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大桥

07/21/2015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金门大桥,是独立于旧金山之外的超然的存在。

即使旧金山整座城市已经不存,只要金门大桥依然屹立,任何旅行者就都不应该放弃特意前往去观赏这座桥的机会。

浓雾中,这座橘红色的桥梁之壮丽,若非亲眼所见,实在难以想像。

我曾前后三次驾车登上鹰山,去寻找金门大桥最美的观赏地点。

门大桥最显著的观赏点是大桥南北两侧的Vista point,尤其是桥北的观赏点,更受游客的欢迎。

另一个著名的观赏点是位于鹰山脚下的柯比湾营地,不过这个营地的营位是紧俏货,我反复在NpS网站上刷这个营地的预定信息,基本上一个月内都不会有位置空出来。

与这些观赏点相比,在我看来看金门大桥最好的位置还是在鹰山之上。

鹰山,是金门大桥大桥西北侧的小山丘,从旧金山市区所在的半岛驱车向北穿越金门大桥后,第二个出口出来即调头,便可循上坡路登上鹰山(Hawk Hill)。

第一次登上鹰山是傍晚时分,一天的大雾已经基本散去,从南侧便可清晰的看到金门大桥的全貌。汽车行驶在桥上,蓦然见恢弘的橘红色钢架迎面而来,随着车行越发高大,直到消失在头顶。待登上鹰山,我们停车在较低的一处观景点,沿步道向大桥的方向走去。

步道的尽头,橘红色的庞然大物近在眼前。

那是到美国以来,第一处真正震撼到我的场景。


我迅速找到合适的机位,支开三脚架,等着夕阳的到来。

那天的海滨狂风大作,从太平洋上吹来的寒风简直能吹透我的身体。

旁边机位站着一位中年亚裔摄影师,他只是在三脚架旁活动着冰冷的身体,一张照片也不拍。

夕阳下的大桥,周身散发出迷人的光泽,当初选择把这座桥漆成橘红色的设计师简直是天才,若非如此,这座桥就仅仅是一座桥而已,绝不会是一件伟大的艺术品。

夕阳散尽,我和那位亚裔摄影师继续等待着。

有个家伙好奇的问我们:

“你们这是在等什么呢?”

其实我也不完全确定我在等什么,我只知道一小时之内在桥上通行的车辆都会亮起车灯。

旁边的摄影师说:

“灯啊,我在等大桥亮灯的时刻。”

原来金门大桥本身也会有灯光,太棒了。

阳光消失后,温度又有明显的下降,我得回到车边去添件衣服,便托旁边的摄影师帮我照看一下摄影器材。

等我加好衣服回来,便见亚裔摄影师正用一只手指顶着我的三脚架,他说刚才我的整套装备差点被大风卷下山去。

真是领教了旧金山的夏天了,这城市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夏天?

8点前后,路灯、车灯、高高的钢架上红色的信号灯全开,金门大桥流光溢彩,宛如才由钢水铸造成型,尚未淬火般在夜色中闪耀着红色的光茫,桥的背后,有旧金山市中心的璀璨灯火遥相辉映,远方海面上的雾并未散尽,也被那一刻的灯光映成了红色。装载集装箱的巨轮毫不起眼地从桥下穿过,彰显出这座桥的无比伟岸。

之后的两次登顶鹰山,全在上午的大雾之中,我们坐在观景台旁等待云消雾散。

浓雾非但不会影响对金门大桥的观光,反而是对这座桥最好的注解。

当桥的另一端被浓雾笼罩时,这座桥仿佛架在云端,只见无数的汽车从云雾中蜂拥而出,往来于现实与看不清的彼岸。

又或者,云雾已将桥身完全吞没,只有桥的两个高大钢架的顶端从磅礴的云海中探出头来,彼此遥望。

这种貌似可遇不可求的难得际遇,实际每天都在上演。

我们告别旧金山的最后一刻,正是在这样的云海笼罩之下,鹰山上一排长焦镜头对准了金门大桥,快门声此起彼伏。我们还要继续北上俄勒冈,尽舍不得这座怎么也看不够的桥,也只得驾车离去。

再见金桥,不知何年。

Tips:

1、金门大桥如今已不收通行费。

2、从南向北驾车穿行金门大桥,在临近大桥时会经过“艺术宫”(palace Of Fine Arts),这是曾经的1915年世博会遗留的唯一建筑,一片极尽精致的庭园,值得顺路拜访。

旧金山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