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游玩面面观

04/25/2016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拉斯维加斯旅游

拉斯维加斯(LV)的特点之一是它林立的酒店。不长的拉斯维加斯大街(strip)周围散布著世界最大的十大酒店巨头中的九个。建筑形式各具特色,争奇斗妍。百乐殿(BELLAGIO)酒店的音乐喷泉以其气势恢弘,造型多变著称。走在大街,很远就能听到它悦耳的乐曲和伴随著它的节奏直冲天空的巨大水柱。而阿拉丁(ALADIN)酒店则以阿拉伯风情出名,商业街的拱形屋顶,夜幕低垂,虽然户外是白天,但室内却营造出傍晚的天空,恍若来到了古丝绸之路。MGM(米高梅)酒店为LV最大的酒店,仅酒店内的秀场就耗资2亿刀。和其影片一样,横卧的雄狮是其典型的标志。酒店落成时为显威风,狮口大开。但生意一直不好。后有风水人士认为口大给人以不好感觉故避而远之,酒店主人听从其言改狮口为微开,从此财源滚滚。成为一段有趣的传说。其它诸如WYNN酒店、金字塔酒店、威尼斯人酒店、纽约饭店和凯撒皇宫饭店等无一不使出浑身解数,以其独一无二的环境和特点招徕顾客,以在酒店林立的赌城争得一席之地。进入城区,白天酒店以建筑的体量、色彩,造型的怪异吸引来客,入夜,则无一不是用五顔六色、光怪陆离的的霓虹灯把酒店更加迷人的特点迢然若市,以期打动来人。

威尼斯人酒店在众多五星级酒店中以其南欧意大利著名水城威尼斯的典型特征而闻名。它可以说创造了酒店建筑史上的奇迹,大运河在酒店内穿流而过,水的巨大压力不仅对建筑的防渗防漏技术是一个巨大的考验,由此增加的建筑成本更是天文数字。这样巨大的投入我想也只有在LV这样世界财富聚集之地,具有舍我其谁的豪赌气魄才可能成为现实。在酒店中徜徉,你仿佛置身于水城威尼斯,摇著风尾船的船夫唱著意大利的咏叹调,河岸边咖啡飘香,游人熙熙攘攘。无论店外阴晴圆缺、雾雪风霜,这里永远飘著流云,亮如白昼,冷热适中、四季恒温。尤其是室内天顶上的云彩半走半留的状态真是达到足以乱真的地步,每次经过我都会住足仔细端佯半晌。舒博捷经过精心挑选最终把这里作为我们此次旅行住宿的收官之地。为显示其高度重视,他还特地预定了35层高的的VIp(总统)套房,以便于我们这对“刘姥姥”夫妇在白天或晚上能有机会一览全城风景。房间内装修豪华,会客厅、酒吧一应俱全,各种小吃、酒品放了整整一个冰柜。巨大的按摩浴缸过去只在电影里偶尔见过。老婆一看眼睛一亮,马上说道:“今晚一定要好好的在此享受,去掉几天来的疲劳。”看著眼前一切,那厚厚一叠的日程表和联系函已所剩不无几,几天的日程让我深深感受到儿子对父母的一片良苦用心。进入城区时,他曾指著一玻璃金字塔的建筑对我说到,上次我和小潘同学来这里,住的就是这个酒店。我们自已无所谓了,年轻嘛,老特老娘到这里来,那肯定档次不够,绝对要往高档里整。

我知道他所指的那个酒店也是世界知名酒店,价格同样不菲,做父母的我们住在哪里其实真不重要,儿子有这样一份心、这样一句话已经足以让我们心头热乎,享受一辈子的温暖。他的回报让我们非常知足。

大约下午六点半我们到达酒店,接待大厅里人来人往,高大的拱形圆顶彩绘鲜艳、灯光明亮,大门正对的巨大金色空心球体在水流的涌动下缓缓的旋转,穿著传统海军衫的一位白人老者用手风琴演奏著欢快的《拉兹之歌》与刚刚进入的三四个印度男女学生边弹边聊,时而神情欢快,时而琴声枭枭,进入大厅的游人有的住足倾听,有的匆匆而过。此时室外的温度已被沙漠的热浪掀至四十多度,但室内却一直保持著宜人的凉爽。专门的接待大厅里蛇形等待处已经站了不少等待办理住店和离店手续的游客,沿著拱形圆顶延伸的尽头哧然与著

CASINO(赌场)的巨型招牌。从这头望过去,依稀可见老虎机正闪烁著光亮,轮盘赌和其它的赌桌边人来人往。在儿子站队办理手续之际,老婆抓住时间,不失时机地缮□U种pOSE,我用新买的像机为她留下珍贵的记忆。

坐电梯,29层以下不停,很快就稳稳停在35,找到我们的房间,进入,简单地清洗处理一番,便开始盘算下一步的活动安排。在LV的活动时间,从此时算起满打满算大约只有24小时,儿子当初考虑时间安排时颇费了些思食。他的本意还是希望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将尽可能多最具代表性的东西让我们都能接触到。总的讲就是赌、秀、吃。即见识一下真正的赌场是什么样,看一下人体秀的魅力,尝一尝有特点的饮食。最初安排看人体秀(也即脱衣舞)儿子有所有考虑,但鉴于一家三口一起去看实在是不太自然,也与传统的观念格格不入,所以他走前即取消看秀而欲购买世界知名的太阳马戏团艺术表演。很不巧,票已告罄。有幸最后预订上另一世界著名魔术艺术家大卫.科波菲尔的表演。他同时预订了第二天的中嚏A以让我们见识他极力推荐的自助美食。我觉得这样的安排已基本面面俱到,完全可以照此实施。科波菲尔的魔术安排在当晚九点四十。我一看手表,大约还有三个多小时的时间。早就想见识拉斯维加斯精华的我急忙拉起儿子,父子两人一头扎进一楼的赌博大厅。

LV的赌场随处可见,每一个酒店都设有可供游人自由出入的专门场所用于赌博。这样的地方一般都装饰典雅、厚重,也非常豪华,灯光往往设计得永远都是半明半暗、渐眼迷离,任何时候就是一样的色调。当人初入时会感到精神一爽,但随著时间的延长就会慢慢产生“不知当今是何年”的错觉,让你身陷其中,不知也不想从中自拔。一般每个赌场都有很多老虎机供那些一试手气的的男女老少们消遣时间,试试运气但,绝大多数都无它□□C据我所之,专门来此一博的人一般都不屑这玩意儿,因为他们知道这基本上就是一有去无回的纯“吃角子机老虎”,有多少进多少,而那些中大奖,奖奥迪,吐出来的筹码抱都抱不下等只在传说中听到的奇迹几乎就是天方夜谭。除了老虎机,大厅更多的还是相互独立可见的一张张赌台,赌博的方式也五花八门,转轮盘、压大小、二十一点、轮盘赌、百家乐以及由这些赌术派生出来的各种游戏令人目不睱接。只要人想得出的赌术这里都可以找到它的位置。

出门时我从钱包里抽出两张100的钞票,计划在这短短的三个小时内先试试水的深浅,小赌怡情嘛。一旦输完即收手休息,决不恋战。其实我心里早已给自己确定的底线就只500元,美曰其名:体验一下传说中的赌城精华。来之前,我为此专门在IpAD上演练德州扑克,我知道LV的众多赌术中一定会有这一源于美国德克萨斯的古老游戏,水平几天下来竟由最初的29万分一直打到400多万分,最高一度达到550万。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是在赌场能够这样我也算大发了。这多少给了我一点自信。兴酗]预示著我会有个好的结果。结果来到大厅,当我面对真情实景时才发现原来的那些可笑想法实际就是南柯一梦,网上操作的心态与实际上场完全不能同日而语。看了几把下来就发现几乎把把的最后结果与我的想法正好相反。此时心里暗自打鼓,看来需要另作打算。

儿子告诉我所有的赌博项目中只有二十一点(BLACKJACK)游客的赢面最大,而且有充分的数据支持。MIT(麻省理工)的一学生团队曾利用规则的一个漏洞用不同的数学模型与赌场博弈,结果创造一晚狂卷一千多万的神话。逼迫各大赌场纷纷以增加赌牌付数,扩大概率事件难度等办法来加以弥补。

”如果真要试试,不妨从二十点突破?"儿子用疑问的口气看著我。

我看了下四周,面对一个完全不知规则的游戏,心里底气不足呀。我对他说:“这样吧,你懂规则,先上,我看看怎么弄,学习学习再说。”从话音中我自己都可以体会到不太自信的感觉。

走到一个台前,我们用钱换了筹码,正准备开始下注,一看,底注起步竟是50美元,吓得赶快起立,落荒而逃。这样的标准我们玩不了几个来回就要会手空空。

找了个10元底注的桌子,儿子终于坐了下来,进入节奏,你来多往,他有输有赢,边玩还一边讲解,我看得认真,没过多久自认为基本掌握规则、要领。我告诉儿子,行了,到此为止,你我各一百元,看看最后的战绩。离开此台,我自已另辟战场,亲自操刀。

起初,我还能抵挡一阵,但过不多久就如流水般一泻千里,不到一小时100元就全部交了公粮,虽有不甘但今天的额度已到,我起座走人。看来还真不是赌博的一块料。此时再看儿子桌子上居然已经堆了不少的筹码。当我们要走的时候他小有进账。收支相抵损失不大,此时已差不多临近九点,到了我们欣赏高雅艺术的时间。起身暂别,我们到米高梅酒店内所设小剧场一睹世界顶级魔术大师科波菲尔去了,恕不奉陪。我们闪。

科波菲尔到中国时大约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刚开放不久,他为世人津津乐道的经典之作是在人的眼皮底下把长城变没了,让波音客机消失了。故北京他所到之处均引起不小的轰动,那时武汉的一个小年轻人只能是通过报纸,杂志或书籍感受他的魅力。根本没有机会亲眼目睹他的风采,终于,这样的机会三十年后成为现实,在他的家乡,在世界最豪华的酒店剧场,我有幸面对面、近距离观赏、品味。此时我的快乐如同在内华达州的沙漠中实现我的蓝天梦想一样。

他的节目以振耳欲聋的工厂风扇作背景,一个巨大的金属盒子为容器开场,你可以一睹他在魔幻的光影中完成从全金属盒子中金蝉脱壳的全部过程,过程中,你可以看到他的上肢下肢从中间完全分离,也可以看到金属的两面墙同时向中间运动,他本人首足相连,人的驱体竟不知去向。全场一片惊叹,愕然,叫好声,欢呼声随之响彻剧场。

节目突然风格一变,一封家信拉开节目的序幕,信中以二战期间一集中营内的漂亮姑娘从对自由的渴望萌发出化蛹为蝶的希望为引子,娓娓道来一段动人心魄、大卫助其成左熊□□G事。整个过程中穿插优美的音乐,动人的解说,多变的魔术和华丽的舞台效果。观众无一不被深深的感染。全场屏息无息。直到最终真的希望变成现实,科波菲尔手中变出漂亮的蝴蝶,在舞台中上下翻飞。故事的主人,一蹒隋□H此时出现在台上,向帮她实现梦想的科波菲尔和观众亲切致意才告结束。短暂的寂静,全场掌声才突然爆发掌声和欢呼声。显然大家还沈浸在对这故事的回忆和思考中不能自拔。

科波菲尔的节目比起过去更多的让观众参与其间,每一参与者他都通过背对观众随意抛绣球的方式挑选出来,以示节目的公平和真实。当他来到观众跟前时,跟随的摄影师把他与观众互动的声音、图像即时反映在舞台中央的巨大屏幕上,既保证舞台下所有观众能见证他的每一个微小动作和微小的音响,领会他节目的意思,也保证了整个剧场的秩序。就这样在参与者和观众的众目睽睽之下他轻松地完成众多不可思议的节目。

最后他居然从观众中随机挑出十三个不同年龄,不同身高、不同职业的男女一齐上场,用开场的背景,同样的音乐,让他们分坐在绑著巨大锁链的一方形箱内,待他们相继落座,四周的铁板即一一树起、锁牢并铺上黑布。随著科波菲尔一声令下,他迅速扯下覆诮b铁箱上的黑布,四周铁板应声倒下,此时里面竟空无一人。与此同时,一束雪白明亮的灯光投射在观众席内,铁箱内的那十三人竟整齐地站在观众席的台阶上微笑著向所有的观众和把他们干坤大挪移的大卫.科波菲尔挥手致意。前后时差只能用秒来计算,速度之快令人目瞪口呆。此时,节目达到高潮,观众全体起立,感谢大卫.科波菲尔奉献的一场世界水准的视觉盛宴。我完全被这节目的内容所折服,不由自主从内心随著著观众一起呐喊:LOVE U DAVI.LOVE U CORpERpHER(我:爱你,大卫,我爱你,科波菲尔)。

节目全长一小时四十五分钟,纯正的高雅艺术享受。由此得出结论:欲望和罪恶之都并不是这座城市的全部。回家的路上儿子告诉我,科波菲尔在这里的献演时间为6-9月,然后将开始他又一轮的世界巡回演出。他的魔术艺术也会跟随他的脚步再次漂洋过海、走向世界。我真庆幸不虚此行。

回到酒店我和儿子继续下里巴人的活路,重新走上赌场。看来这高雅和低俗注定不能兼得,没费多少时间我们就铩羽而归。回家时一点多钟。精神恍惚,我洗了一个澡,赶快就寝。

次日早上六点,一觉醒来,格外清醒,没打搅他们,我蹑手蹑脚地洗了脸口,冷水一刺激顿时更加精神,我摸出房间,拿上仅剩的300美元,头也没回地冲向赌场。我要报仇。

此时正是清早,人比白天似乎少了一点,有的荷官面对空旷的赌桌打著呵欠,无精打采,有的则干脆趴在桌上睡了起来。我挑了一个老年的女性荷官坐了下来,左侧依次坐著另外两个外国的年青人。

看来今天的火气一般,一个多小时过去,手中的筹码已经不多。此时我已开始掏出我的第四张100元。

门边的两个老外看来火气更差,掏钱换筹码的次数更甚于我,最后这两人站起身来,只听他们气愤地嘟噜了几句,离席而去。场上也顿时演变成我和荷官之间的博弈。看著她娴熟的洗牌、发牌、叫牌、询问的动作,我心里变得更加没底,估计照这样的速度我可能挺不过早九点。

“你是中国人吧?大陆来的?”荷官一边洗著牌,一边突然飚出一句熟悉的中文。
"

是的,是的,你也是?"我急忙回应。此刻听到熟悉的中国话,多少有点亲切。

“是,香港人,我起初以为你是韩国人,半天一人坐在这里玩,看得出来,你好象不怎么懂玩得窍门,基本上是往我们这儿送钱的“。

我尴尬地笑了起来,的确,我是一个新手,基本上就是瞟学的,纯粹好玩。我实话实说的回答。

” 刚才两老外走的时候其实是在骂我,他们以为我听不懂,其实我知道,但我不能回嘴,来的都地客。他们的问题和你一样,都是乱来,结果秩序颠倒,牌的整个牌型就变乱了。“她压低嗓门 继续说到:

“他们在场,我不能和你说任何东西,他会认为我和你们有关系,现在只有你一人,我可以告诉你一些窍门”。

接著他手把手,牌对牌一一和我道来。过去的哪些对,哪些明显错误。从她的教导中我慢慢熟悉了钗h,也明白了一些叫牌,放弃、跟牌的窍门。试了一试,居然效果明显。

这时刚走的两老外又回到桌上,明显是出去填了填肚子,也闭O取了钱。另外从东北来的一男一女过来看了一看,荷官招呼他们坐下,我们一起玩了起来

刚才荷官教的几手明显起了作用,该弃的时候弃,该跟的时候跟,屡试不爽。不一会儿,面前就堆起了不少的筹码。东北人看来也是新手,但出手阔绰,跟注凶猛。荷官时不时提醒他们跟我学学。显然她已不便多言。两个老外这时仍然不知明里的下著筹码。老者也用中文说到:赌场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送钱傻瓜。

真是输了金钱还受污辱,我在想他们不离开一会,荷官会用同样的眼光看我无疑。

十点半,母子俩人已起床洗漱完毕,来到我的身边。此时我已饥肠辘辘,一点筹码,居然五百五十元,加上尚未拿出的一百元,社会主义居然战胜资本主义150元。老婆儿子均让我见好就收,想了也是,于是及时闪人。

看来做任何事都有规律可循,有诗曰:前半场未能学得技艺,鲁莽上场拚杀,大败而归,下半场得到高人指点,轻松收复失地,得胜回朝。

吃过早、中嚏A老婆上街拍照,儿子陪同,我则重入赌场,真经在手,水平依旧,等到下午离开,我总数仍为650元。时间已到,期望再有突破已无可能,想想一天之内能够如此理应满足。收拾行装,准备前往机场。结束这次难忘的旅程。

按照计划,登机前儿子还安排让我们体验LV的美食。于是我们按约来到预定的酒店,不料还有二小时才开门纳客,好不烦恼。此时头脑发热,再选此店赌场,又是一番厮杀。这次未能重现辉煌,输去200元。还想继续战斗,奈何已到开门时间,母子两人好言相劝,我这才心有不甘地莘莘离去。老婆一边讥讽道“看看,我早就预言会是这样的结果,没错吧。”我却自嘲地反唇相讥:“一样一样,赢150和输50没什么两样。”其实,此时内心多少已懊恼不已。

吃过饭,直奔机场,还掉租来的汽车,终踏上返回圣荷塞的班机。连续四天的家庭温馨之旅随著LV的灯火渐渐离去、变小、模糊而划上圆满的句号。

visitusa《拉斯维加斯之旅酒店赌场各种节目》

相关袅炕G 拉斯维加斯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