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根据地:旧金山

04/10/2015 by 华人游美国

除了圣弗朗西斯科和三藩市,这座城市还有一个我们华人非常熟悉的名字:旧金山。

1868年的某一天,一个木匠无意间开啓了这座城市的发展之门,因为他在水车中发现了金灿灿的黄金。这对于旧金山非常重要,金灿灿的黄金强烈地吸引著全美国贪婪的目光,疯狂的淘金热使得原本默默无闻的小镇迅速膨胀起来,成为北美大陆西海岸的重要门户。腰缠万贯的暴发户,取一个金山的名字最合适不过了。只是后来澳大利亚的墨尔本也发现了金矿,为了同这个后起之秀的金山区别开来,老资格的北加利福尼亚金山又加上了一个沈甸甸的旧字。


金门大桥无疑最有资格成为旧金山的地标。虽然对其早有耳闻,但站在它的面前还是被深深地震撼了。数字自然是珊□F味的,但可以帮助我们对大桥有一个大体的了解。桥长2737米,横跨在1900米宽的金门海峡上。桥面宽27米,双向设置六车道。桥面距水面有70米的距离,可保证大型船舶通行无阻。桥塔高342米,直到1964年以前都是世界之最。两根直径将近一米的钢索,任劳任怨地承担著整座桥梁的重量。世界最长悬索桥的称号,金门大桥保持了二十年。如此恢宏又有著超凡脱俗外形的金门大桥,始建于罗斯福总统为解决经济危机实施新政的1933年。八十年的岁月并未留下多少沧桑,金门大桥依然是旧金山最重要的交通枢纽。橘红色的大桥,每年都强烈地吸引著世界各地数百万的游客。连自杀者也莫名其妙地钟情于它,建桥以来竟有一千三百多人在此纵身一跃完成人生最后的告别演出。


既然已经在环太平洋地震带上安身立命,旧金山便别无选择地与地震结下了不解之缘。时不时光顾一下的地震给太平洋东海岸的旧金山带来不小的麻烦,可顽强的城市总是在一阵摇摇旧后依然挺立著。1906年对于旧金山来说是极其惨烈的时刻,八级大地震将城市瞬间抹为废墟。强烈的地震继而引发了大火,惊恐万状的居民无奈地看著大火烧了三天三夜。震惊世界的大地震轻而易举地将旧金山夷为平地,只有劫后余生的断壁残垣还依稀记录著这座城市曾经的繁荣。

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旧金山在一片废墟中又迅速崛起。也闭O太想在世界面前证明自己,全力以赴的旧金山在1915年争得了巴拿马□太平洋世界博览会的举办权。世博会的建筑早就了无踪影,只有精美的艺术宫实在割舍不下而得以保留。徜徉在艺术宫四周,恍若走进了希腊罗马的辉煌。经历百年风云的建筑,早已被旧金山呵护成了怀旧的经典。黑白天鹅在碧波中优雅地滑动,不知名的水禽将平镜般的水面划出条条水纹。婆娑树叶把绿色流泻进清澈的池水,充满青春活力的喷泉激情四溅。披著婚纱的新娘在艺术宫扎成了堆,外地游人更是熙熙攘攘流连忘返。

当我们今天走进安详悠闲的旧金山时,地震的痕迹早已烟消云散。其实地震并未绝迹,只是悄悄地蛰伏起来罢了。1989年旧金山巨人队与奥克兰运动家的棒球比赛正在电视直播,出人意料的是地震取代了棒球比赛出现在直播画面中,全世界在最快的时间里目睹了旧金山的这场灾难。幸运的是地震没有让旧金山跨掉,乐观的旧金山人清理了废墟,继续观看棒球继续品尝葡萄美酒继续在海滩上晒太阳,生活得依旧有滋有味。

在街头四周转悠时突然发现了一个独特的现象,居民住宅的外墙大多建有一条狭窄精巧的梯子,一问才知这是发生地震时的逃生梯。对地震保持必要的警惕是这座城市的生存之道,包括少建高楼大厦都是惨烈损失换来的宝贵经验。当然发生地震的几率是很低的,平日里寂寞的逃生梯也就成了情人幽会的秘密通道。旧金山人给它取了一个浪漫的名字:情人梯,有灾时逃生无灾时幽会。


在温馨的阳光下从容俯视金门海峡,不远处烟波浩渺的太平洋也尽收眼底。怀抱太平洋高地和诺布山,三面环海的旧金山就成了名符其实的山城。旧金山的街道大多高低起伏弯弯曲曲,最典型的就是九曲花街了。四五十度的陡坡使得汽车的通行变得无比艰险,为了减少事故当局特意在最陡峭处设置了花坛,这一温柔却又强制的措施使得车速变得十分缓慢。于是街道上出现了浪漫的一幕:曲径通幽处,车行花木深。无心插柳的九曲花街成了旧金山的一景,很多游客特意租来汽车,享受一下车在花中曲行的奇妙感觉。


如果有机会,千万别错过旧金山的丁当车,古典的造型,木质的车厢,还有丁当作响的悦耳铃声作伴。当其它城市淘汰有轨汽车的时候,旧金山却固执地保留了昔日风光一时的丁当车。穿行在大街小巷,沐浴著撩人的海风,从敞开的车窗里贪婪地体味著旧金山特有的风情。这是在其它城市找不到的惬意放松,假如能坐上丁当车的顶层,那就更加可以毫不顾忌地大呼小叫,或者拿著相机狂拍一通。虽然价格不菲,还要等待很长的时间,游客们还是乐此不疲地盯上了丁当车。


我们必须仰视市政厅,不是出于尊敬而是它有一个引以自傲的大穹顶。94米的高度,甚至超出了华盛顿的美国国会大厦。这个名列世界第五的大穹顶,模仿了巴黎荣军院的建筑风格。1906年的大地震摧毁了旧金山也捎带上了市政厅,1915年世界博览会期间它又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世人面前。好莱坞红极一时的电影明星梦露,其中的一次婚礼就在这幢巴洛克风格的建筑里举行。尽管她后来同这位棒球运动员的丈夫离了婚,可旧金山人还是愿意在市政厅前骄傲地提起她的浪漫逸事。


去渔人码头吧,浓郁的意大利风情实在难以抵挡。熙熙攘攘的人群至此当然不是买鱼,而是寻觅一种正在逝去的经典。招牌上肥硕的螃蟹是渔人码头的标志,人满为患的海鲜饭店鳞次栉比。鲜美的鱼虾蟹贝,再加一杯葡萄美酒,会让人忘却不菲的价格。肥硕的海鸥在街道上蹒隋茼□A驾车者只能无奈地看著这些不守交通规则的家伙乱穿马路。它们不想扇动翅膀放弃了自食其力的生活,游客们慷慨的馈赠让它们早就衣食无忧了。懒洋洋的还有成群的海狗,躺在专门为它们准备的浮板上慵懒地享受著日光浴,为争地盘时不时发出几声难听的叫声。

旧金山的唐人街也值得一走,倒不是因为它规模大繁华兴旺,在于它悠久的历史。挨过一百二十多年的风雨沧桑,旧金山的唐人街在美国是最年长的。地处市中心最热闹地带,唐人街自然寸土寸金。街道的狭窄,楼房的消瘦,人流的拥挤,声音的嘈杂,这似乎是所有唐人街的共同特点。美食应该是唐人街最具吸引力的,酒香不怕巷子深,高鼻深目的美国人大多抵御不住中国菜的诱惑。唐人街的入口处有一座古色古香的牌坊,上有孙中山“天下为公”的题词,这是唐人街的旗帜。政府当局在城市建设中曾想拆除唐人街,遭到华人的强烈抵制而得以保留,旧金山因而也就有了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唐人街。


卡斯特罗区的很多小房子上都飘扬著小旗子,旗帜上红橙黄绿蓝紫的色彩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同性恋者堂而皇之地亮出了自己的身份,旧金山是同性恋的天堂。因为旧金山的宽容,同性恋者可以毫无顾忌地公开亮出自己的身份。一对男人或女人缠绵地依偎在一起,旧金山人早已熟视无睹。每年的6月份是这座城市热闹非凡的日子,全世界的同性恋者聚集在旧金山,在惬意舒适的地中海式清风中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不是为了抗议示威,而是另类爱情的尽情宣泄展示。更让同性恋者们欣喜的是2004年旧金山的市长向他们颁发了结婚证书,虽然后来遭到了最高法院的否决,还是有四千多对同性恋者幸运地成了合法的夫妻。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嬉皮士运动在美国一些城市开始悄然酝酿。而旧金山无疑是最重要的发源地,嬉皮士这个名词最早出现在旧金山的媒体上,并被宽容的民众接受。美苏争霸越南战争种族矛盾,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错综复杂的社会变革中感到迷茫消沈。昔日的信仰在摇滚乐中崩溃在美酒中化为乌有。反叛与探索成了嬉皮士的催生剂,为世俗所不容的嬉皮士运动竟如星火燎原。没有明确的宣言,没有严密的组织,没有一呼百应的领袖,但谁都不能否认嬉皮士运动的存在。一头长发大胡子,性解放同性恋,大麻迷幻药,这些只是嬉皮士颓唐委靡的外衣。其内心是对现实强烈不满却又找不到方向,嬉皮士追求的是自我救赎的伊甸园式乌托邦。海纳百川的旧金山成为嬉皮士的策源地,是不令人奇怪的。当然最终在政府和世俗鄙夷的目光中,嬉皮士还是跌入了自甘堕落的泥淖。

离开旧金山自然要搭乘飞机,当我们到达旧金山国际机场时,却被告知我们的航班改在奥克兰国际机场。可到奥克兰还得跨过旧金山海湾,气氛一下子就不再轻松,因为时间实在太紧张了。这时责备埋怨追究都无济于事,唯一的选择是尽快掉头赶到奥克兰。导游抓紧同机场联系,司机尽可能加快速度,我们能做的就是暗暗祈祷别误机。到奥克兰要经过海湾大桥,这让我们的心情多少有些放松。因为这是一座非常美丽的跨海大桥,汽车急驰在笔直的桥面,两边清澈湛蓝的海水飞掠而过,这是在大海上乘坐快艇的感觉。十几公里长的海湾大桥,自1936年起就如长虹维系著旧金山和奥克兰,也让我们赶上了自己的航班。在旧金山,连有惊无险也可以成为喜欢它的一种理由。

忆舟吾一《风情万种旧金山》

相关袅炕G 旧金山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