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自由行:飞抵旧金山

04/27/2016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旧金山旅游

这趟美国自由行唯一遗憾的地方就是语言不通,因为语言交流不畅,飞往旧金山的航班途中除了睡觉、吃饭、喝水、上厕所外,就是看座椅后背上的小型视屏里的节目。大概过了飞行时间的一半以后,开始不停地查看飞机飞行的相关信息,比如说飞行时间,飞行距离,还剩少时间多少距离呀等等。也许只有到了旧金山,有些不定的心才会安下来。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长途飞行,飞机终于在当地时间上午八点左右开始降低飞行高度,飞临旧金山上空。

因为飞机在降低飞行高度的同时,还在不断地调整飞行姿态,所以可以看到窗外的天空和白云下的景致。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旅途疲劳的人们精神开始焕发,都将目光转向白云下郁郁苍苍的美洲大陆。旧金山,噢,不,该叫它圣弗朗西斯科,我们就要相见。

飞机平安著陆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滑行稳稳地停靠在停机位。起身随著人流来到入关检查处,填写〈出入境记录表(海关I-94表)〉和〈海关申报表(海关6059B表)〉。这两个表本可以在浦东机场出境前就可以不急不忙地填好,由于一时疏忽给忘了。当然,在飞机上也可以填。第一次见海关官员时,表中有误,要求重填,于是慌忙地又退回到边上重写。这次出来之前,在美国签证的官方网站上已了解,只要通过入境海关官员的确认检查后,在美国境内,你的权利就与美国人一样,你可以去任何可以去的地方,你拥有与美国人一样的“自由”。

我一边重新填写,一边默默祈祷但愿别出什么岔子,顺利通关。

再次排队来到海关官员的窗口,海关官员用英语问我此次来美的目的,我自以为聪明地回答“sight-seeing”,结果对方没好气地问我,观光怎么会去那么远的小城?因为表中要求把要去的地方的详细地址信息都要列出,我图省事,就填了跟小孩的联系地址,其他未列,当初申请签证时网上填写的也是小孩的地址信息。我半听半带猜地大致明白了对方的问意,赶忙改口道:“Look about my daughter.”海关官员并不怎么友好地看了看我,然后摄像,盖章,放行。放行的那一刻我内心狂喜:“耶,一切OK!”我看了一眼出入境记录表,给我的暂留时间为一个月。

在我后面的一位从国内来的男士带个小男孩和我一样,英语也不咋的,来回折腾了好几次。后来想想也是,海关官员看上去不怎么友好也是正常,他在与外国旅客交流时多费劲啊,还不是一个两个,他能没情绪嘛?

入关后,打开手机,网络信号正常,心里又踏实了许多。随后便直奔取行李处(Baggage Claim)拿了行李跟著人流往前走,心想这样不会走错。这时,过来位穿制服的黑人对我叽哩哇啦一通,我猜出他问我箱子里有没有诸如水果之类的禁带物品,赶忙应道“No,No…,Nothing.”他随后大手一挥“OK”,并未检查,让我走人。

我一路向前来到岔道口,辨认了下一个行走的方向。路牌显示右行是旧金山,左行为中转(connection)。OK!前往中转方向,全面熟悉了解机场内部情况是我来旧金山的首要内容。这个时候有个从国内来的女孩向我打听如何前往出口,说有朋友来接她的,我看她学生模样,居然她不会说英语,我有点困惑。这次来之前,我已在家里做了大量的信息搜集工作,对旧金山国际机场也有了大概的了解,但要做到真正熟悉还得实地考察。我一时也不能给她明确答复,怕说错了会让人家走弯路,只好让她去问问别人。

我推著行李继续往前,来到又一个岔路口,见站著一位女工作人员,便向其打听3号航站楼的走法,我事先查过美联航(UNITED)的候机楼都在3号航站楼。对方讲了一通,我也没怎么听明白,看路标显示左手方向的楼上是国际出发候机楼。心想不管了,时间还早,小孩她们的航班十点半才从当地出发,要到十二点左右才能到达,不如先去熟悉一下国际航站楼也好,无论自己这次还是小孩下次回国内都要前往国际航站楼。向工作人员说完谢谢后,便乘电梯前往国际出发的航站楼。

上了国际出发的航站楼,环视一圈,有了个实地的印象。当我回过头来时,一眼看到刚才在入关处遇到的父子俩,他们正在问讯处(Information Desk)和工作人员说著什么。我在网上了解到美国的机场、车站、旅馆等公共场所,一般都免费提供观光地图等相关资料,于是便向问讯处走了过去。到了那儿才知道,原来这父子俩是来探亲的,小孩他妈在旧金山。我在想,这男人有多长时间没看到老婆了?这孩子有多长时间没见著妈妈了?小男孩看上去大概有十岁了,我想,他们分别的时间一定不会短!要不,这父子俩与亲人久别将要重逢的喜悦怎么会那样地溢于言表?!当初他们获得美国签证的那一刻该有多兴奋!

等这父子俩离开后,我也紧跟著用蹦单词或短语的方式向问讯处的工作人员打听小孩班机将停靠在哪个航站楼,我如何和小孩她们碰头等问题。问讯处的工作人员是位上了年纪的白人女士,态度和蔼且有耐心,拿出机场地图给我耐心讲解,还帮我打电话确认小孩班机具体停靠的位置。这位女士告诉我小孩她们的班机停靠在1号航站楼,然后要坐机场巴士(Shuttle Bus)到3号航站楼提取行李,我们可以在行李提取处见面,也可以在3号航站楼的候机入口安检处见面,因为我们接下来要从这儿坐同一趟航班飞往华盛顿DC。

大致问明白后,我顺手拿了旧金山机场和市内的交通图,离开问讯处时我是谢了又谢。这次与问讯处工作人员的交流,一扫我刚才在入关检查处对海关官员产生的不太好的印象。接著坐电梯下楼,再次来到上楼前的岔路口,发现刚才遇到的工作人员(黑人女士)还站在那儿,她也看了我两眼,我猜她一定在想我这人咋了?推著个行李到处游荡。其实,她站在这儿就是为了引导旅客的。我看了看路牌指示的方向,径直往前寻找3号航站楼的位置。没走多久,就看到了3号航站楼的显示标志。来到3号航站楼的行李托运处,我又拿出电子机票的预定单,和现场流动的工作人员再次作了核实,同时我也在航班信息的电子显示屏上找到了我们晚上飞往华盛顿DC的航班号。确论无误后,心终于踏实了下来。在出发前我告诉小孩,假如我们没联系上,我最终一定会出现在飞往华盛顿DC航班的入口安检处或者是登机口。

小孩每次在旧金山国际机场转机时,都发生因走错方向兜了路、浪费不少时间的现象,我看时间还早,便继续往前查探机场情况。

旧金山国际机场航站楼的总体布局呈环形,我沿著顺时针方向继续前行,看到指示牌显示继续往前就是2号航站楼。

走著走著发现路牌指示去往2号航站楼要先走出机场里边的环形人行通道,我沿著路边谨慎地向前走了一小段距离,再走入机场里面,眼前就到了2号航站楼。原来如此!难怪上次小孩告诉我,她不小心走错路走出来了。当时她告诉我,我也没法想象现场是个什么情况,没有概念,也无法指导。机场环形通道的外面就是各种交通工具的停靠点,如果对旧金山的交通不清楚,看到这个场面还真有点傻眼。

2号航站楼主要是达美(DELTA)航空公司使用,我环视一遍后便不再向前,原路返回。回到主要是美国联合(UNITED)航空公司使用的3号航站楼取票托运处,找了个休息的地方坐下,给手机充电,拿出IpAD上网打发时间。

我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给小孩发去短信,告诉她我在3号航站楼美联航的行李托运处等她们。不一会,小孩发来短信,告诉我她们已达机场,正准备前往3号航站楼的行李提取处。

我随即也跟著寻找3号航站楼行李提取的地方,上下来回找了几趟,终于发现拿行李的地方在楼下(一楼)。远远地看到她们三人在行李转盘边张望著行李输送带。小孩也看到了我,向我挥手。见面的一刻并没有想象的激动,视乎小孩离开时间并未太久。现在留学不比从前,如今通讯太发达了,QQ视频想见就见。当著她同学的面,我让她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父女就算就此见过。

美国国内坐飞机,除了可以随身带上飞机的行李免费外,托运的行李都要收费。小孩她们这次想去纽约大采购,带了个大箱子。还有女孩子出门要带好多化妆品,所以只好托运。左等右等,还是不见行李的踪影。一个是她同学托运的行李,一个是小孩自己带上飞机的行李,都没出现。美国的航空业非常发达,支线飞机都不大,只有五六十座。所以,即使免费带上飞机的小尺寸箱包,也不一定让你放在座位上方的吊挂行李箱(Overhead Bin)里,而是在进机舱的门口处,都有工作人员会临时发个行李牌给你,然后帮著把这种行李箱拿到旁边,集中放在货舱里。飞机到达目的地后,与托运的行李一起运送到行李提取处。

转盘处拿行李的人基本都走光了,还是不见她们的两件行李。我让小孩去问了不同的工作人员好几次,都说让她们在这个转盘处等,没其他招了。一个多小时后,小孩的行李终于传了上来,但还是没见著她同学托运的行李。我提醒她们是不是托运的行李不需要在旧金山提取,而是给直接托运到华盛顿杜蕾斯国际机场了?她们拿出行李牌一看,果然不错,上面写著华盛顿杜蕾斯国际机场的名字,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她的同学还是有点将信将疑。我随即给她们吃了颗定心丸,跟她们讲,即使在华盛顿杜蕾斯国际机场拿不到行李,也不要怕,只要跟机场说明情况,美国的航空公司也会把行李找到后送到你指定的地点。我想是这样的,我在网上收集过这方面的有关信息,都是这么讲的,也有过这方面的信息报道。最后,她们有些迟迟疑疑地跟我来到3号航站楼的取票和行李托运处。行李的问题就此放下,不再去想。

这次行程安排,我将飞往华盛顿DC的航班安排在晚上11点,原计划是在与小孩碰头后,利用空下来的时间完全可以先在机场坐海湾捷运(BART)直接去海湾对面的伯克利,看看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创建于1868年,是加州大学九个分校中历史最悠久的一所,位于旧金山东湾伯克利市,学校在世界范围内拥有崇高的学术声誉,拥有丰富的教学资源,研究水平非常坚厚。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与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一同被誉为美国工程科技界的学术领袖,也是西海岸数一数二的学校。

在征求小孩她们的意见时,她的两位同学面露难色。等行李耽误了一两个小时,午饭还没吃,而且外面还下起了小雨。旧金山的天气有点像地中海的气候,冬天多雨,夏天干爽。我早上到的时候天气还挺好,这会儿说变就变了。她们不想去,也就只好作罢。我便去柜台,工作人员帮我用护照取了飞往华盛顿的机票,跟著我想先把我的那件大的行李箱给托运了。在浦东机场,要托运行李,一般在飞机离港前两个小时时才开始办理。旧金山没有这样的规定,我的行李当时就可以托运。在托运行李时,还有点小小的花絮,也聊聊。

这次去美国主要是先陪小孩去东部游玩,最后才回她们学校,但又带了不少衣服给小孩,为了行走方便,我只带了个最大的行李箱。在柜台外,一个黑皮肤的女工作人员看我的行李箱又大又重,以为会超重就让我先去称一下。结果还差一点点,感觉她有点失望,我猜她心里是不是在想怎么没超重?坐飞机如果行李超重,补缴的费用是很多的。在准备从磅秤上拿下行李箱时,她视乎发现了什么搞笑的东西,和我哈哈哈地大开起玩笑来。我查看半天,原来她发现我的行李箱的牌子是“pLAYBOY”,大概看我又穿著件大红色的羽绒服,就跟我开玩笑,说我跟我的行李箱一样,是个花花公子,是个“pLAYBOY”。这位工作人员是位黑人女士,还真逗,开起玩笑来嘻嘻哈哈,随便得还有点浪里浪气的。搞得我有点不知所措,也跟著嘿嘿哈哈地附和著。行李箱托运好后,回到小孩身边,她们看我和她聊得蛮欢的,问我在跟她们聊些啥?我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哼了哼,一带而过。

说到这个,我在一个名叫陶云荷的博客文章里看到一则描写非洲黑人性格特点的一个小故事,不妨摘录如下:

“2007年7月的一天,非洲塞拉利昂的一个农场厂长费尔斯安排10多个农场职工栽秧。其中有4-5个妇女。有一个叫哥尔曼的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内急了,他竟走到田边撒起尿来,当时他离那些栽秧的妇女只有2-3米远。这情景被一个名叫玛利亚·康太的青年妇女看见了,她停下手中的活,朝哥尔曼走去,绕到他的侧面故意去看他撒尿。那哥尔曼急了,忙终止撒尿,急匆匆地系好裤子。玛利亚·康太见状哈哈大笑。她笑著向旁边的女同伴讲著什么,逗得那女人也大笑。哥尔曼窘迫不堪,他擡起一只脚去踢玛利亚·康太,嘴里还嘟囔著什么。玛利亚·康太一闪躲开了,但笑得更起劲,在场的黑人也都跟著大笑。”

黑人随性、嘻哈的性格特点,由此可见一般。他(她)们巴不得找个“乐段子”,开心一番。如果哪一天你遇到了,成了他(她)们开心的对象,别介意,他(她)们就那样,没啥恶意。

前面我去过机场国际出发的候机楼,看到里面有不少餐饮店。既然她们不愿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那就带她们去吃饭,同时也熟悉熟悉机场内部情况,她们也想就此逛逛机场内的商店,女孩子嘛,就是喜欢逛商店。

上楼吃完饭,看了几家商店,她们觉得没啥新货,没什么看的。我小孩说候机楼里面还有不少品牌店,她们提议不如检票进去玩得了。也好,我们从国际出发的候机楼下来,返回到3号航站楼的入口处。顺利通过安检,我们找到飞往华盛顿DC航班的候机厅后,落座,休息,自由活动。天色渐晚,候机厅里空位置很多。小孩抱著我的IpAD上网不放,我便叮嘱她看著行李,自己一个人在候机楼里随便走走停停。候机楼里面的商店确实比外面多些,还有书店。

中途,我买了两只汉堡王汉堡带回到小孩那儿,就当作晚餐了。汉堡的味道确实不错,份量也足。

刚开始我们是坐在候机厅门口的位子,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便再次挪到我们航班登机口的位置,以防误了班机。在那里,我是先看了一会电视节目,有NBA的现场直播。后来电视里报道了一则新闻,也就是前一天即当地时间12月14日上午,在美国东北部康涅狄格州的一个宁静的小镇上,发生了美国历史上最惨烈的校园枪击案,造成包括枪手在内的27人死亡,其中20个是小孩。画面里有案发的现场,也有受害小孩家长强忍悲痛的身影,还有眼含泪水的奥巴马的双眼。我感受到,当这个国家遇到灾难的时候,他(她)们的心一定是拧在一起的。

其实,报道里面更加引起我注意和思考的,还是美国人对这一社会问题的深入分析和自我反省。我一直私下地以为,一个敢于自我面对和剖析的人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一个敢于自我面对和剖析的国家是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我想,问题和矛盾无时不在无处不有,敢于自我面对和剖析,才能解决问题化解矛盾,回避和掩盖只能是自我麻痹,最终受到伤害的还是自身。

美国枪支文化的形成,是由美国早期特殊的历史积淀所造就的。16世纪,当第一批欧洲人来到北美大陆,面对的是野兽出没的广袤荒野,时不时还与印第安人发生冲突,而欧洲列强的战火也屡屡烧到北美地区。当时的社会非常松散,政府还难以提供有效的防卫,惟独可以信赖的就是自身的力量,而枪支在保障人身安全方面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美国独立战争中,民兵发挥的决定性作用为持枪增加了神圣的意味。正是民兵在莱克星敦打响了第一枪,为独立战争拉开序幕。在许多美国人看来,最初美国之所以能够获得独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手一支枪。美国内战期间,林肯政府为了确保北方的胜利,大力鼓励武器的生产和武装北方的民众,从而进一步确立了枪支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地位,人们将拥有枪支视为一项不可剥夺的权利。在整个19世纪,美国政府基本上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从法律上限制使用武器,枪支的拥有成了十分寻常的事情。枪支,在其它国家被认作为危险的物品,在美国却被认作是“秩序的象征和保守主义的图腾”就不奇怪了。这也是美国人的一大特点!(该段摘自腾讯网“资料:美国枪支文化”一文。)

后来,伴随整个旅行的是随处可见的高度降了一半的星条旗。

广陵小散  《美国自由行(三)》

相关: 旧金山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