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观花看赌城

10/18/2014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从多伦多飞到旧金山,盘桓数日之后,那天清晨,朋友和他的太太开车将我们送到圣荷西,乘上了前往赌城的飞机。飞机开始降落时,我透过舷窗望去,只见大片土黄的沙地和丘陵,直到飞机侧身转弯,穿过一道光秃秃的山沟,才看到了成片的建筑。
早已不是乘舟骑驴的时代,御风腾云的飞机使旧金山到赌城变得很近,前后两三个小时,我们已驾驶租来的小车,好似荡著一叶轻舟,在拉斯维加斯大道的车河里徐徐向前漂移了。街道上的车辆络绎不绝,却井然有序各行其道,全无超速抢道等违规现象。难道此地的驾车人都是谦谦君子吗?我想不是。实在是一种无形之力在约束著驾车人,这力,便是法律。有了这看似不在,却无处不在的法律,加上只认法不认人的执法者,社会秩序便有了保障。故而赌城的安全,鲜有其他城市能比。
人们通常所说的,特别是游客心目中的拉斯维加斯,并非整个城市,而是这六七公里长的拉斯维加斯大道及附近街道形成的狭长地带,即所谓的Las Vegas Strip。拉斯维加斯大道贯穿南北,向北可去市中心,朝南能到机场。大道南端两侧,酒店赌场挨个屹立,那便是赌城的中心,最繁华的所在。
下榻的云霄塔酒店拔地而起,是一座状似多伦多CN塔的建筑。
我们用罢晚嚏A去看夜景。脚一迈出门外,便踏进了一个流光溢彩的梦幻世界——只见五颜六色的灯火,处处争奇斗艳。有天蓝、海蓝、宝石蓝,有翠绿、碧绿、鹦鹉绿,还有雪白、月白、象牙白,更有在这纸醉金迷之城唱主角的金黄、鹅黄、橙黄、火焰红、玫瑰红、胭脂红。形状各异的灯,扮演著不同的角色:路灯,撒下一地的璀璨;射灯,不仅映照著树木、花丛、楼堂、塔桥和雕塑,还与霓虹灯一道,在暗蓝的天幕上钩勒出高大建筑的傲人姿态;车灯,汇成流动的光之河,一条银河,灿灿然朝身边来,一条红河,飘飘然向远方去。
挂头牌的当然是霓虹灯,最富形态和色彩的就是它了。赌城的夜晚,拉斯维加斯大道是各色灯火聚会的地方,连室内的灯光也溜出来凑热闹,摇曳著曼妙的舞姿,在这熙来攘往的人行道上。
凯撒宫的夜晚又是另一番景象。虽说小街两旁古色古香的店铺灯火温暖诱人,而我更愿意在月光和街灯下,漫步石板街。恍然之中竟不觉得这是人工的夜色,心绪也已回到了大洋彼岸儿时的小城——小城也有石板街,更有月光淡淡灯光昏黄的迷人夜……
第二天一早,我们驾车去那向往已久的大峡谷,两天后的傍晚,又回到了赌城。次日清晨,将车停在弗朗明戈(Flamingo)大道附近的停车场内,再沿著拉斯维加斯大道缓步南行。
此时的赌城,已卸下了夜间的浓妆,不再梦幻奇丽,却是清新俊秀。夜里难得地下了些雨,空气里有潮湿的味道,令秋天弥漫著春意。行人不多,汽车也少,一个宁静的早晨。百乐宫(Bellagio)酒店在右手边与我们隔湖相望,“埃菲尔铁塔”静静地耸立在街道对面,一位中年白人女子踏著轻快而有节奏的步调正进行她的晨练。好似一幅水彩,这一汪湖水的湛蓝,半围石栏的浅灰,几处建筑的米黄和雪白,还有树丛的青绿,再添上树丛中小楼的红顶,於是淡雅而不冷淡,更显现出典雅的韵味。
目光徜徉之际,我不禁心中自问,这是荒凉沙漠环抱的拉斯维加斯吗?这是灯红酒绿的赌城吗?
顺著宽敞的人行道,不经意间便到了纽约纽约酒店。进去一看,都市气派混合著牛仔气息,再添上迪斯尼的艳丽色彩,真个是热闹喧哗、爽朗欢快、地地道道的美式做派。
穿过拉斯维加斯大道,来到巴黎酒店门前的小广场,“埃菲尔铁塔”、“凯旋门”、喷水池,还有青铜塑像,正一起演绎著巴黎风情。推开厚重的大门,进了酒店,去寻找洗手间。人在旅途,要避免厕所难觅的尴尬,一个经验是能方便时先方便。
余光中先生对一座庄宅的厕所有这样的描述:“置身其中,四顾壁上镶嵌的瓷砖,精致典雅,梳妆台上的装饰与插花,也有高贵的品味,比起钗h客厅来更令人游目怡神。”可见厕所也能典雅高贵。巴黎酒店的洗手间便是如此。空间高大宽敞,光线充足而柔和,青花瓷洗手盆,壁上悬挂的绘画,棕色的木间隔,以及赭红的地砖,给人以雍容舒适的感觉。
赌城众多的旅馆酒店,全都设有赌场。赌场都在一楼,人们但凡进出旅馆,必得经过赌场。由此可见,“赌”在赌城是第一位的。至於赌与不赌,赌多赌少,那是各人的选择了。我在角子机前坐下,输赢之间,得到些钓鱼般的乐趣。一小时过去,输掉10美元,就此打住。古人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而我,是“旅人之意不在赌,在乎山水城市间。”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