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都市旧金山(二)

10/09/2014 by 华人游美国

这是一座可以折叠的城市。

著名的九曲花街实际上并没什么意思,不过游客们依然兴致勃勃的驾车在大坡度下降的狭窄弯道上不停练着绕桩。

花街的顶端是市区的一个相对制高点,汽车爬上街区顶点的过程中,我几乎看不到前往的路面,眼前只有天空。一连几个这样的大坡度上升下降,我们的花冠沿着如过山车一般的轨迹前进着。

从街区的最高处望向码头的方向,远方与眼前的街道之间令人难以置信的诡异角度让我觉得这座城市仿佛是可以折叠的,而远处的汽车,仿佛是正在笔直的往天空上开。

《盗梦空间》这电影的创作过程一定受过旧金山这座城市的启发。

这是一座街头艺术盛行的城市。

在渔人码头,最吸引我的不是堆在39号码头晒太阳的那群海狮,而是形形色色的街头艺人。

街舞表演,布鲁斯弹唱,街头魔术和杂耍,扮作雕塑的人在舞蹈,把自己伪装成一团灌木的人突然跳出来惊吓游客,还有小小的博彩骗术,如果有时间,我愿意用整整的一个下午去追随这些分门别类的街头表演。

这并不只是渔人码头特有的标签,在旧金山所有的闹市区,在金门公园,在海特区和联合广场,到处都是街头艺人的身影。

29

这是一座曾经被嬉皮士占领的城市。

1967年的爱之夏天,旧金山海特区到处都是面带微笑、头戴花环的嬉皮士,他们穿着简朴的粗布长袍,赤着脚,与陌生人相爱,与大麻和吉他为伴,以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为家,以爱、鲜花与和平的内心力量妄图逃离世俗社会。

那么美好而混乱的60年代。

今天的海特区混乱依旧,连超市的收银员都是长发披肩、满身刺青,海特区与金门公园的衔接点附近随处可见邋遢的嬉皮士在草坪上安营扎寨,大肆聚会,水烟、破旧的吉他与他们肮脏的家当摊了一地。

一个家伙凑近我低声问道:

“哥们?你想要什么?什么我都能弄到。”

我说:“你说的是大麻什么的?”

“开个价吧。”

“我只是随便逛逛,不需要什么,我还带着我的孩子呢。”

我基本上是逃离了金门公园的东门。

没有了爱与鲜花,海特区剩下的只是满街的涂鸦,商业味道浓郁的各色店铺,以及奇装异服等徒有其表的躯壳供人猎奇。

嬉皮士已死,60年代已死,传奇无法延续,更无法复制。

旧金山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