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纽约理由:纽约的特色景点

06/02/2015 by 华人游美国

写下这篇去纽约理由,源自于去年秋天回国时在与大学同学的一次聚会上,一位同学兴冲冲的对我说,“我今年刚到纽约去过,发现纽约没有自己的特色。”现在的上海人世面见得多,讲出这样的话本来是没有什么可以惊奇的。但笔者毕竟在曼哈顿工作过五年,在纽约地区生活了将近二十年,还是有点好奇于这样的印象是如何产生的。于是便问道:“你在纽约玩了多久?”。这位同学倒是坦荡得可爱,回复说他们这次在纽约只有半天的时间逛街,走了华尔街,百老汇,时代广场和第五大道等处,连布鲁克林大桥都没有看到。一个城市的表面特色大概就像一个人特有的长像,比如巴黎的一排排巴洛克建筑,佛罗伦萨的红顶砖瓦,威尼斯的墨绿色水道两边的红黄紫蓝的古老砖房,--它们一下就会给人以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那种特色鲜明的印象多年后都会留在你的脑海里。笔者二零零九年春天回国时走在杭州西湖东面的文化一条街上,街上的小贩都是穿著宋朝的古装,不时会有鲁智胜,武松模样的人招摇过市,一家商店里放的则是“大悲咒”的音乐,仿佛你是无意中闯入了《水浒传》中描写的东京府。只不过这样的特色明显带有上海人说的小孩“办拟假假”的味道。从这两种意义上说,纽约确实已经失去了它给人以视觉冲击的鲜明特色。

纽约世界金融中心

美国当今最有活力的城市无疑仍然是赌城拉斯维加斯,那个灯红酒绿的世界里有一座“纽约,纽约”的城堡。城堡内设有苏狐,百老汇的小巷和咖啡馆,城堡的外观则是由克莱斯勒和帝国大厦等几座著名建筑组成,旁边还有一座布鲁克林大桥。沿著城堡内外四周和屋檐上飞驶而过的云霄飞车,伴随著年青乘客们最高分贝的喊叫声,代表了纽约的地铁,也象征著纽约人的活力。乘坐那云霄山车犹如承受一个人情绪的大幅度波澜起伏,一瞬间便经受了阴晴圆缺;不过对于承受惯了华尔街股票市场一天之内疯狂涨落的纽约人来说,喜欢那种云霄山车的刺激恰恰体现了心灵的年青活力。第一次到拉斯维加斯游览时,那仿佛是一个梦幻缩影的纽约城堡还真给了我一种视觉上的冲击,顿时让人感到那活力便是纽约的特色。

然而真实的纽约却像一个满脸皱纹,青筋显露的百岁老人,一个藏而不露的低调老人,给人一种历尽世态炎凉的沧桑之感。同上海这样的新兴城市对比之下,苍老成了众多海外游客对纽约的第一印象。纽约已经失去了昔日的青春。纽约的苍老最明显的体现在它那四通八达的地铁系统上。我弟弟二千禧年到纽约来,一看到雄壮的双子楼世贸中心下面的A车地铁,对一个来自上海的人来说,那对比真是触目惊心。从一九零四年开通运行,纽约的地铁可以说是世界上最老的地铁之一了。但美国人最差劲的就是政府的经营。任何项目到了政府的手里必定亏损。因而纽约人花在维修地铁上的钱不是少,就是给政府经营(MTA)这样的社会主义蛀虫给贪污了。与同样历史悠久的伦敦和巴黎的地铁相比,纽约人确实应该感到大大的羞愧:纽约地铁的那种苍老是官僚经营下的多年失修造成的。纽约政府管辖下的MTA(曼哈顿运送机构)效率之低,实在是骇人听闻:第二大道上新开一条地铁居然要挖十多年的时间。同样,纽约市政府东面跨越东河的那几座大桥,也是老掉了牙齿。布鲁克林大桥是美国最早的铁索斜拉桥,已经有一百五十多年了,木板的人行道和石砖的桥墩壮观而有气势,是显示纽约苍老风霜的特色建筑之一。再往北走几个街口,那座通往中国城坚尼街的威廉姆斯桥就破旧得更为可怕,每次驾车开过那桥时,看到两旁不断振颤的铁丝网总是胆颤心惊。说纽约像一个百岁老人,不单是因为它的城市外观陈旧而年久失修,更重要的是帝国的风水从一次大战到现在,也差不多是百年了,到处显示了它肢体臃肿苍老的迹象。

布鲁克林大桥

不过纽约又是一个像海龟那样的百足之虫,它的许多部位仍然充满了青春的活力。苏狐区的咖啡馆到深夜两点都是人头颤动,附近的俱乐部和舞厅也都是不夜城。下城到晚上差不多是一座鬼城;但在白天也自有其活力。从世界金融中心的冬之园,沿著哈德逊河一直走到曼哈顿最南面的炮台公园,是笔者最喜欢的纽约景点之一。夕阳西下时,金色的阳光投射到冬之园的绿色玻璃上,随之又蔓延到冬之园四周的橘黄色玻璃建筑上,与哈德逊河上波光粼粼的水色连成一片,村托著远处隐隐约约的自由女神像,形成一幅纽约落日的景象。9.11之前笔者在世贸中心的七号楼上班,吃过中饭总可以在那里的哈德逊河边走一圈。另一个可以看到纽约特色的地方,是走上洛克菲勒中心的岩石之顶(Top Of The Rock),中央公园和哈德逊河尽收眼底;转过身来,哈德逊河直通大海,大西洋的浪涛滚滚而来。再有一处显示纽约特色的地方则是公园大道(park Ave)和第五十街交界处:坐北朝南,左边是斜顶的花旗银行大楼,侧面是粉红而椭圆形的樱唇(Lipstick)大楼,道路两傍是纽约最为豪华的公寓,前方则是普天寿大楼。此外,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是除了卢浮宫之外,世界上艺术品收藏得最全最多的博物馆了,也代表了纽约的一大特色。

洛克菲勒中心岩石之顶上的纽约景观

有时想想纽约人诚实得可爱:八十年代末,光天化日之下街上会霍然有人拿著凶器对著你,让你拿出二十美金来;但你却从来不用担心有小偷会来偷你的皮夹!不像在罗马坐地铁时到处都是小偷,九十年代后在纽约坐地铁男士们都把钱包放在裤子后面的口袋里,无论多么拥挤,都不用担心会有人偷你的钱包。同样,坐出租车,也从来不用担心司机会骗你的钱。

但纽约人绝对不是多愁善感的。社会对人的期望就是人人都是一个“硬汉”,能够承受任何金钱物质或心理情感上的创伤。在纽约从来没有听到过情侣之间谁会用自残来相威胁,因为这样的威胁不但得不到同情,而且会招徕世人的鄙视。纽约人也没有“变心”或“单相思”这样的说法。“骚扰”(Stalking)倒是偶尔发生的,但那是为社会所厌恶,并受到法律惩治的。好来坞七十年代拍的一部最伤感的电影是《The Way We Were》(《昔日旧情》),由后来的名歌手芭布拉。斯特桑和帅哥罗伯特。雷德伍德(Redwood)主演。女主人公是一个信仰激进思想的理想青年,却对一位没有任何政治理想的海军退伍军人一往情深。温情的男主人公经受不住刚烈奔放的女方的热情,西里糊涂的结了婚。婚后则是一连串的争吵,最后还是分手。电影结尾时,女主人公在中央公园附近偶然遇到从前的心上人和其女友,居然仍是一往情深,感伤万分。电视剧《欲望城市》中女主角凯丽当男朋友变心离开她时,第一想到的居然是《昔日旧情》中的两位主人公最后见面的场景。

傅铿  《纽约的特色》

相关: 纽约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