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美西自驾游:胡佛水库

12/19/2014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这是一段难忘的行程。


早上离开赌城时已接近11点,因为小朋友们和半大朋友们念念不忘Mandalay Bay酒店里的Shark Reef。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酒店里还有鲨鱼礁?是的,一个设在酒店建筑里的大型水族馆,饲养了一些鲨鱼和深海鱼类,以招引游客,有点类似香港海洋公园里的水族馆,但规模要小一些。其中较有创意的是一个Touching pool,一些小型鱼类被放养在一个浅水池里,游客们可轻轻触摸那些鱼,特别受大小朋友们欢迎。

赌城各大酒店除了前文提到的具有异国风情的建筑风格,每个大酒店都会设置一些极具奇思异想的噱头,Shark Reef就是一例。此外,像MGM里面的狮子笼,Mirage里面的动物园,都是。我第一次看白老虎,就是十几年前在Mirage看到的。毕竟来到赌城,赌钱之余,游人也需要干点正经的娱乐。


满足了在沙漠城市里看鲨鱼的体验后,我们驾车离开拉斯维加斯,目标——闻名遐迩的大峡谷!


第一站是胡佛水坝,离赌城东南方向约30英里。在石头城(Boulder City)第二次给车加了油,驶出几英里,一汪碧蓝湖水突然出现在眼前,在周遭的褐黄大地中,那么的湛蓝,蓝得那么纯粹!这就是胡佛水坝上游的米德湖,西半球最大的人工湖。大坝截断科罗拉多河谷,横跨内华达州和亚利桑那州边界。离大坝约半英里处有国民警卫队设岗检查,是为了保障大坝的安全。但我们在通过时并没有被要求停车,看来检查是随机性的。驶过坝顶即进入亚利桑那州,手表要拨快一个小时——我们从美国太平洋时区进入了山地时区。




大坝上车来人往,游客真不少。在亚利桑那一侧停好车,我们徒步走回内华达一侧,浏览坝上风光。大坝高220米,据说是世界最高大坝,始建于1931年,正是大萧条后期。大坝的建造提供了大量工作岗位,而且为赌城的繁荣提供了充足能源。可以设想,没有这天赐的科罗拉多河,没有胡佛水坝,在极端干旱的不毛之地,将不会有赌城,不会有那璀璨的灯海。






在大坝逗留约两个小时,再上路时已是当地下午三点。午饭还没吃,大家肚子都在打鼓。从大坝继续深入亚利桑那腹地的,是联邦93号公路。公路从峡谷里盘旋而上不到半个小时,进入了平坦而辽阔的科罗拉多高原,海拔约2000米。公路在高原上笔直地延伸,左边远处有一列逶迤山岭。相比在加州的来路,这里景致更加荒凉和单调。


从地图上看,这段公路直到西南端的金曼约70英里长竟是一条直线,沿线没有一座城镇和村落。常识告诉我们,过于笔直的高速公路往往容易使人困倦和开小差。幸好我们备了一些饮料和零食,此时正好用以打发一下肚子和无聊的时光。空着肚子开车,人反而不会犯困。


直到接近四点,路边有一些低矮建筑,却是几家售卖地皮的地产公司。过了一个十字路口(请注意下文提到的这个路口),约摸半英里外,才发现一座简陋的小咖啡馆,名叫Rosie’s Den。后面不知道还有多长的路吃不上饭,必须在这里解决问题。


进了馆子,里面虽然粗糙简陋,但是布置却很特别,很地道的西部乡村感觉。外间是几张简单的餐桌和柜台。里间一个酒吧,摆放了几张桌球台。过道上的货架出售一些纪念品和旅游册。整个小店弥漫着一种随意和闲适的气氛。女主人年轻壮实,面貌姣好。七个人点了六份主食,沙拉和意粉之类,咖啡可随意加。小店看来很少机会一下子招呼这么多客人,等上菜还得耐心点。我们也不着急,到外面吹吹风、照照相。


咖啡馆一侧的小花园里,有一列玩具火车和一架玩具吉普。另一侧是一溜铺子,陈列着印第安人的手工艺品。铺子上方几面美国国旗和亚利桑那州州旗迎风招展,风很大,有点冷。


我四面了望,准备再选一景。忽然一声尖厉的刹车声传来,远处一辆大车连翻几个滚,扬起浓厚烟尘。车子横卧在我们刚经过的那个路口,烟尘随风散尽。看来是一起车祸。因为隔得远,看不清,好像很快有几辆车开过去援救。我换上长镜头,透过镜头,确认是一起车祸,已经有人上去救援了。拍了三张照片,此时是下午四点十分。由于我们初来乍到,人地不熟,相隔也较远,而且已经有不少当地人去救援了,就没有想到,其实我们是应该去帮忙的。


过了半个小时,我们吃完饭出来,看见已有几辆警车和救护车到达现场。南面的天空飞来一架直升机,徐徐降落在现场。我用长镜头又拍了四张照片,这时是四点四十六分。逗留了几分钟,不断有救护车和直升机开赴现场抢救。我们默默无语地离开,叹服美国的应急救援效率之高。


但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这起发生在美国内陆偏僻公路上的车祸,竟牵动了祖国多少人的神经。两天后,我们从大峡谷返回金曼,才有机会上网,才了解到,原来这起车祸的遇难者都是中国人!一个从上海来的旅行团,从大峡谷返回赌城的途中发生车祸。七人遇难,九人重伤!我们扼腕唏嘘,当时如果知道是同胞遭此横祸,一定会伸出援手。天意弄人,恰恰我们在大峡谷的两天半时间里,手机一直没有信号,无法与家人联系。事后得知,家人从电视新闻了解到车祸的发生后,没有我们消息,日夜牵挂。鬼使神差,我们竟目睹了这起大车祸,在遥远的国度与死神擦身而过。当此新春佳节,一帮不幸的同胞,魂断异邦,他们的亲人,又会如何地肝肠寸断。诗曰:
大道直如发,

大漠远连天。

谁怜断肠人,

魂落草莽间。
这些都是后话。当时我们并没有了解到这起车祸的严重性。继续上路,于日暮时分,终于驶离了漫长而笔直的93号断魂之路,在金曼拐上40号州际公路。这是横跨美国东西两岸的国家级干线,尽管是在人烟稀少的亚利桑那,路上依然车流滚滚。特别是有不少重型卡车,鸣着长笛,风驰电掣地超越我们。原来这也是美国速度、美国节奏。


公路继续上坡,海拔不断提升,高原更加辽阔。夜色已经笼罩大地,满天星斗陪伴我们行驶了约100英里,在威廉姆斯(Williams)拐下亚利桑那64号公路,续接180号联邦公路,又行驶约55英里,终于抵达大峡谷公园外面的土撒盐镇(Tusayan),入住假日快捷酒店(Holiday Inn Express)。


户外非常冷,地上有些积雪,估计气温在零下。镇子不大,都是一些旅店和餐馆。此时已是晚上八点多,夜静人稀,只有一家牛排屋(Steak House)还在营业。牛排屋是木结构,内部简朴雅致。一个大壁炉在烧着熊熊火焰,令人暖意融融。知道美国的主食分量都比较大,我们七人只点了四份不同口味的牛排一起分享。在困顿的奔波之后,从寒风中躲进僻静的乡村餐馆,壁炉的火影跳上每一个人脸庞,牛排的煎烤味丝丝入扣,这份温暖和写意,为旅途的生活平添一种意境。

马士革《2009美西自驾游(7):断魂之路》

拉斯维加斯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