空手回。见远处的吉尼亚还开著。 义无反顾的杀入,终于顺利带走了一款男士包。临走时,还成左犒G迫店员发誓说这款皮包三年内不会打折,也不会去OUTLET贱卖。

好了!好了!所有节目结束。我们要走了。最后一次的到唐人街晚屦□C去还了车。Cathy和David又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把从REI买来的东西塞进了本来就已经涨得圆滚滚,重的像石头的大箱子内。

美国时间晚上十二时,我们登上CA984。

手忙脚乱的登机,安排座位,喧闹了好一阵子。Cathy在头等舱休息室里看到了陈凯歌,陈红夫妇。回来告诉我们后,我们立刻八卦了一番。等闹腾完了,飞机已经起飞了。

糟了。忘了一件事。忙向机窗外张望。灯火已远远的逝去。

默默坐回位子。有人打开毯子睡觉,空姐开始送吃的了。

多么喧嚣繁忙的两周啊。纽约的惊艳,华府的肃穆,奥兰多的兴奋,总统山的冷寂,黄石的紧张,维加斯的迷乱,最后是洛杉矶的平和。呵呵!好紧凑难忘的时光啊,

但到了最后,不好意思。

美利坚,我竟忘了向你说再见。

后记

13小时候,我们到达北京。告别了Lynn,Cathy和David。我独自一人专机上海。到达后阴雨绵绵。打开家门,回到我的小公寓。熟悉的气味立刻包围上来。剥下旅行装洗澡。最后倒在床上。入睡前我深深吸一口气。

什么美国不美国的。

还-是-家-最-好!

相关袅炕G 拉斯维加斯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