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之行(二)

07/27/2016 by 华人游美国

我们定的是早上6:30的飞往旧金山的飞机。


 
我们的安排是这样:出发时,自己驾车到机场附近的付费停车场(机场也可以停车,只是每天的付费要贵些),然后坐通勤车3-5分钟到机场。飞到目的地以后呢,坐通勤车到机场旁的租车车行取车(我们在网上已预租了车)。这是一种很方便的旅行方式,不用麻烦亲朋好友到机场接送。


当我们停好车到达机场时还有40多分钟。我心想,还好,时间足够了。哪想到,走到大厅时发现里面已经排上了好长的队。所有的旅客都要经过安全检查。自从911之后这样的检查都比较严格。旅客要把所有的随身行李,钥匙,电脑笔记本分别放在不同的盒子里,然后放在传送带上进行X光透视检查,同时也要求旅客脱掉穿的鞋,对鞋进行检查。我们对这样的检查已经习惯。再加上自己一贯以良民自居,觉得就是费点时间而已。


长长的队伍慢慢地向前挪动。想想吧,所有人都要有脱鞋检查穿鞋的动作等一系列的动作,队伍不会快得起来。后来看到很多的不耐烦地神情,于是又增加了一个检查点。终于轮到我们了。放包,脱鞋,过检查门,被黑人女警察确认正常之后,就去传送带上拿包,穿鞋。正要动手提包时,一个高个子白人中年女警察挥了一下手,制止我说“Wait!(等等!)” 咦,难道我包里有什么不能带的东西?

女警察拿下我的行李包,把它放在另一张桌子上,然后开始打开它。她并没有告知你需要检查的原因,却要在这样的公众场合,打开你的行李。这样的莫名其妙让人感到很难堪。我尝试著问她,但被很不耐烦地用手势阻止了。我们只能站在一边,默默地看她的一举一动。行李箱打开了,带的衣物都呈现在眼前。她用手在包里四处翻著,希望能发现点什么。同时还以一种审问的语气问:“你带了没有处方的药品了吗?”我忙回答:“没有没有。”终于她发现了我的塑料化妆包,从包里拿出我的瓶瓶罐罐,一个一个的看。最后手上留下了一瓶我刚买的柔肤水,一支美国产的牙膏。然后举著它们对我们说:

“我们规定凡是3盎司以上的东西一律不准随身带上飞机。现在你的选择就是,要么把它们扔掉,要么重新回到航空公司处去托运后,再排队进来。”

“但是我们是6:30的飞机。回去托运后,再排队已经来不及了。或者,你把牙膏挤出来看看,把柔肤水在手上擦擦吧,它们并不是危险物品。”老公还想作最后的努力。

“我已经告诉你们了,只有两种选择:。。。”语气很冷漠,但从她的言谈中,你能感觉到她很希望你扔掉它们。

。。。。。

“你的柔肤水值多少钱?”牙膏肯定不在考虑的范围。

“50。只是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我的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3盎司以上的牙膏和那刚买的柔肤水怎么就和飞行安全挂上了勾。我们大家怎么就成了恐怖分子嫌疑人。911都这么多年了,伊拉克也占领了,不知有多少旅客的鞋也被检查了,对旅客的限制越来越多,而旅客却越来越感到恐惧。

就在她把我的牙膏和柔肤水扔进旁边的塑料桶那瞬间,我实在顾不了一贯的矜持,忍不住脱口而出“I hate this! This is the stupidest thing I ever know. 我讨厌这一切。这是我所知道的最愚蠢的事。)”

我们走出检查厅,本来兴致高昂的我们被这样一“恐怖”的折腾,已变得无精打彩了。走了几步,老公又折了回去。一会儿回来拿了一张单子,原来是投诉单。投诉谁呢?政府?

后来,在回来的机场里也看见一个美国妇女的包被一个男保安翻来翻去。。。

清晨的不愉快并没有影响我们的心情。当两个小时后飞机到达旧金山时,我们的心情就象迎接我们的加州阳光一样,明亮,灿烂。

晨曦下的住宅区。


要看现代化的城市,应该到中国,美国的大部分城市,一出市中心就是这样子。



高楼很少,单家独院的家居方式使美国人的生活就是城市化的农村生活



一个豆腐块就是一独立式房屋。多年前,第一次在飞机上看这些工整小豆腐块,还以为是停车场上的车。



旧金山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