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访迈阿密(一)

03/13/2014 by 华人游美国

今年本想安安静静,踏踏实实地为游历德国做准备,可是,可是,唉......


先是被朋友拖下水,跑去拿了荷兰签证,趁著郁金香盛开的美丽春天,先德国一步去欧洲走一趟,具体细节留待以后再说,这里暂且不讲。


为了兑现对妈妈坐邮轮的承诺,为了不浪费妈妈因计划去夏威夷而签的美签,为了充分利用我已有的美签(5月过期),为了不影响春天荷兰看郁金香的临时计划,为了为了......怎么这么多缘由


综合上述缘由,月初开始网上、朋友圈里四处搜寻合适的行程。从来没有想过会这么早早地就充当起老年人坐邮轮,所以也从来没有想过对邮轮仔细研究,网上那些大小吨位、各家公司、各个名号的邮轮看得我眼花缭乱,无从选择,便偷懒在网上找到一家美国中文旅行社,只此一个行程,别无选择,也就省心不选择,预订了2月下旬的东加勒比海邮轮,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只能硬著头皮去体验一下再说了。


即将乘坐的邮轮是挪威天空号(Norwegian Sky),起点在美国的迈阿密,途经大巴哈马岛、拿骚、挪威邮轮的私人岛屿-大马镫礁,之后返回迈阿密,历时四天。旅行社免费机场接机,然后安排了三天迈阿密粗略的行程,其中能包括地处美国最南端、海明威曾居住过的Keywest岛让我感觉还是挺不错的,那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地方,能再次旧地重游实在令人振奋。当年那里单车游的经历至今难忘,优雅、热情、精致相容,无论是通往那里的七哩长桥,那大街上时常遇到信步的花公鸡,那墓地中哭泣的母女对视雕像,那一块Keylime pie、一杯鲜榨果汁都如此令人回味,那里有太多的故事。

2007年10月曾一个人造访过迈阿密,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怎么旅行,不懂真正自由行意义之所在,不会做行前末□A不会booking上面订酒店,不会摄影,揣著哑巴英语,便把自己扔在了路上。当年抱著签证需要不需要的一大堆资料,站在美国大使馆外等待面试的情景还记忆犹新,那是我第一次自己签自由行,那个时候美签的拒签率居高不下。一上午的排队等待中,总有被拒签者愁眉苦脸地往外走,我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对自己说,如果不给我签证,我还不稀罕去了。抱著这种心态,我居然很顺利地通过了,面试官是一位黑人女孩,轮到我的时候应该是刚刚吃饱饭,估计是吃的不错,呵呵。当然也要感谢我在美国的高中同学给我发的旅行邀请,邀请我跟他的家人一起在美国旅行,而如今好像有这种关系对出签反而不一定有利了,此一时彼一时啊。


前面说过,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出行前的末□钗h重要,所以,当我拿著厚厚的一本Lp踏实美国的土地,都还不知道该如果使用它,白白重重地背了一路。而此刻它早早就被我肢解了若干份,因为我不是每次都要用到它们的全部,越来越喜欢轻装的我,以肢解它们为快事,平日最恨折书角的我,却以折磨它们为荣,不然就好像这次没有去旅行,没有物尽其用。因为我知道,这书是有时效性的,我已经用了它快七年了(因为新书仍是有些小贵,但我已经下决心再下次旅行前一定要换本新的,去年就吃了个亏,在新奥尔良找一家曙U,周围转磨了半天都不见踪影,跑到隔壁一个曙U去问才知道,早两年就关掉了,可见即使是Lp推荐的也不能免死。当然大多数还依然好好地活著,只是价格今非昔比)


啰唆了这么多,其实还是想写几句对迈阿密的粗浅印象,为自己热一下身。我是从拉斯维加斯直接飞去的迈阿密,一下飞机就仿佛置身于一个海洋博物馆,满眼都是各种海洋动物“标本”,五彩缤纷的色彩愉悦著你的心情。

迈阿密算是全美最南部的大城市了,就如同中国的海南岛一样,那里是美国人民(当然也包括地球其它地方的人民)冬季的度假天堂,更有很多老人像候鸟一样每年冬天都去那里过冬。

这是当地一家比较著名的酒店,其内部设计典雅至极

酒店附近的一个精致小巧的教堂,我进去的时候,那里正在为一个婚礼进行排练,众亲朋好友成双成对地在走场

这里温暖潮湿的亚热带气候,很适合这种树的生长,根深叶茂

慧眼看世界《只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即将再次探访迈阿密》

相关袅炕G 迈阿密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