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锁旧金山

08/16/2015 by 华人游美国

旧金山的美,美在旧金山湾。美在那傲视太平洋的红色金门大桥,美在那蓝天碧海间飘荡在金山湾里的片片白帆,还有那绿如海中翡翠的天使岛。旧金山的美,当然还美在面向海湾依坡而造且建筑设计各有风格的摩天楼群。三面环水一面依山的城市,终年似初春般的微寒气温,薄雾常在不知不觉中忽然飘了过来,笼罩住金门大桥,飘向城里,很快的那些高楼,那条九曲花街,还有那叮当缆车,都披上了一层似薄纱的轻雾。
 金门大桥与海湾大桥
金门大桥不止是旧金山的地标,也是加州的地标。它的确美,橘红色的桥身美得耀眼,大桥两端高耸入云的桥门美的夸张,巨大的钢索美得神奇。很难相信,2780米长的大桥是一座仅靠钢索吊起的单孔桥。更难想像,科技还没有起飞的1937年就能建造这样的大桥。尽管世界各地不断有更长更大的桥建成,但它目前仍然是世上最大的单孔吊桥,这是为什么它一直被称之为天下第一桥,是人工建造的所有名桥之首。它连接了旧金山与它对面的马云县(Marin County),包括美丽的莎莎利多(Sausalito)与堤玻容(Tiburon)。
要欣赏金门大桥,最好的观景点是对岸山丘顶上的古炮台(Battery Spencer),那里居高临下,东看大桥,横跨在两个半岛之上,背景是海湾与旧金山市。金门大桥不只是从太平洋进入旧金山的门户,也是进入美国的门户,正对著大桥的天使岛即是以前的移民关口。炮台上人烟不多,站在山顶上看到的是海天的壮阔,又感觉离天好近。西望太平洋,海天交界处一片白茫茫的迷雾,恍惚置身在海之角,天之涯。有一回陪伴父母游罢纳帕酒乡,回程时顺道上炮台来观金门大桥。那时已近黄昏,西天的彩霞在迷雾中若隐若现,却见那片雾一瞬间愈聚愈多,忽地海上就是白茫茫的一片,接著海风狂吹过来。八月的暑天顿成了寒冬,父亲仰面哈哈大笑道:都说旧金山四季如春,这正像江南的料峭春寒。
等我们下山开过桥时,金门大桥已沈在雾中,只看见一前一后的两个桥门顶端露出於白雾之上,那桥彷佛是云端天桥,美得迷人。
在旧金山对岸的大桥观景点看临海的旧金山,整座城市的美尽收眼底。那一大片高楼大厦,壮观美丽。金字塔式的泛美大楼,独特抢眼。尤其在薄雾弥漫的天气中,旧金山更有说不出的妩媚。在那里可以看到横跨在海湾上的另一座大桥,海湾大桥。
海湾大桥分东西两侧,大桥通过海湾中的金银岛,靠岛上的隧道将东西两侧连接起来。两侧加起来的桥长约六公里,由於分上下两层车道,巨大的桥身看来气势恢宏,虽然它的地理位置没有金门大桥险要,造型也不如金门大桥美观,但它的长与宽却看来更为壮观。海湾大桥的照明系统,设计得美轮美奂,夜间灯火通明,一盏盏的桥灯像是悬在海上的夜明珠,是金山湾中的另一道美丽风景。


移民血略悃炷q
旧金山湾里的海水不像太平洋那么蓝,有点绿,而且是透明的碧绿,有几座岛屿矗立在碧波荡漾中。靠近渔人码头的小岛是神秘的恶魔岛,靠近堤玻容的是美丽的天使岛。我天生胆小,怕看恶魔岛上的联邦监狱,但对天使的移民历史却好奇不已。

天使岛实在是美,岛上山峦起伏,全岛被绿草及森林所覆说A青绿翠绿满眼都是绿。沿著山腰小径走去,看到的是一湾接著一湾的小海湾,听到的是山鸟的嘲啾声。憩息在海湾里的帆船,乘风破浪的快艇,穿梭来去的客船(Ferry)尽收眼底。如今来到天使岛,在一片风光明媚中,凭吊它的历史,少了几分悲伤气氛却仍然免不了低回喟叹。

两千年前,印地安人就已经在天使岛屯居。这里橡树满山,印地安人收集橡子磨成橡子面作主食。他们在海湾里补捉鱼虾贝类,猎杀海狗海狮海濑等水栖哺乳动物。据说那时,岛上野鹿成群,也是他们打猎的对象。如今岛上当然不再有印地安人,但他们为了打猎而留下的山中小径,却足以供后人缅怀他们的足迹。
来到天使岛不能不看看当年的移民局。天使岛的移民局设在中国湾(China Cove) 附近,1910年开设到 1940年关闭。三十年间因为审核移民的手续复杂迟缓,移民下船之后多半被拘留在岛上等待核发签证,少则两星期,长则达两年,这期间被拘留在岛上的华人达十七万五千人之多。自一八八二年,美国国会通过排华法案后,华人入境即困难重重。十九世纪初,华人到新大路来开矿修路,他们工作勤奋,安分守己,曾被当时加州的几位州长如巴尼德(Burnett)及麦都高(McDougal)等嘉勉过,咸认为华人是优秀的民族,而欢迎华人来美。然而好景不长,随著十九世纪后半期的经济不景气,加州居民眼红於华人的勤恳及善於储蓄,竟展开了一系列的排华暴力行动。加上后来出现了一位狭隘的种族主义州长毕加勒(Bigler)的堆波助澜,华人被劫被杀,不计其数,最后导致一八七七年的旧金山暴动夜。当时清政府积弱,无力保护华侨,美国又纵容犯罪的白人,以致华人投诉无门。而在这种情况下华人移民依然前仆后继,仍飘洋过海来打工。有身份的在城里过著提心吊胆的生活,没身份的被关在岛上过著前途茫茫的日子,那时的华人只有隔海对泣的分。这种情况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成了盟友后才获改善。
如今天使岛上在华人被拘之处竖立了一个纪念碑,刻著当年某移民写的对联:「别井离乡飘流羁木屋,开天辟地创业在金门」。排华法案早已划下句点,今日中国人早已翻身,创业成左□ㄜp其数,已鲜少做低下的劳役工作。遥望旧金山,今日的繁华,有多少是华工当年的血汗。唐人街的美食,列名米其林曙U的岭南小馆,是多少华人怀念家乡风味的寄托。对当年华工不计性命的种种努力,不由肃然起敬。
山城风光
旧金山市中心的街道顺著山丘高低起伏,房屋盘山而建密度很高。由於独特的坡度造成街道迂回曲折,因而有九转十八湾的美丽花街(Lombard St.)。花街种的是各式品种的绣球花紫蓝黄红颜色各异,初夏花季,不论站在街顶或街底,看那依坡而开的花海,彩花绿叶一片锦绣,美得让人瞠目。
缆车(Cable Car)是城里的独特交通工具,也被称做旧金山历史的活化石,来到旧金山不能不坐一回缆车。当叮当声由远而近,兴奋的游客蜂拥上车,坐在古雅彩漆的缆车中翻过一丘一丘的山岗,享受那有一百多年历史的交通工具特有的颠簸感。缆车开得慢,又是开放式,乘客正好一路细细的观赏旧金山的街景。
旧金山的街景很美,各种风格的建筑物都有。市政厅罗马式的金色圆顶,配上希腊式的白色圆柱,媲美华府的国会大楼。由柏克莱建筑系设计的「艺术宫」,是由一栋罗马式与一栋希腊式的两栋建筑组成,前面的水塘里常有天鹅戏水,洋溢著欧洲式的古典浪漫。另外中国风味雕龙镂凤的唐人街城门、东洋味的日本城五重塔、欧洲殖民风味的义大利城,处处透著异国风情的浪漫。
旧金山的住宅区也一样很美,屋宇虽然密集,却各有特色。维多利亚式的小楼一栋接著一栋,每栋的油漆色彩,雕刻设计都不相同。沿街走去可以尽情欣赏每栋建筑的艺术风格。
渔人码头的多彩多姿
旧金山是浪漫的城市,而最浪漫的地方非渔人码头莫属。那里水族馆,蜡像馆,巧克力工厂,冰淇淋店,海鲜拟],意大利拟],吃喝玩乐,应有尽有。三十九号码头看海狮,四十五号码头看战船。沿街的卖艺人,耍尽各种法宝,或唱或跳,或扮成各种角色,不让人看得心花怒放,也总能搏人开怀大笑。
渔人码头的酸面包特别有名,尤其是将面包挖空,装入海鲜汤(Clam Chowder)。码头上几乎家家都卖酸面包海鲜汤,我每回去都选不同的店品尝,家家味道都不错,倒没有特别喜好的店家。一般来説,那里的酸面包的确比别处做得松软,海鲜汤浓郁鲜美,真材实料,不会像某些店中全以马铃薯顶替。旧金山四季都凉,喝上一面包热呼呼的海鲜汤,冰凉的手脚立刻有了暖意。
多年前我们一家曾陪我父母,在渔人码头搭游船於船上用戴C海。船上的食物非常丰富,不大爱吃美国食物的父母,吃得赞不绝口,挑食的女儿也吃得大快朵颐。船驶出码头经过恶魔岛欣赏海湾大桥,绕过天使岛看金门大桥,最后停在湾中,让游客欣赏天空中蓝天使的表演。下船时已是黄昏,全家坐在码头看夕阳,看渔船归航,看海上升起的迷雾,不得不赞叹渔人码头的美。
风情万种金门公园
小桥流水,古色古香的日本茶花园里可以赏锦鲤品茶。花团锦簇的植物园里有四时不谢之花,有数不尽的奇花异草,有品类繁多的绿色植物。东北角上的维多利亚式玻璃花房里,养殖著各色热带植物,花开处处,朵朵娇艳。蝴蝶房里彩蝶翩翩,美如梦幻,难怪有人将蝴蝶比作爱情,它虽然美丽却难以捕捉。
公园里还有馆藏丰富的狄扬艺术馆(deYoung Museum) ,馆里除了定期更换自己的收藏外,也常举办特展。去年为期半年的印象画派展,造成轰动,挤得车水马龙水泄不通。目前正举办的毕卡索回顾展,亦是一票难求。
结语

旧金山的美丽浪漫,说也说不尽,只能借用生长於加州的著名作家威廉萨洛扬(William Saroyan)的几句话:「如果你还活著,三藩市不会使你厌倦;如果你已经死了,三藩市会让你起死回生。」
旅游小贴士:


1,  要去天使岛可至渔人码头搭乘往天使岛的 Ferry

2,  九转十八湾花街在 Russian Hill District 的 Lombard St.

3,  艺术宫: 3301 Lyon St.,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4,  驶往渔人码头的Cable Car 可在 Market 与 powell 交口处搭乘

懿文《薄雾中的浪漫》

相关袅炕G 旧金山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