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西部游记:拉斯维加斯篇

03/28/2015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拉斯维加斯旅游

7月5日,在完成整个游程的最后一天上午,导游把大家送到了科罗拉多(科罗拉多是西班牙语“红色的土地”的意思)河边上的著名的葛兰木温泉城,每人付18美元,泡泡露天温泉,令人解除旅途的疲劳,焕发精神,随后把再我们送回了丹佛市机场。

到丹佛机场后,我们按照儿子事先的安排,乘上了去拉斯维加斯的飞机。到了那里,住进了“纽约纽约”娱乐场酒店。这家老酒店客房比较陈旧,但房价并不贵,每天60美元,每天还赠送一顿自助早餐。

其实,到拉斯维加斯并不一定要天天泡在赌场内赌钱,而是可以去看各种“秀”,还可以到著名的胡佛水坝一游。

当天晚上,我们在威尼斯酒店内观看了一场“秀”。说起来这种“秀”并没有什么复杂的内容或高超的技术。但演出方极会制造气氛。先是在舞台两边打出一连串字母,告诉观众,今天有谁、谁、谁等名人作为贵宾来与大家一起观看表演。于是,屏幕上出现一个名字,观众们便一阵鼓掌、欢呼。如此这般就化去了一刻钟的时间。接着,打击乐卫队发出一阵地动山摇的轰呜,光影舞动,经过一阵造势,大幕拉开,出来的演员竟是三个戴着蓝色头套的男演员。接着又搬上来三个桌子,上面装着一些弯弯曲曲的白色塑料管和西洋鼓。三个人就开始分别打击塑料管和西洋鼓,或一个一个轮流表演,或三个人组合表演。期间,三个人还跑下台来,先后邀请一位老太太和一位中年男子上台参与他们的表演。表演中间,剧场顶上和二搂后排突然向观众席散发出大批五颜六色的纸条,长长的,几乎没有尽头,让观众互相传递,把大把大把的纸条递向台前。同时,配合声光电,烘托剧场的气氛。一个多小时演出下来,仔细想想,实在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但美国观众却如痴似狂,快乐无比,看得我们很有点摸不着头脑。

因为知道我们吃不惯西餐,儿子就开着租来的汽车,把我们领到一个叫“中国城”的地方,找了一家过桥米线店,要了一份过桥米线,还要了韭菜炒香干、风爆鱼等家常菜,吃了一顿既实惠又对胃口的晚饭。其实,所谓的“中国城”,只是一个新建的一层楼商城,建筑形式是仿中国式的大屋顶。因为时间比较晚了,商城里只有一、二家饭店还在营业,别的商店都己打烊,所以看不清真面貌。

第二天,儿子开车带我们去了离拉斯维加斯将近50公里外的胡佛水坝(Hoover Dam)。

这是一座宏伟的水坝,座落在科罗拉多河上,以水坝为界,一边是亚利桑那州,一边是内华达州。水坝高221公尺,底宽200公尺,顶宽14公尺,堤长379公尺,形成的水库叫米德湖,成好西半球最大的人工湖,拦蓄了科罗拉多河两年的流水量,被誉为“沙漠之钻”。。

水坝底部有17台发电机,机组的总功率为135万千瓦,年发电量为2080兆瓦,所发的电力可供邻近三个州的用电(包括拉斯维加斯日日夜夜的大量用电)。

我们原以为,要参观这样一座极其重要的水电站,访问旅客无论是汽车和人都应该要进行严格的安全检查。可是,令人奇怪的是,无论是车辆和旅客都可以自由进出和上、下大坝。但到访客中心参观,却是又要买票,又要像机场那样,脱外套、鞋子、皮带等,进行十分严格的安全检查。考虑到安全检查太麻烦,不但时间长,票价也不便宜,于是就放弃了买票参观的念头。

据介绍,胡佛水坝是胡佛总统为了化解当年美国经济大萧条而于1931年启动兴建的。这座水坝的建设史,也是一部工人的血泪史。水坝建造的经费由政府资助,共化了4900万美元。但联邦政府要求负责建造水坝的首席工程师法兰克•高尔必须在四年半内完成建设,否则要面临一大笔罚款。为此,法兰克•高尔招募了5000名廉价劳动力。施工过程中,工人们的生活每况愈下,出于无奈,工人们罢了工。但法兰克•高尔不为所动,他强硬地开除了罢工的工人,重新招收了新的工人。最后水坝提早两年完工,法兰克•高尔获得了一笔奖金,但却有112名工人为此而丢了性命。

站在胡佛水坝大堤上向下观望,但见200多米下的水电厂静静地建在大坝的底部,通过好几路高压架空线,源源不断地向外输送着强大的电力。令我吃惊的是,树在两边山坡上用来固定下面送上来的架空线的几座铁塔,全部几乎成60度的倾角向下倾斜着,既没有看见铁塔在相反方向有任何扳线,也没有看见铁塔向下倾斜方向有任何支撑。高大的铁塔除了自身极重的自重外,还要承受下面向上架设的架空线的重量和拉力。更不要说,一旦遇到强风,又将承受多大的拉力。可是,整个倾斜的铁塔却完全靠四个底脚的混凝土基础承重,这将需要进行何等细致、精确的力学计算啊!这对铁塔的施工质是又将是何等的严格要求啊!看着这些大倾角的铁塔,使我对这些铁塔的设计者和施工者的胆色和魄力,以及他们极端可靠的工作质量,不得不表示极大的敬意。同时,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胡佛水坝的质量水准。

ricksterm《美国中西部游》

拉斯维加斯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