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狂野行□旧金山(一)

09/13/2014 by 华人游美国

北京时间9月5日下午14:00,我们从首都机场起飞了。当时找到的最便宜的机票是大韩航空的,所以中间要在首尔仁川机场转机。随后当地时间晚上21:00就又从仁川起飞了。飞呀飞,飞过了日本海,飞过了太平洋,飞了10多个小时后,终于飞到了大洋彼岸的旧金山,然而时间却仍然是9月5日,下午的15:40,当然是当地时间。

下了飞机,在机场取了预定的座驾。Ford的Focus。这个车将驮着我们走完整个西部的线路。

对于在美国开车,我一点儿也不担心,因为之前我有在欧洲开车的经历,而欧美的交通体系是一致的。

从机场开到旧金山市区完全没有问题,但和在欧洲开车一样,进了城就有点儿犯晕。下来问了3次路之后,终于找到了预定的旅馆—Civic Center Inn。这是个典型的美式汽车旅馆,2层小楼,院子里有不少停车位。只是房间内的设施少了点,之后我们入住的所有汽车旅馆里常规的微波炉、冰箱、咖啡壶等都没有。不过当时是第一次入住,也没太在意。关键的无线网络还是有的,这个在网络最为发达的美国,大约是旅馆必须的配置了。

虽然漫长的9月5日只是坐在飞机里,但还是挺累的,就早早休息了。

第二天一觉醒来,阳光明媚。我们奔着金门大桥Golden Gate Bridge就去了,不过顺路先去了九曲花街。九曲花街是中文名称,英文只是这条街的名字:Lombard Street,在Ven Ness Avenue的东侧。这条街可是早有所闻,曲曲折折的路从坡顶到坡底,车子从上面沿路按之字形下来。不过这条路只能由西向东从坡上往坡下开,不能逆向行驶。很多人到旧金山都要到这里一试车技。我当然是不能错过这一挑战的。花街很漂亮,窄窄的路的两侧种满了花花草草的,非常养眼。不过开车是超乎想象的简单,对于我,只是小菜一碟。看来传说只是传说。

然后就直奔著名景点金门大桥了。大桥下面有个公园,由于当天是美国的劳动节,在海边慢跑、骑车、野餐的人众多。遥看着金门大桥,算是从心理上开始了我们的美国之旅。大桥在旧金山湾上,海边有很多人垂钓,说是钓螃蟹。湾中常看到海豹一拱一拱地游泳。

 
快到中午了,原本想到美食聚集的渔人码头找找饭辙,可是根本找不到地方停车。不过想着反正最后我们会再次回到旧金山,到那时也不租车了,可以搭公车来此游玩,所以就放弃了。

旧金山市区除了金门大桥和渔人码头,就没什么可玩儿的。现在人又多,又趴不了车,干脆一扭头,我们去纳帕谷Napa Valley了。从旧金山出来,一路向北,很快就到了纳帕镇,吃了饭(Fish &Chips和Omlette),然后就照着别人的指点,找到了散布在29号公路两侧的葡萄庄园(开始还是迷了路,经过3次修改后终于找到正路)。

关于Napa这个名字的原意有无数种说法,“灰熊”、“房子”、“故土”……但在当地年轻人中间却流传着这样一个关于Napa含义的说法,那就是—“你会回来”。许多年轻人出外闯荡,但最后大多都重回山谷,与葡萄园终生为伴。

纳帕很漂亮,公路的两侧一片挨一片的葡萄园,而且现在正是葡萄的成熟期,枝头缀满了一串串晶莹剔透的葡萄,招惹得我们一心就想钻进葡萄田里,一饱口福。从地图上看,这里有不少著名的酒庄,最后误打误撞,进了一个研究所的葡萄园,还赶上无人看管,那还不敞开了吃!吃完了,我还从包里变魔术般地掏出一个塑料袋,又装上不少。刚刚在我把装满葡萄的袋子放到车上,研究所的人就回来了。幸亏幸亏,不然可就丢脸了。后来又逛到一著名酒庄(Robert Modavi),进去游览了一番。这里当然比研究所漂亮了许多,门前一个大草坪,草坪中央还有雕塑什么的,大门两侧分别是品酒和卖酒的,闻到了商业味道,再加上进入葡萄园,必须要跟着导游,哪里有我们之前的自在,所以只是看了看,就出来了。

返回旧金山时一路狂奔,终于赶在太阳落山之前经金门大桥回到旧金山,并转到金门大桥的西侧,看了金门大桥的日落。虽然时间稍稍嫌晚了点儿,太阳的色温太低了,但补偿我们的是太平洋的日落。

从旧金山的西北角返回市中心的住所,我算是对旧金山的地理有了大致的认识:其实旧金山的路应该是很好认的,全是正南正北正东正西的路,南北向最主要的路是Van Ness Avenue,也是101国道的一部分。东西向就有很多条了,而且靠近北边的这部分,东西向的路都是两头高中间低的大坡,九曲花街就在这个区域里。

旧金山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