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尔良的凤凰涅磐(二)

06/16/2016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新奥尔良旅游

文化生活新奥尔良的文化生活融合了白人和黑人的贡献。美国白人继承了源自法国卡真语社会,反应在这座城市的商务中。外来移民遗产-如爱尔兰社会、德国慕尼黑啤酒节、意大利圣若瑟日坛,给城市增加了不同的民族色彩。美籍非裔的文化遗产相当丰富。在南北战争前,有色人种中有人身自由的是音乐家、诗人、记者、企业家和地主。黑人中的自由人和奴隶因他们在砌砖、铁花格、木工等行业中的精湛工艺而闻名。美籍非裔的音乐家们从黑人蓝调音乐中创造了爵士乐,和“田间呐喊”接白色舞蹈音调与旋律一样闻名于世。新奥尔良的康乐和休闲设施非常有名。新奥尔良经常被称作是“关爱被遗忘者的城市”(the city that care forgot),这儿有一个一直被视为寻找黄金时代的小镇。那里的居民爱音乐、舞蹈和娱乐性的“欧式周日”。

三个因素使她在旅游者中享有盛名:旧世界的魅力:老广场上的西班牙-法式风格的建筑,狂欢节上热情奔放的狂欢,于19世纪80年代到一战期间爵士乐诞生地的美誉。老广场(Vieux Carré)法语广场,是观光客的眼福。她的克里奥尔式建筑,创造了异域的氛围,与本土建筑风格巧妙结合,并融入了加拿大东部法属殖民地的传统风格和西印第安西班牙殖民地的特色。典型的是一层当街的尖顶带落地窗的小屋,另一种类型是L型的二层住宅,带有一个通向内侧天井的侧门,也是当街而建,屋顶向街道和天井外面延伸,遮住了阳台的上方。铁花格,最初由本地杰出的奴隶工匠完美的设计并铸造出来,装饰着阳台的同时也支撑着屋顶。这些房子彼此挨在一起,房屋之间没有留下空间,但天井给树木、花草、喷泉及居民的隐私留下了空间。老广场的中心是杰克逊广场,对面是市政厅和长老会(以前的政府中心但现在成为路易斯安娜州博物馆的一部分)和圣.路易斯大教堂。全部可以追溯到殖民地时期,但风格已经与它们建造时相比发生了一些变化。

广场的另一面是建于1849年到1850年间的庞塔尔巴建筑,而它的附近是有悠久历史的法国市场。古玩和古董收藏家们可以去皇家街上的众多店铺淘宝,街道两旁林立着艺术画廊、香水店和街边咖啡馆、茶室。波庞街以其夜总会而闻名,那里的音乐(尤其是爵士乐)和色情秀为特色。爵士乐爱好者还可以访问历史博物馆,那里你可以听到最传统的风格。新奥尔良爵士俱乐部建立了一个爵士乐艺术馆并捐献唱片给路易斯安娜州立艺术馆。爵士乐唱片在古老的美国铸币厂展出,每年春天和传统节日都会上演新奥尔良爵士乐。   

每年嘉年华之春都有很多旅行团来这里参观维尤科斯卡尔地区的私人住宅、天井以及宽广的花园小区住宅,19世纪精英们的住宅。泛舟游览港口及附近水道的设施,欣赏沿岸的壮丽风景。站在运河街世贸中心31层楼上的观景点可以鸟瞰河流和城市的全景。很多馆提供多样的世界闻名的克罗奥尔式料理和辛辣的凯郡式料理,从有法式菜单和服务员的优雅的厅到方格桌布的小咖啡馆,提供红豆、米饭、小龙虾和当地特产。体育和爵士乐、狂欢节活动一样在新奥尔良享有盛誉。这座城市是国家足球联盟的成员新奥尔良圣徒队的家乡,也是国家篮球职业联赛(NBA)的成员新奥尔良黄蜂队所在地,他们于2002年从北科罗多拉州的夏洛特搬到这里。2010年圣徒队尤其被新奥尔良人热爱,因为他们花了几十年经营的这座城市唯一的一个特许经营体育运动于今年拿到了他们的第一个超级奖杯,这也被视为这座城市从卡崔娜飓风的灾难中恢复过来的重要一步。新奥尔良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体育场馆之一的路易斯安娜超级场馆的所在地。一月初在超级馆里举办了舒格鲍尔杯比赛,高校格里迪龙球赛的一项重要赛事,与这项赛事相结合的,其他项目的赛事也在此举行(此句不大理解,请高手指出)。

赛马比赛在当地的费尔格斯赛马场举行,而每年当地的高尔夫俱乐部都能吸引到众多高尔夫爱好者来这里参加新奥尔良康柏精英赛。划船和垂钓是城市留下的水上消遣项目。庞恰特雷恩湖的南部游艇俱乐部,是国内第二个历史最悠久的俱乐部。除了湖畔,城市休闲区域还有两大公园,城市公园和奥德班公园,后者拥有国内数一数二的动物园。新奥尔良康复中心设有100多个球场,组织成千上万的年轻人参加康复运动。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起新奥尔良成为一个艺术中心,很多艺术家和画廊为收藏家们提供了原作。新奥尔良艺术博物馆是一个有很多藏品的公共博物馆,尤其在装饰艺术和摄影艺术方面。生活剧场代表了一些社区剧场团体。音乐活动包括有新奥尔良歌剧协会每年举办的歌剧演出、路易斯安娜爱乐乐团的交响乐演出、新奥尔良芭蕾协会的舞蹈和代表新奥尔良的新奥尔良爵士乐队的爵士乐演出。其他吸引人的包括美国水族馆比赛,国内水族馆的一项顶级赛事、巫术历史博物馆、当代艺术中心。这座城市特有的地市墓地游仪式也是很受欢迎的。新奥尔良嘉年华季节通常于1月6日开始,在狂欢节时达到高潮。“胖子星期二”在圣灰星期三之前,狂欢节到来前的两周充满了游行,不舍昼夜,狂欢节与雷克斯游行一起达到高潮。第一支狂欢节游行队伍(叫“克鲁节”)是1857年出现的科莫斯的克鲁节(the Mystick Krewe of Comus此处不明白,请了解的帮忙指出,谢谢!),而蒙面参加庆典可追溯到19世纪20年代,雷克斯的克鲁节于1872年出现。1992年新奥尔良市议会开始要求所有的游行队必须各种族人都有。结果,一些团队停止了游行,只举行私人舞会,长老会一直致力于展览狂欢节。20世纪后半期大约有6家主流报纸,其中一家是法语的。通过一系列的逐步的整合过程,新奥尔良现在只有一家主流日报,泰晤士报-皮卡尤恩。这座城市也有周报、商业出版物、学术期刊和大量的区域性的流动杂志。竞技新闻一直在这座城市的电视和电台中保持活力。

历史

建立和早期定居者建立新奥尔良的决定,(Nouvelle-Orléans,法语,新奥尔良),是1717控制了路易斯安娜那年约翰.劳的西部公司在巴黎决定的。殖民地的新老板把她(以法国菲利普二世的摄政王,奥尔良公爵命名)设定为转运港口,或转运中心。为了从密西西比河峡谷上游的贸易中赚取财富。让.巴蒂斯特莱.莫因.代.宾维尔,建议的选址点,成为这座城市的事实上的奠基点。清理草丛开始建设新城大约始于1718年3月。

负责这项浩大工程的工程师们,从及其艰苦的工棚中起家,克服了不合作的囚工问题、供应短缺、1721和1722年的两次飓风、极糟的住宿条件、成群的蚊子等恶劣条件。安德里安.德。鲍戈尔( Adrien de pauger)的工程师起草了城市的第一个草图,包括现在的维尤科斯卡尔在内的66个广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平行四边形。第一批居民是加拿大的伐木工人、公司工匠、军队、罪犯、奴隶、妓女和穷人等混色人种。1722年新奥尔良被设计为路易斯安娜州的首府,1731年重归法国统治。更多可敬的殖民来到这里,但增长仍岌岌可危。此间经济增长点主要是新奥尔良市附近的出口的烟草和靛蓝染料和用于本地消费的大米和蔬菜,同时也出口海军军需用品。然而,法国的驳船却不愿在新奥尔良货运,因为装载货物的价值与驳船的吨位不相符。

1762年,法国打算把路易斯安娜州连同一些无利可图的港口一起秘密的转让给西班牙。通过1763年的巴黎和约,西班牙接管了新奥尔良和路易斯安娜州的密西西比河以西的领土。经过一系列简短的叛乱和严格的镇压后,新奥尔良居民享受到了和平和不到增长的经济繁荣,尽管在西班牙法律下,同英属殖民地的贸易有着严格的限制。同时,以英语为母语的殖民地开始沿着密西西比河支流去西部拓荒。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这些被他们成为“Kaintucks”的人,开始把他们的船向新奥尔良开去。很多次西班牙的官员暂停了美国船只在新奥尔良存放货物的权力,以回应那些沿着城市的防洪堤上游拓宽的疯狂举动。在19世纪80年代,路易斯安娜曾秘密的回归到法兰西拿破仑帝国,直到1803年法国皇帝经协商后卖给美国。路易斯安娜州从法国到之后美国的政权交接仪式于1803年冬天在新奥尔良市政厅及阿姆斯主广场(现在的杰克逊广场)前举行。 城市扩张 19世纪初期新奥尔良1803年的人口大约为8,000人,包括4,000白人和2,700名奴隶以及1,300名自由的有色人种。她的繁荣反应在1803年的出口上,开往美国各港口的价值约2百万美元。1805年当新奥尔良以一个直辖市的身份独立于路易斯安娜州政府。随着城市扩张突破了原来的界限,第一块儿新增的市区是圣.玛丽亚区,是靠近维尤克斯卡尔区的一处郊区(现在的运河街是新奥尔良的主街道)。

圣玛丽亚市区在19世纪早期已成为美国商业活动枢纽的“美国区”。其他的近郊区和郊区是原来密西西比河沿岸的两处核心定居点,最终于19世纪70年代被吸收进入城市。在1812年的战争中,新奥尔良被一支由墨西哥湾登陆地英国的入侵势力所威胁,安德鲁.杰克逊将军(Andrew Jackson),和前线将士及当地志愿者们,在1815年1月8日赢得了一次粉碎性的胜利,拯救了这座城市,虽然他可能还不知道,但战争已经结束了。接下来的40年是新奥尔良作为棉花港口的黄金时代。第一艘蒸汽船于1812年抵达叫新奥尔良的城市。密西西比河的蒸汽船数量在1840年增加到400艘。当地商业产值与1835年飙升至54百万美元。到1840年这座城市已经成为世界第四大港口,1840年后运河和铁路把生产向东转移到纽约市。19世纪德国和爱尔兰的移民大量涌入新奥尔良。截至1850年城市总人口已达116,375人。然而那时新奥尔良还没能学会如何处理如雨后春笋般疯长的健康危害。引用水来自于河流和水池,没有污水收集处理系统,排水设施有缺陷,暴雨过后易发洪水。洪水过后多爆发霍乱和黄热病。最严重的一次是1853年爆发的黄热病,造成约8,000多人死亡。 内战及后果在美国内战期间,新奥尔良的策略是充分迎合联邦军队。联盟舰队的海军上将David Farragut于1862年占领新奥尔良。这座城市处于本杰明.布特勒将军的控制下。市政官员从政府办公室撤出。虽然1862年布特勒的统治被Nathaniel Banks取代,他的简短的统治时期因为独裁成为当地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时代。在1865-1877的重建时期,种族紧张升温。“Scalawags”(南方与共和党势力合作的白人)和“carpetbaggers”(被指控以权谋私的北方人)联手控制了这座城市和国家,在黑人选民的支持之下。

1872年前同盟军已得到赦免,直到1877年市政府又重归传统的白人控制,尽管州政府和市警察局仍被激进的共和党人所控制。在19世纪80年代在被指控以权谋私的北方人的制度下发行了24百万的债券(这句话翻译不太好,请高手指教),为随后的管理带来稳步的增长。这笔市政债券不得不在城市为承担任何一项急需解决的市政改善而发行新债券之前偿清。在19世纪的最后20年中,新奥尔良因此取得的进步很有限、很艰难。1840年到1900年期间,她已经由全国第3名降到第12名,虽然人口增加到287104人。黄热病在内战后大幅减少,并于1906年消除。20世纪初,蒸汽船因无法与铁路竞争而退出历史舞台。新奥尔良的港口,吸引的铁路运输比东部港口要少,在一战前陷入了低潮。然而拖船和货运空间达到可装满整个火车车厢的驳船的发展,使她在二战后恢复到国内第二。实质性的改善,至少是基础设施的改善,始于20世纪50年代。在DeLesseps S. Morrison市长的治理下,一个宏大的铁路合并计划完成,建成一个新的火车站。拓宽了街道,横跨立交桥与陆路的火车站,还建有一个11层的文娱中心大楼。20世纪50年代石油化工开始进入新奥尔良,20世纪70年代石油提炼紧随其后。

1984年的路易斯安娜世博会振兴了仓库区,但对金融却是一个灾难。20世纪中期当地的石油工业恶化,城市财富开始下滑,始于60年代的中产阶级郊区化运动仍在继续。高犯罪率尤其是谋杀和警察腐败案件伴随这座城市步入20世纪90年代中期。但是后来,在强大的旅游业为基础的经济带动下,城市有所改善。2005年的飓风给这座城市及周边地区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灾难。尽管大部分地区完全被破坏,许多建筑物在最初的风暴及之后随着泛滥的洪水侵蚀过后,虽然仍挺立在那儿,已经无法使用,但老城区却躲过此劫。这场灾难的破坏程度迫使大量人们去别处寻找居住时间长短不一的临时住房,或是选择不再回来。随着清理行动开始后,许多问题伴随着新奥尔良的重建而暴露出来。

乔伊. 朱尔尼塔.杰克逊(Joy Juanita Jackson)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