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美国目的地:夏威夷

03/27/2014 by 华人游美国

2010年4月16日从北京出港经韩国、火奴鲁鲁转机航班飞美国目的地夏威夷。

从北京出港,一切事宜和表格(包括飞抵美国飞机上要填写的入关表格)都由文博为我搞定。为了我出行处理突发事件方便,还给我买了一本出国旅行常用英语书籍(书籍基本没用)和编写他认为我须要用到的中英文对照用语(这些用语非常有用)。就这样,我懵懂惶惑的踏上了赴美旅程。

在北京机场候机室,遇到一位飞美国的天津妇女。聊天中得知,她是父亲去世回中国奔丧的。儿子在美国一家养老院做护理工作。她有几分得意地说:儿子的前程是她设定的。学这专业虽然累点,但完成学业难度小,又好找工作,工资也还不算低。为了陪儿子,她也在这家养老院打杂。她是天津某单位内退的公务员。此次回来将福利房卖掉后又在天津购新房。新房两个多月就增值了百分之几十。她问我中国的房价是怎么回事。嘿嘿,我比她更不懂。她说美国医疗贵,她回来还在中国做了子宫摘除手术。正在恢复中。所以,一路我自然也就负担起了照顾她的任务。在韩国转机她也就自然成了我的向导(在韩国转机不复杂,其实,只要跟著下飞机的人走就自然会搞定)。她走后,我一直想在候机室搜寻一下同行是否有中国人。

我不断的转圈圈,一无所获。忐忑不安中自己安慰自己□□车到山前必有路。 坐上飞机,继续观察,仍不见一个中国人,已走投无路的我只好把文博给我准备的中英文对照用语拿出来开始学习。学习中进入迷糊状态,迷糊中还没睡著乘务员已经开始送早嚏C原来,由于飞机是迎著太阳升起的方向飞,太阳升起比中国早了六个小时,也就是说中国□晨的一点过,已是美国早晨日出之时。

好奇的我立即打开飞机窗板想拍日出,强烈的太阳光刺得我眼都睁不开眼,刚胡乱按下快门,空中小姐已过来招呼不能开窗。嘿嘿,她动作可够神速的,估计是怕强烈的光线影响机舱内其他客人休息。

此时,坐在我旁边一直保持沈默,看上去年龄比我大些,一直都拿著一本两三厘米厚资料在翻傧满A好像是一个搞科研的知识女性也善意地冲我一笑。我尴尬地赶紧关好窗板。

可能是她看到了我学习的中英文用语,开始试著用中文单词和我对话。一听她可以说中文,我惶惑紧张的心情一下子如释重负地轻松踏实起来。这下我可遇到了救星。我再不需要忐忑不安去担心一系列麻烦事(预见的和未能预见的)的到来。她的写中文的水平远比读中文的水平高,于是我们开始书面交流。交流中得知她祖籍是香港的。已经移民到火奴鲁鲁来了好几代。香港几乎没有亲人。

我告诉她女儿在夏威夷做课题实习,我不懂英语,希望到火奴鲁鲁转机时能得到她的帮助。她满口应承。我真的太感激了。她说这没有什么,她是基督徒。基督徒?!对于我来说,她简直就是上帝派来的天使。事实证明,没有天使朋友的帮助也扣痧u无法如期转机。

我在火奴鲁鲁转机的时间只有一个多小时,而这段时间我要出关,要找转机的地方。这里转机可不像韩国,跟斗走就可以。这里出关的人很分散,你根本不知道他们都要去往哪里。这里转机也不像韩国,在一个楼道里就可搞定。这里出关后要去到别的地方登机。不要说当时,就是现在写博我都无法回想起当时我是怎样到达转机的地方的。出关时海关问我的问题是她帮我回答的(现在我也不知道问些啥子)。转机是她一路询问找到的。她直到看见我过了安检才离开。很感激这位天使朋友,祝好人一生平安!

找到登机口,看见还有富于时间,想给女儿去个电话报个平安,用事先准备好的硬币投到公用电话里,结果没有声音。肯定是不会使用。看见一个人在用公用电话,上前去希望她帮忙拨打,结果也没成央C后来想起有点后怕,当时我想的是要是实在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我就打电话给女儿,由女儿跟他们说。不想,最后这个“杀手锏”也不能派上用场,要真遇到麻烦真不知该怎样解决。

登上去夏威夷岛的小飞机,飞机很简陋,乘务员只有一个,不发吃的, 需要的可发一小杯封装好的饮料。中国时间6点飞机从火奴鲁鲁出发,30多分钟后看见云海上浮现著一座山峰,飞机开始降落。几分钟后飞机穿过云海降落在夏威夷岛机场。就像从中国出发前我的美籍华人亲戚事先告诉我那样,说你不要把美国机场想得那么好哈。夏威夷岛机场小而冷清,一条楼道直达候机室。在这里你想要搞丢都不行。

跟著人群走出机场取出行李,还不见女儿的到来,于是又拿出“杀手锏”准备求助机场人员帮忙打个电话。正在此时,女儿出现在眼前,用夏威夷人的礼仪,给我带上香花花环。

嘿嘿,女儿很浪漫也很孝道,知道她希望妈妈来到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地方有最美的情感体验。谢谢女儿!

香溪  《一个中国留美学生母亲的赴美记事(二) 飞抵夏威夷》

相关: 夏威夷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