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的anniversary place

03/23/2016 by 华人游美国

亚特兰大在我的记忆里面叫做“恶狼屯”,那是很小的时候看“飘”时留下的,名字听来著实恐怖。小时候也实在对美国的地理没什么了解,只知道那是在南方。来美国以后,一直找不到什么理由去那个城市看看,印象中的亚特兰大并不是一个让人特别兴奋的城市,装点门面的不过就是CNN,Coco-cola的总部,还有奥运会留下的痕迹。想不出这个美国东南方的重镇,会有什么吸引我的地方呢。 Savannah GA和希尔顿大头岛(Hilton Head Island)

Savannah在佐治亚和南卡洛莱那两州的交界,从亚特兰大一路驶往Savannah需要四个小时,路非常好走,只见公路变得越来越秀丽,视野变得越来越绿,打开车窗,可以闻到空气中植物的清香。我想著美国南方给我的第一个照面就是这满眼的绿色,就像纽约的高楼一样,一下子呈现在你的面前。南方另一个特点就是大,什么东西都是大一号的,随便哪幢房子放在其他地方都属于豪宅;汽车也是大的,这里看不到什么经济型的袖珍汽车;菜的量也是大的,每每总是让我委屈我的胃和食物不停奋战到最后。难怪南方来的同事戴著死沉的四万美刀的大钻戒还一脸正经地说“It’s not that big”。

Savannah是个安逸舒适的小镇,小镇的外围和美国其他地方的乡下没啥两样。公路,加油站,chain hotels 和长得都一样的shopping Mall。但是小镇里的historical site却著实叫人喜欢,喜欢那满街南方独有的大榕树,仿佛有种坐怀不乱的独特气质。初到Savannah的那天傍晚正好有人在这里的小教堂举行婚礼,穿了苏格兰服装的乐师在教堂外吹著风笛,新娘子和观礼的人们穿著礼服真是好看。如果不是觉得穿得自己太潦草,倒真是想去凑个热闹。黄昏时分的小镇是迷人的,几乎每个街口都有一个小小的街心花园,所以行路的时候总需要绕行,汽车和当地的马车自然都是走不快的,正好迎合了小镇的节奏,慢悠悠的闲荡著,可以抬头看看西边粉红色的晚霞。

小镇也有它的热闹,Market place人头济济,那里有当地人气最旺的拟]和露天酒吧;入夜了街上反而热闹起来,各色漂亮的敞篷车纷纷亮相,复古的,新潮的,直看得你眼花缭乱;我喜欢Savannah河边小街上精致考究的小店,虽然有些吸引游客的招摇,但还是忍不住看了又看。晚上和朋友们在Savannah河边的露天曙U吃饭,吃著大盘的典型美国菜和啤酒,被河上的小风一吹,只觉得说不出来的美。

希尔顿大头岛临著大西洋,岛的形状不像头,倒很像是一只大脚。虽然在南卡洛莱纳,但距离Savannah小镇仅仅四十分钟的路程,如果不打算在那里打上十八个洞的话,当天来回还是绰绰有余的。相比追著那白色小球转来转去,我还是宁愿躺在沙滩边晒太阳。换上在箱底睡了整整一个冬天的泳衣,故意只涂了薄薄一层防晒霜,尽量让自己的皮肤可以健康地tan一下。这里的海水虽然没有迈阿密那样温暖清澈,但也不像加州海滩那样嘈杂拥挤。沙滩的坡度很小,所以可以径直走到离海岸线很远的地方。我们仿佛是很久没有玩水的孩子,迎著每一个小小的浪花跳跃欢笑。这里亚洲人很少,于是经常会引来一些关注的目光,显得自己很特别。回到岸边把自己晾干,一边看身材很棒的帅哥们打沙滩排球,果然养眼。

虽然只有一个周末,海边,小镇,南方的舒适生活,仿佛离现实生活已经很遥远了。这样的悠闲自在,让我们不禁觉得这虽然可能算不上是个honey moon place,但绝对是个值得推荐的anniversary place,你说呢?

火热的亚特兰大

去亚特兰大培训之前,周围的同事都特别兴奋,告诉我那是Hotlanta,是因为那里的气候热吗,他们笑笑,似乎并不尽然。

亚特兰大给我最初的印象并不深刻,这个不靠海不临湖的城市总让我觉得缺了点灵气。虽然亚特兰大的经济在美国也占了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由于是南方,生活节奏还是很悠闲。傍晚过了六点市中心最主要的街道peachtree street就已经显得冷清,倒是街两旁的露天拟]和酒吧开始热闹起来。当然再热闹也热闹不过入了夜的Buckhead。

Buckhead是亚特兰大市中心北面的酒吧区,白天并不起眼的街道一到晚上便仿佛换上了最妖艳的晚装。酒吧门口的街上泊了各式各样的车,也站著各式各样的人群,那让人兴奋也让我这个东方小女子下意识的有种莫名的紧张。在Buckhead去过的几家酒吧里面,最火的当算Mako’s,这家酒吧在Yahoo上的评语是“you can’t be shy at Mako’s”。进门和美国很多的酒吧一样都需要查ID,检查是否到了合法喝酒的年龄,然后在手背上赊蚋W。酒吧入口那穿著火爆的洋妞还没让人缓过神来,就先被灌上一杯酒吧奉送的shot,粉色透明,不知道是什么酒,算是热身吧。

酒吧最招摇的地方是窗口悬著的一个秋千,性感的酒吧招待穿得少得不能再少,站在秋千上随著音乐舞动,那可真是诱人。年轻极了的女孩子,长长的金发,身材好得连女人都忍不住要盯著看。当然要想坐在那个秋千上和女招待来个亲密接触可是要付钱的,不过也真是便宜,15块钱。我们这群来自明尼苏达的还算纯朴的孩子先是觉得瞠目结舌,然后表示招架不住,直到最后本性暴露踊跃参与,看得我几乎厥倒。特别是看到平时最害羞老实长著一张欺骗人的娃娃脸的小Alex居然最先和小姐谈价钱,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吧台里的bar tender名叫Rachel,十分漂亮,穿著黑色的bikini,有著甜甜的迷人笑容,我的同事都喜欢她,纷纷让她来个body shot。 过了午夜,在酒吧纠缠的人越来越多,酒精弥漫在空气里面,没有人太去追究。我也闭O醉得还不够,突然觉得有些too much,独自跑到街边给西海岸的朋友打电话,好让我在疯狂的人群中间找个出口。

回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饿得发慌,让出租车司机顺路捎我们去24小时的快孺捷R汉堡吃。Buckhead附近的司机估计都很有这方面的经验,非常熟悉地练点应␀饥□□]办了。

第二天早晨,我的那些疯了整晚一宿没睡的同事居然纷纷山清水秀地出现在教室,整整齐齐的头发,干净的白衬衫,散发著好闻的香水味道,让人看不懂昨晚的那些疯狂瞬间都跑哪里去了。也闭O我自己想得太多了,呵呵。

你的生活够Diversify吗?

亚特兰大另一个有名的特色是它的人口多元化,美国的南方本来就是以黑人居多,再加上亚特兰大工业突出,大公司林立,因此聚集了很多来自其他国家其他地区的人们。有些遗憾的是在亚特兰大的一周里面白天被关在酒店上课,晚上在酒吧鬼混,并没有多少机会和当地人接触,缺少了了解这个城市灵魂的机会。

培训中的一个课程是有关Diversification,那可真是open your mind的一门课。讲师是个年轻的小黑,讲话生动有趣得逊LWill Smith。每张桌子上放了很多不同颜色的小珠子,白色,黑色,黄色,红色,棕色,那代表了不同肤色的人。然后他问了我们大约二十多个问题, 你的同事是什么颜色,你的邻居是什么颜色,你的牙医是什么颜色,你喜欢的音乐是什么颜色,你的偶像是什么颜色,等等。每回答一个问题,就拿一种颜色的珠子放在自己面前的小小玻璃盒子里面。让人意外的是,我的公司算以persify著称了,没想到和我同桌的同事居然盒子里面还是一清色的白色珠子。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在现在这个讲求全球化国际的时代,我们还是用著同种颜色的珠子来影响我们的视线,我们的观点,还有我们的生活。

于是最后一晚便决定迈出persification的第一步,自由组合的晚嫔□M我的中国同事们约上了来自尼日利亚的Olukayode,日本的Tsuyoshi,还有Cincy的Adam,去吃意大利的tuscan grills。没想到这个有趣的组合会给我们带来那么多话题,我们讲著各自国家的历史地理和奇特风俗,虽然除了Adam外的我们不得不用非母语的语言沟通,虽然讲得听得都有些似懂非懂,但是所有人觉得津津有味,竟然都舍不得离开,害得曙U的服务员在边上急得直瞪眼。

你的盒子里有些什么颜色的珠子呢?我希望我们的生活能够更加丰富,多一点颜色,你的世界会有一些不同。

2005年5月25日星期三

15时11分

Minneapolis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