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阿密风云:初来乍到

12/16/2015 by 华人游美国

思考了半天,还是决定在飞往迈阿密的飞机上开始写做空中飞人的20几小时。不过,我是应该先给这将持续近一年的日志取一个主题词,没想出什么词,只能套用电影的名——《迈阿密风云》。

走之前一直在应付各种亲戚的饭局和担心台风。亲戚们的感情让我显得十分局促,同样的人同样的话反复在饭桌上重复,高估的我不太像我了。好不容易结束了应酬,送走了双台风,却偏偏在走的那天遇上了四十几年不遇的超大台风。打电话给票代说土尔其航空是欧洲最大的航空公司,极少晚点及取消航班,我姑且信了。


因为台风,纠结是否要当天走的老爸毅然决定周一就出发,以避免台风封桥。事实证明这是对的,12级以上的中心风力的“海葵”让跨海大桥显得十分弱小。在上海的日子又是各种饭局,大家都说我要快吃不着中餐了,让我多吃点,但我的胃就那么大,何况在山东这四年为填饱肚子而吃的饭不也照样坚持了下来。


其实在走之前,我一直在想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如果我能好好找份工作,现在都能赚钱了。


托运了行李,还有一点时间,大家便在安检口之前聊天。等到差不多九点的时候,是到了真的要走的时候,真的有点难过。其实明知道也不长,但还是难受。我觉得连我爸也都难受了。说是自己的手机也不差,非要跟许柏瀚比拍照质量,其实我知道他是想留张照片给自己罢了。入闸的时候,想跟大家来个深情告别的,老妈又提醒我要跟嬷嬷伯伯告别,这让我本来快要流出来的眼泪也收了进去。这样也好,显得没心没肺一点,就显得轻松一点。

第一段航程是从上海浦东飞往土尔其,时长大约10个半小时。在候机的地方有充电的地方和电视机播着奥运体操决赛,于是也管不了那么多,席地而坐,给手机充上电,看着奥运也算不错。第一次坐国际航班没有概念,也以为是国内航班那样又小又破。上了机才发现那飞机大约是平常上海飞北京的两个到两个半那么大。全机分为三截,头等舱和两截九排的经济舱。上机之后发现机上给每人发了小靠枕和小毯子,于是我就没有拿出我的U形枕和衣服。座位上还有小显示屏,可以看电影,玩游戏,上面还有USB口,还没起飞前我就拿着手机边充电边上网。坐在我旁边的是两个男生,应该是兄弟之类的亲戚,看样子是去欧洲哪个地方见家长之类的。我坐在最里面,想着到土尔其是早上,于是就想在角落睡一觉起来正好是当地的早上。飞机刚起飞时,就看到巨大的雨点打在窗户上,刚刚上空的飞机被大风吹的横向晃动,不过飞上了平流层就显得好多了。空姐给大家每人发了一份菜单,列明他们会送什么吃的,但看了半天也没看懂会送什么吃的。有意思的是每个人还有一个笔袋拿,里面是一双袜子、一个眼罩、一盒润唇膏、一套牙刷牙膏、一副耳塞。我没有找到一次性的耳机,于是只能玩上面的游戏,这个游戏还是极其无聊的小游戏。空姐在飞平稳之后,开始发菜单,只看懂了饮料。上菜的时候,空姐问我旁边的男生要鱼还是要肉,男生说要鱼,结果默认给了我鱼。也算是歪打正着吧,菜还不错,虽然菜品很特别。但是他们给的泡芙真是做的不好吃,还没有学校后山的泡芙好吃。吃完之后没多久,就进入睡觉时间。我拿出他们送的小眼罩,打算用一下,不过这个眼罩的质量真是不怎么挡光,不过没有关系了,没多久我就睡着了。醒来之后就是早上当地时间的三四点了,不知为什么飞机比行程单上的快了大约一小时。在下降前飞机开始供应早餐。早餐之后,我打算用发的牙膏牙刷去洗涮一下,但我们这厢的洗手间好多人。我只能走到前面那厢简单的洗了一下,幸好走之前买了口香糖。飞机提前降落在土尔其机场。


下机之后,我跟着大部队去转机的地方。因为之前在浦东的时候,就按网上说的一样把行李直接运到了纽约。我跟着大部分来到一个安检的地方,又一次安检。我都没出机场还是要安检,还是要把笔记本拿出来,真烦啊。进入之后,是一个不太大的厅,里面有免税店之类的。我去问询处问有没有免费的wifi,问询处小姐说楼上有,我问有没有密码之类的。她说没有,我上到二楼,搜出热点,但怎么也连不上,后来证实这个热点是要注册付钱之后才能使用的。在我在二楼纠结的时候,有一个老外帅哥看到我带着表,问我几点。我说这是北京时间,不是土尔其时间,他就默默地飘走了。我上上下下,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热点。又去问另一个问询处,问询大叔跟我说这里根本没有wifi,真是坑爹。

等到登记口在大屏幕显示出来之后,我便直接去到登机口。想不到要先过边防的盘问,又让我拿出I20表,问我是不是去留学之类的。还要看机票,我说没有,我是在网上订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早就无纸化了,土国是有多土,我说土国是有多替米帝操心。不过人家土国人民拿的护照全是新版的电子护照,这让我很受伤。好不容易第一层盖完章放我进去了,到了第二层又问我在米帝的地址,我真是无语了。盖完章,我进到里面找了一个地方坐。这时来了一个MM,问我是不是去纽约读书。我说不是。她说她在浦东就注意到我了,以为我也是去纽约的。MM在我对面坐下看书,这时等待登机的人越来越多了,有一个人在我旁边。他问我是不是中国人,我说是,我还以为他也是中国人。结果他是菲律宾人,我初初听到惊了一下。这位大哥好像很想找人聊天,跟我说喜欢中国什么来着的。我是真不爱搭理他。后来上机之后,他就坐在我的前排。


我以为我还是坐在窗口,结果是当中一大排的中间。左边是两个美国MM,右边是一拿了美国绿卡的不知是欧洲哪国的帅锅。我刚坐下,左边的MM就跟我打招呼,然后就问我们的名字,准备开聊。我真是……姐真是Hold不住啊。刚上机,空姐就给我们发了入境卡。各种不会填,到快下飞机的时候,前面的菲律宾小哥还要问我借笔,问我怎么填。最后入境时,都没有人看的,太受伤了。飞机上又发了一次眼罩什么的,不过这次是用铅笔盒装的。飞机飞稳之后又开始送饭。这回我要了肉,吃起来也挺好吃的。这回的巧克力小蛋糕做的真不错。但是,他们奇怪的沙拉我真是受不了,那么浓烈的鲜番茄味,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林俊杰会那么讨厌番茄了。饭后,空姐就关上了所有的遮光板和灯。于是,本来想着不睡的我也想睡了。睡醒之后,旁边的帅哥跟旁边的MM聊High了,他还问我介不介意跟他换位置。我当然不介意了,你们聊得那么High,我真不想撑和。于是,我就跟旁边的小哥换了位子,一下子神清气爽了。看到MM给小哥展示她的日记本,好厚的一本,她说是几个月写完的。她的日记本里还贴了好多东西,什么生日时家人送的花的花瓣。这样真好,虽然我不会手绘,但我也想用这样的方式记录下我的时光,或者用一种自己的方式。快降落前的几个小时,我真是倍感无聊,不断地打着小游戏。好不容易撑到了第二顿饭,这就意味着马上就要降落了。我终于知道他们发的小面包老外的吃法了。对半切开,涂上酱。飞机餐每次都会发好多好多各种酱。但是这种又小又硬的小面包,我又对各种酱没什么特别的爱好,就这么吃吧。在快降落前的一两个小时,我终于发现了机上发的耳机,插上之后选了一部动画片,发现什么都听不懂,我果断挂断了。


到达纽约的时间比预期的早了,原来这个行程单都是把到达的时间都延后了。纽约机场真是大,也不是大,是迂回。出关的时候,咋一眼没找到我该排队的口,好不容易找到了又没看到前面还有人,结果被工作人员难看了。轮到我的时候,他只是看了一下入境表,在护照和I20上盖了章,把入境表的一半留下,另一半订在了我的护照上。然后,他跟我说Byebye,就放我出去了,他这是不想再看到我了吗。去拿行李的路上,把一张旅客什么表给交了上去,他就是随便一放,我好怀疑美帝现在是有多缺钱。出了关,先拿行李,行李没等来,等来了菲律宾小哥。我晕,他是有多想找人聊天。他跟我说到处都是中国人,费话嘛,这地球上还没有中国人的客场。幸好,他的行李比我早出来,自己先拖着走了。我等啊等,等到脖子都酸了,终于等到了我的大红箱子,赶快拉着去坐美国航空。


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国内航空,就问一个工作人员,她很热情的跟我说要去坐机场快线之类的东西,去另一地航站楼坐。我到了坐轻轨的地方,研究分布面。我在1号航站楼,AA大约是在8号或是4号。轻轨来了,我先不管是在哪里,先跳了上去。这个车厢不大,也就平常一节地铁那么大,而且没有空调。虽然纽约不热,但是一个封闭的车厢还是相当热的。在车上的时候,我终于判断出AA应该是在8号航站楼,后来这证实我是正确的。


到了8号航站楼,我发现诺大一个航站楼就没什么人,没什么旅客,没什么工作人员,而且整个航站楼都是AA的。我想找值机台办理登机牌,地勤跟我说去什么机子上打。我以为要先办个票呢。好嘛,去了,一个大厅全是自动值机的机子,而且跟天朝的灰常的不一样。我想选中文,结果选不动,只能求助工作人员。工作人员问我有没有自己国家的语言,我说有,但点不动。他点,也点不动,然后跟我说没有中文服务,我晕。然后,他帮我办了登机牌。一看就会啊,真心简单。你说我一电脑高手,居然败给美帝的傻瓜机了,语言真是天大的障碍啊。打了登机牌,不,应该是登机纸,美帝真够环保的,就那么一张小破纸。托运行李也是相当的自助。工作人员给我的行李存了重量,然后问了我有几件托运的,我说只有一件。然后给我的行李挂了上一个“Heavy”的吊牌和条形码,就让我自己托到传送带上。我把行李拖上放好送走,就去安检。美帝一定是有被害妄想症,安检居然要脱鞋,我真是无语了。


进到里面,再次寻找wifi。我甚至去搜到热点的咖啡吧买了一杯冰咖啡,然后前台跟我说没有wifi。唯一在机场看到的就是Master卡的热点,而我偏偏是Visa卡,这也让我有了一定要办Master卡的欲望。离起飞的时9间还早,我在机场四处逛。我确实想在纽约机场买点纪念品的,但是我一看到各种Mada in China的小东西就没欲望了。买明信片吧,我又不是真正到了纽约,何况也没有寄的地方。在快登机前,我发现在另一头有一个叫机场无线的地方。我顿时看到了希望,跑去一看只是卖手机的。五刀一百分钟的临时卡也不贵,但不能上网。没有网络就跟闹心,我不能跟HX联系,也不能跟家里报平安。我只能等着看看迈阿密机场有没有无线网络的服务了。

登机是按仓位顺序来,我发现我居然排的还挺往前,很了快就登机了。AA的的飞机就跟春秋一样,什么吃的都要付费,我怕吃了什么不免费的,就没要吃的喝的。飞机上的空调开的极冷。而且上个厕所要7排队,我前面一个看着像摇滚青年的人,上厕所及其的慢,我出来时,他又在队伍里了。我很怀疑他尿频。在飞机上又要呆三个多小时,这时的我充分感受到了漫漫长路的痛苦。我开始写日志,我已经不能用游记来形容它了。它将从那时起伴随我今后整整一年的时光。


抵达迈阿密机场,去拿行李又要坐轻轨。又不大的地方,偏偏要搞的很大似的。下了电梯看到满地的贝壳屑装饰的地砖,还有满墙的满洋生物,我顿时感到了一种最炫民族风的感觉。那些时疏时密的贝壳碎片地砖总让我有一种瓜子壳没有扫的感觉。学校来的邮件说会在取行李的地方等我,我刚出来没有见到,觉得是航班提前到了,可能还没有来,于是先去等行李。拿了行李在行李大厅拖了一圈也没见到拿着STU物件的东西。于是,我想到打电话问一下,可又找不到公用电话。看到机场有志愿者台,问她哪里有打电话的。她说要投币,我说我没么多现金,问她要多少。她说可以换给我,又问我打到哪里,我说是迈阿密的,她就说帮我打电话问问,不过提议我先去附近再找找,要是没找到就帮我打。我于是又拖着行李转了一圈还是没发现。于是又回去找她。她帮我打了一个电话给学校,学校的大意是接机的人去错了地方还是没来,这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学校让我自己搭车过去,产生的费用跟学校说。我在想他们是想给我报销吗。志愿者说打的会很贵,建议我搭American Shuttle过去。我不懂那是什么东东,就把HX的地址给她看,她说这个地方在机场北边半小时的地方。我问能不能打的,她说可以,然后给我指了一条去打的的路。这个志愿者的名字,前几天还记得如何拼,但现在居然忘了,原来对于帮助过自己的人也能如此的健忘,也许是最近安逸的生活磨灭了我对烦恼的记忆。


我拖着行李出了机场,看到出租车好像在对面的地方,就想过去,但车来车往的,我没有办法过。又只能拖着行李沿着外沿走,看看能不能找到坐Shuttle的地方。结果发现不远处就是打的的地方,好兴趣过小跑过去。还没到呢,就看到American Shuttle的大牌子立在打的牌子的前面。我开始研究价格,大约就是一片区域一个价钱,比打的要便宜一点。我正研究着,一个黑人工作人员问我是不是要坐,我说是,然后把地址给他看。他查了一下,说26元,我说好。但问题是他找不到确切的地方,不知怎么搜了一下,就叫来车和司机,给我打了小票,说钱在下车的时候付。在这同时,他又接了两单生意,一个黑女人和一个像是西班牙裔的大叔。上了车,司机又问了一次我的地方,我把写好的小条给他看,他就像心里有数了一样。大叔的家最近,于是先把他送到了。第二个是我,司机开到了小区,却找不到正确的楼。我差点就想他要是找不到,就放我下来,然后我去找吧。不过,司机是很有责任心的,转了好久才找到地址上的楼。下车之后,我把正好26元给他,他问我就这些了。我其实明白是要给小费的,但我不知道标准啊,于是不如不给。司机看我没诚意,直接说多给两元,我就又掏了两元给他,幸好我提前兑了一些零钱来。


下车之后,我真的傻眼了,为什么不是独门独户的那种楼,然是公寓,我根本不知道哪一间啊。我试着在楼下喊HX的名字,但从窗口上看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在家。我开始在楼下徘徊,想着要不要挨家挨户地敲门,或者去找个能仙人跳之类的。但我真就是那么有冒险精神。进到她家,看到一只叫“Sugar”的狗,还有一只黑猫。我顿时神精紧张,好怕它们会咬我。她拿出她的ipad问我可不可以,我上腾讯的网站,但找不到网页QQ的位置,发现不行。我又水平游不行,不会说明QQ这东西。老太让我用她的电脑上,还是没找到。我问她能不能在她电脑上安个QQ或者用我的电脑连她家的网,老太忘了她家的号和密码,又问我安QQ会不会产生费用。我说不会,但美帝的下载速度也没多快。老太见下载没戏,就问我会不会被骗了。我其实是跟相信HX的,只是长途旅行加上人生地不熟让我很焦虑,一下子就哭了。老太估计被惊到了,就说她在这里住了六七年了,她陪我挨家挨户去敲门。于是,我把行李放在她家,跟她一起出门敲门。

在敲门之前,她去喂了门口的野猫。她叫那只猫“Kity”,说它是被遗弃的家猫,又因为她家的宠物会嫉妒,所以不能养它,她现在在给它找新家。


我们敲门的第一户就告诉我们对门250住着中国人。我们惊喜,以为如此幸运。敲门却没有人回应,只能推测他们是出门了。继续一家家敲门,都说不知道有中国人居住。老太便对我说晚上可以让我睡她家的客厅,第二天再带我去找管理处。我们敲到了一楼,也是最后一户,是一个年轻人。老太跟他讲了我的情况,他安慰了几句,我实在Hold不住在异国他乡如此的安慰,就泪奔了。他说他可以把网借给我用,我便搬来了本,果然还是有线的好,一连即用。看到HX真的在线上,马上联系,她很快就回复我说他们住在250,会在15分钟后回来。我一下子柳暗花明了。老太此时跟年轻人聊的不错,都聊到她的经历了。老太得知我顺利联系上他们也很开心。15分钟后,老太说差不多去看看了,便和年轻人告别。年轻人向我们展示了他作为棒球教练任教的大学的T恤,我一看傻眼了,FIU……世界就是那么小。


我和老太才出门,就在一楼电梯口遇到了HX他们。我真是百感交集。我们去老太家拿行李。老太问我们叫什么,不说不要紧,我偏偏取了一个跟她妈一模一样的英文名。这一下子让她打开了话夹。又问我们的信仰。我谨记之前在新东方学的,绝对不说没有,于是早早就告诉她我信佛。结果那群人好说不说,说没有,又说信科学。于是乎,我们被光荣的传教了。老太让我们一起祷告,又送我们圣经,还说那一天是我们重生的日子。我真是有苦说不出啊。美国东部时间2012年8月8日是个神奇的日子,每年的8月8日总要发生点大事。


告别老太,我终于来到了250,这个我即将寄居大半个月的地方。

暮寒《【迈阿密风云】初来乍道》

迈阿密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