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游记--旧金山非我

11/28/2015 by 华人游美国

下午首先去了渔人码头,我们坐上了游览船,领了耳机开始听解说。异国他乡的风情在船的行进中慢慢渗透进我的镜头。我看到了很老很老的著名巧克力店、金门大桥、艺术宫还有监狱岛。风很大,耳机里的中文女声却一直清晰。但就算这样,她讲了很多美丽的故事,我也一个都没记住。有一只海鸥不断在我们船边盘旋(怀疑是和工作人员串通好的),它不断在我们船旁边上演紧贴水面掠过,有时还一次好几只。为了更好照相,我坐在船舱外面。偶然转头,居然发现一个小正太透著玻璃窗往外面看。Hilary这时也发现了他,直呼好萌。他看了看我们,居然笑了起来。我们便隔著窗户对他猛拍。在后来我们去舱里买饮料的时候,居然又遇到了他。他在玩一个球,水灵灵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时不时发出笑声。我们大呼幸运,征求了他妈妈的意见后便开始对著他摄像。那个球看起来比他大很多的样子,他玩著玩著突然被绊倒了,却还是咯咯笑,不让我们扶。实在可爱,哈哈~

下船以后我们去了金门大桥,令人咂舌的高。导游说为了在这样一个风大的城市修筑这样高的桥,不知有多少人丧命(谁都知道风是海拔越高就越大),最终建成。它通体红色,由于高度显得很壮观。但同样,由于高度,这也是美国自杀率最高的大桥,但是美国从来不建护栏。不同于中国,如果中国某桥有人自杀,媒体会大肆曝光,政府会马上手忙脚乱地建造防护措施。但美国不,他们认为懦弱、绝望、没有勇气都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自杀是你自己的选择。没有人会阻止你的自我放弃,更不会专门为了避免你的死而建造什么防护措施。全凭你自己决定自己的人生走向。这种微妙的不同,让我有些感触。不得不说,我更赞同美国的做法。虽然把这种话告诉一个决定自杀之人或者某种圣人是有些残酷冷血。但如果你真打算死去,对你最残酷冷血的人就只会是你自己。

我们在金门大桥有十五分钟照相时间,一下车大家瞬间被吹得七零八落。我不要命一般站上一块稍微高一些的石头,风真的真的差点把我刮掉。大家照完相以后都狼狈回车,就在那时,我们看到三个很胖的人沈稳从车边走过,不紧不慢,完全不会被吹走的样子。觉得他们仨特有喜感~

紧接著是艺术宫,同样是罗马建筑。但也闭O因为和艺术有关联,看起来设计比斯坦福大学要精致些,但大柱子依然保留。绕过柱子,眼前呈现一个有小瀑布的水池,池中有黑白两色的天鹅,岸边是顔色多的数不清的花儿。天鹅们有些脖颈相缠,远处的椅子上有一对情侣静静靠在一起。那种奇特的气氛让我不知不觉就降低了声调,也陈u真是恐惊天上人。艺术宫优雅圆润的顶部就这样掩藏在水的那头。池边又是一块很大的草丛,我们选了一棵老树拍照。我坐下来,靠著它的枝干,它替我遮住所有阳光。真想要在这里读上一本极端文艺的小说,一定要极端文艺,不让太多人喜欢也不让平常的我喜欢的那种。后来我想了很久才明白,我会有这种想法,其实是想将自己融入进这个地方。在内心深处,我赞同这里,却还是与这里没有任何关联。我深知这点,并且感到一些可悲。

然后又上车,经过了一条极大的唐人街。周围全是一些繁体字与英文共存的招牌,看起来有些像民国时期的上海的某些街道。名字也很古朴,大多数店名里都有“大”“华”这类字眼,还有相当一部分直接唤作“美容美发”“日用杂货”。很亲切地看著它们,即使是走马观花。导游开始讲这里的故事,很早之前,中国人在这里并不受欢迎,美国人不想和中国人居住在一起,便专门给了中国人一个地方居住。当时这里还相当荒凉。没想到后来这块象征鄙视的居住地周围慢慢发展起了渔人码头、九曲花街等等关键地区。而唐人街便处于它们中央,位置说多好有多好。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旧金山的公路很危险,总是有很大起伏的上坡下坡。但当我们停在九曲花街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陡坡。眼前的坡大概45度,而且我们停在低处,觉得那最高处非常遥远。可导游说,那最高处后面还有更高处,那里才是真正的九曲花街。于是我和Hilary便艰难的攀爬起来。一开始我们是跑的,远远超过众人,后来就走动困难了。沿途都是我来美国之前,美国建筑在我心中的模样。就是那种很经典很标准的小洋房,一些洋房门前会有线条优美的花坛,花会开到花坛外,并且时时有花从墙内开出来。一切都让我觉得美,于是我便更加期待起最高处的风景。

到了第一个最高处,惊呆了。导游果然没有说谎,这个最高处后面还有一个最高处。前方呈现的又是一个陡坡,并且上面的行车到是非常弯的持续S形,难怪导游说在旧金山很多人都不敢开车。而行车道旁边是各色花儿。蓝色、橙色、红色是主调。那种蓝色我想特别提一下,不是纯蓝、蔚蓝那些常见的蓝色,而是像电影特效灯光下的蓝色,但我又无法形容。总而言之,就是我心中代表“异域风情”的最经典蓝色,让我久久不能忘怀。我们又转身看自己一路上爬过来的这一面,站在高处看,坡显得更加逼仄,先前的攀登显得更令人骄傲。于是我们又开始爬,还好车道是S形,人行道不是。我们顺著楼梯往上爬,周围的房屋美得不可方物。我一会儿照房子,一会儿照花,不可开交。在快要喘不过气来时终于到达,眼里再也没有花或其它东西,只剩下天空。那种感觉,特别容易将自己误解为寂寞英雄,特别容易孤芳自赏。对我而言,反而没有在第一个最高处那么美。在那时,我眼中还可以看到丰富景物,装下各种崭新色彩,还有高处鼓励自己,低处赞美自己。也钓煽N是生活的“盼头”,我不愿意、也不可能在最高处。

晚上开始写明信片,先写夏威夷的明信片,心中充满了溢美之词,不知如何向他人描述那惊人的美丽。写到旧金山的明信片时,手突然不知如何提笔□□

导游说这是一个别具风情的城市,的确是这样。它没有让人惊艳的美,却是钝钝地,让人慢慢听到它灵魂深处的歌。我旁观这沿途风景缓慢掠过,觉得自己与它格格不入,偶然似乎抓住了什么,却还是完全不了解。毕竟只是一个旅者,毕竟只会停留一天。那些美丽故事,还是被海风吹走好了,让它们融进空气中,毕竟这里的人们,需要它们来供给呼吸。

非我,却总有所需之人,所需之日。

相关袅炕G 旧金山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