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一场混杂政治诉求的娱乐大咖秀

12/29/2015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去年获得最佳影片的《逃离德黑兰》,被指政治正确但艺术性不足。

大公娱乐讯 (文/特约影评人 赵大卫)奥斯卡奖,一场集合了全世界电影人和观众眼球的盛大奖项,然而与柏林、戛纳、威尼斯不同,艺术性上的宽泛和美式价值观的强内核导致奥斯卡成为中庸、保守的代名词。其实,真正的奥斯卡,可以说是一场集合了商业、时尚和娱乐的大咖秀,而这场秀的核心目的,则是向全世界和美国本土人民宣扬一个又一个"美国梦"。

其实,并不像很多内地评论人抨击的那样,奥斯卡也是很政治的,只是它的政治体现形态不像柏林电影节那么严肃深刻,而更倾向于一种软性的传播,表面上打造宽容、博爱、自由的"美国梦",实质上亦是共和党、民主党"驴象之争"的擂台,纵观近几年高调杀入最佳影片环节的作品,如《特别响、特别近》、《刺杀本拉登》、《逃离德黑兰》等影片,均有各自的政治目的和立场,而上到美国各大电影公司高层,下至美国电影工会和奥斯卡评委群体中,真正具备"无党派"身份的人少之又少。

换个方法作对比,1979年《荣归》惜败《猎鹿人》,1990年《为黛西小姐开车》打败被视为经典的《死亡诗社》,1992年奥利弗·斯通的《JFK》错失奥斯卡引发一片嘘声,1995年《阿甘正传》击败《低俗小说》,1999年被誉为奥斯卡历届最烂获奖影片的《莎翁情诗》连破《拯救大兵瑞恩》和《细细的红线》,2010年英国人丹尼鲍尔打败《对话尼克松》,2011年《拆弹部队》横扫奥斯卡,2012年《战马》与《特别响,非常近》空手而归,2013年《逃离德黑兰》战胜《林肯》。说白了,外国导演、影片获得奥斯卡,是因为政治人士不希望对手获奖;美国导演或作品获得奥斯卡,是因为选对了政治阵营,其政党在宣传、媒体乃至于评委团中占有更强势的席位优势。

除了竞争之外,不同时期下美国电影也无时无刻不围绕著政治格局和立场上演著"与狼共舞"的主旋律大戏。越战后,《猎鹿人》、《现代啓示录》、《阿甘正传》这样的影片大行其道,阿富汗、伊拉克战争期间《黑鹰坠落》、《拆弹部队》这类影片更容易获得投资,次贷危机爆发后《监守自盗》、《大而不倒》这样的影片登上台面,奥巴马当选后美国种族主义电影瞬间反弹,《真爱》、《帮佣》甚至包括《姜戈》《我的名字叫可汗》在内的影片大行其道。这这局面代表著在高移民环境下的美国,直接的政治宣传很难为政党带来选票,而间接的、灌输性质的通过电影影响移民群体才是制造"美国梦"的关键。

搜索网络数据,赈打韧蕨□F治理念进行过社会调查。1992年美国自由主义占人口18%,温和派的占40%,保守派的占35%。而十年之后这一数据发生颠倒,自由派的占19%,温和派占38%,自称保守派的占41%。这些数据中,自由主义中绝大多数代表了美国本土公民中那些保持著顽固不化的"无政府"思想人群,而关键变化的数据则是以新移民为核心的温和派,他们向往美式价值观,倡导反专制,寻求自由生活,并且这群新移民平均年龄较低,不存在年迈的政治野心家,或多的则是对政治冷淡但是热衷于明星、娱乐、生活的中产阶级或富二代,如此这群人自然成了美国电影消费的生力军,更是间接政治游戏的参与者。这么说,并不是在抨击奥斯卡是美国政治工具,毕竟自二战之后,电影工业的高速发展和政治宣传目的有著密不可分的关系,而这一点不仅仅美国,甚至在全世界很多发达、发展中甚至第三世界国家中都非常普遍,不是么?

如果说将美国政治按地域分割的话,那么洛杉矶绝对是仅次于华盛顿DC的第二政治核心,或者说它更像是美国政府、政党、政坛的公关部门,而奥斯卡就是这每年一度的政治"年终奖"。对内,奥斯卡代表了党派斗争硬实力的较量,巨大的制作宣传资本,强悍的电影人、舆论操控、评委占比,而对外,奥斯卡则提供给全世界盲目憧憬"美式民主"的人一种意淫中的高潮。

如此在看2014年美国奥斯卡奖颁奖典礼,9部最佳影片提名作品中《美国骗局》《为奴十二载》以及《华尔街之狼》最具金人相,但相比斯科塞斯英朗做派,《美国骗局》显然更符合"美国梦"这一虚拟概念,而《为奴十二载》作为深受美国学院派爱戴的宗族主义题材也极有可能以黑马之势拿下小金人,毕竟奥巴马仍是美国总统,只希望不要在出现去年"第一夫人"颁奖那么赤裸裸的执政党贴片广告就好。奥斯卡一年一届,美国梦却仿佛是永恒的主题。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