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纽约

04/14/2014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纽约旅游

那天从灰狗汽车站下车时,中午刚过。之前,接近纽约时,高速公路上的视野一下开阔了起来。一条小河,然后是一条大河。然后看见机场,一架接一架飞机起飞,另一个方向还在一架接一架的落下。集装箱,铁路。光是铁路吧,好几十道。足见这个城市的吞吐量。那时候,一个明显的感觉是,一个大家伙,要出现了。这是一个和华盛顿完全不一样的城市。大都市。你知道的。

在酒店的吧台,服务员身边站着一个耳朵多少有点背的老人。他们介绍说,他叫爱迪生,是这家酒店的老板。和蔼,温顺,慈祥。加上耳朵背,就又很安静。总是笑眯眯看着你。当你表达不相信他有80岁时,他的笑容里明显有几分出自内心的欣慰。

酒店很好,也不小,房间不错,生意兴隆。就在47街上。离时代广场几步之遥。

时代广场

那天下午从第五大道回来,就一路打听去看时代广场,到时已经是华灯初上了,正是时候。人很多,很热闹,世界的十字路口。玩儿了半天,回头走一段,才发现,时代广场原来是朝着南边的。既然玩儿错了,就接着玩儿。

楼是高的,灯是亮的,台阶是红的。新华社的灯光广告牌在上方,前一段因为出现孔子的作揖像而闻名。时代变了,纽约时报因为资不抵债,已经将灯光辉煌的大楼抵押了出去。时代广场看样子面临易名的可能。

百老汇依然热闹,只是不知道都在上演什么,有没有能力和时间去观看。在百老汇边上的一条街上吃麦当劳,和国内的完全不一样,墙上投影着音乐视频,临墙一溜的吧台上都置有电脑显示屏,青年男女一边吃一边跟着音乐摇摆。国内的麦当劳是孩子们的天堂,而在这里,则是年轻人的青睐之所。

百老汇就是一条大道,很长,第二天到了曼哈顿港的华尔街还能看到。后来在圣地亚哥和洛杉矶,也都看到了百老汇的字样。看来,百老汇不是纽约曼哈顿所独有,只不过这里更出名而已,且被艺术演出所垄断。

感到累了之后,想寻酒店。没想到的是,一回头,爱迪生酒店就在边上,时代广场的大屏幕下。红色台阶与屏幕之间,东西向穿过的那条街,就是47街。站在爱迪生酒店门前,向东望去,大约十几米的地方,就是时代广场,目光向上,能看到新华社电子屏的侧面,上面好像是长时间显示着“新华影像”的字样。

原来我就住在时代广场跟前。这个酒店,下次去还住那里。

纪念品

时代广场附近,有很多纪念品商店,运动品牌服装,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儿都有。而且,大多数产品上都能看到中国制造的字样。这一方面使你感慨和欣慰,另一方面也极大地增加了你购买纪念品的难度。

从那些纪念品的想象力和品种来看,你会觉得,在这样一个闻名世界的地点,有些东西还是缺乏的。也许是网络改变了这一切,网络的无处不在,讲很多遥远的神秘给消解掉了。

每到一处,除了心灵和记忆,你无所纪念。即使拍了照片,也远远不如过去那么稀罕而有价值。

在那里,到处都还在卖着印着当地景色的各种明信片。倒是使我想起了80年代初的中国风景区。那时候,那是我每到一处必买的物品之一。也几乎是唯一的物品。因为,除此无他。

铜牛

20日上午,在华尔街找铜牛像,费了很大的尽头。一开始是冷,总想赶紧找到看一眼,拍张照片了事。后来是因为英语说不清楚,有说牛排的,有说奶牛的,听着也渺渺。

加上铜牛换了地方。原来应该在华尔街的西头,现在往南搬了,离开了朝鲜战争纪念墓地。怪不得华尔街股市不行了,原来是铜牛换了地方,已不再属于那里。

华尔街右手不远,双子塔楼正在拔地而起。因为时间紧,未能去到911纪念馆看看,很是遗憾。那是一件我身处的这个时代发生的天大事件之一。我是由那些事件组成的,但当我来到事件当中,却又意外的错过了它们。当我还在外围时,我是多么强烈的感到身在其中啊。

华尔街的一举一动,影响着整个世界。这样的地方,人们格外关注,无论好坏。

自由女神与松鼠

自由女神只能远眺。一是太冷,而是要看自由需要付钱。

而我们在港口,被一群海鸥和松鼠吸引住了。

冬天的纽约港人不多,不像想象和书上写的那么热闹,充满全球版的诱惑。自由女神远远地举着自由的火把,在港口的远处,有些小而孤独。

海鸥在岸边古堡附近,和人尽力接近,连麻雀都跟着海鸥,对人毫无惧怕。在华盛顿见识过海鸥的大胆,但是对于如此亲近的麻雀,却真是第一次见。

在树上,松鼠跳来跳去。那天在华盛顿,从宾夕法尼亚大道的宾馆出来,第一眼不是被美国的街景吸引,而是为看见一只松鼠发出了尖叫。

自由,不仅仅是指人,还有动物。

唐人街

和非唐人街地区相比,这里还是显得相对乱一些。而且,有时候,还能感觉到一些表面的不甚友好。可能是国人见到国人的原因,语气总是在生硬中容易传递另方面的情绪信息。然而,亲切感也会在唐人街产生。

唐人街里或许有主流的感觉。

无论是纽约,还是后来在洛杉矶。洛杉矶的唐人街分好几个地方,一是传统的唐人街;二是新兴起的华人消费区,不一定叫唐人街;再就是中国人集中居住的区域。据说,房地产开发等等,都更适合中国人的选择。

在纽约的唐人街,紧挨着的两个街口,都分别竖着孔子像,旗帜鲜明的标明了地域文化所在。尽管是文化中的文化,主流外的主流。

在唐人街,听到的更多的还是广东话。

午夜穿越

19日晚,睡了一觉之后,醒来正是午夜。于是,悲伤旅行包,开始夜巡。

从47街往南,到49街,然后再折向西,过几条街,就到了西河边,那里有一艘作为博物馆的航空母舰。远处,是布鲁克林大桥远远的影子。人越来越少了,到了河边,再回来,好几个街区都没人。偶尔遇到几个喝多的黑人青年大呼小叫的,心里还真有点发慌,脚下的步子就迈得很快了。

从47街回来,大约是第六、第七街区,一家家小院子格局基本一样,门口的垃圾桶里,不停有动静传出,原来是老鼠。

远处,是时代广场的热闹和明亮,而在这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则是另一种景象。很多美国人睡了。

回到爱迪生酒店门口时,身上有点儿出汗了。几个亮丽的男女大笑着从一间酒吧里出来。夜生活还在继续。

加长凯迪拉克

头一天在街头逛时,曾经看见过那辆加长的卡迪拉克。凑近照相时,司机说,观光用,一小时一百美元。和国内豪华婚礼相比,算是便宜的。

第二天一早赶机场时,先前叫来的一个出租车,因为等时间长了点就兀自溜走了。酒店的门卫就叫来了一辆加长的卡迪拉克。

一看见那车,我们吓了一跳,头一天听到的价格也忘了。经过反复落实,确认到机场的确只是观光的价格时,同行的朋友说,奢侈一回吧。

外面下雪了。车里是一个酒吧,空间宽敞,外面的清晨还是黑暗的。到达机场时,似乎还都没有醒来。好像从来没有坐过那车一样。

博物馆

美国自然与历史科学博物馆,是纽约之行历时最长,也算是最累的一个下午。

电影《博物馆奇妙夜》的第一集,就是在这里拍摄的。博物馆久负盛名,人流不息。不同的价格有不同的内容,不像国内,管你来得及来不及,只有一口价。

和那些林立的时尚店相比,来这里的孩子多一些,他们父母的脸上多了份沉静。

在华盛顿就很遗憾,没来得及看一个博物馆和艺术馆。后来在图森看航空博物馆时,就很震撼。但那里的管理人员说,皮马博物馆在美国只属第三,最大的在华盛顿。

对于这样的过度来讲,应该有一次专门的博物馆和艺术馆之旅。

在科学,或者历史中,你会感觉呼吸得比时尚里来得更放松。

纽约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