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吐蚊游记:迈阿密,慢慢咪

05/26/2014 by 华人游美国

 海滩上晒太阳,伸手到后面去抓抓背,结果抓到的不是背,而是一个美女的肚子。   

  去迈阿密(Miami)的男性游客,人人盼着这样的好事。我到了迈阿密海滩,第一眼就打消了自己的奢望。这里的海滩如此宽阔,从树荫到海水的距离你跑个百米冲刺还差不多,想要碰美女的肚子?除非她真对你有好感,不然是断不会前胸贴后背地坐在你身后的。   

 这里不产黄金,但迈阿密却是金色的。阳光灿烂,这里的天空是金色的;柑橘飘香,这里的林海是金色的;沙滩绵延,这里的大地是金色的。   

 在美国东部的任何一个地方,只要你一直往南走,一定会走到迈阿密。这个风光旖旎、风情万种的城市,就像踩在蔚蓝海水里的美女的脚尖,百媚生辉。

  迈阿密   

 迈阿密最出名的当然是海滩。由于迈阿密大区地处佛罗里达半岛的最南端,由东转南,多的就是海滩,光名字都数不过来:南海滩、金海滩、阳光爱丽丝海滩、棕榈滩……

 一个好的海滩的标准,基本上是水蓝沙白,迈阿密都具备。以著名的南海滩(South Beach)论,这里的水质澄澈清冽,沙粒细腻如粉,洁白而略带金黄。而这里的海滩所具有的优势,其它海滩则未必尽有:其一是绵长,在南海滩漫步,可以走得很远,即便你不会游泳,光着脚在海边散步,一边是浩瀚的大西洋,一边是成排的椰树林和背后的饭店旅馆,也是一种心旷神怡的享受;其二是宽阔,海洋大道算是紧贴公共海滩的道路,沙滩从这里开始直到海水没足的地方,足足有200多米,真属罕见,加上有椰林点缀,不仅秀美,而且大气;其三是便捷,不像有些海滩只有孤零零的一片沙滩和海水,南海滩背后就是热闹又不失典雅的海洋大道,有吃有喝有玩有住,口干了就去喝一杯,游累了就回酒店睡觉。

  南海滩   

 迈阿密又不仅仅只有海滩。   

 迈阿密有美食。美国的食物素为国际游客所不齿,迈阿密应该是例外。仅海洋大道上,鳞次栉比的海鲜餐厅,一扫许多西式餐馆味道平平却故作深沉的做派,全部是敞开式,菜肴的模型装盆展示,无不鲜亮诱人,价格写得大大的贴在板上,唯恐你视而不见。店伙计更不矜持,拉客的手段跟国内的大排挡有得一拼。我曾经在旅馆放下行李准备去吃饭,踌躇着是否要穿着正式一点,结果大堂经理一顿笑,说在迈阿密你赤脚去吃饭都没关系。最后我们就穿着短裤拖鞋,坐在一家餐厅的顶棚下,看椰林,喝啤酒,吃海鲜。这里的菜肴味道不错,其秘诀是大厨不是“美国人”,而是古巴人或其他西班牙裔人。有时候你甚至会遇到服务生不会说英语的,在美国吃饭居然有自己英语好过服务生的时候,也只有在迈阿密才碰得到。吃完饭,如果你还有好奇心,可以去旁边的同性恋酒吧逛逛,但最好不要带自己的女伴进去。路边一定还会有人拖你进去进餐,你就拍拍肚子,说明天再来吧。  

 迈阿密还有豪宅。迈阿密的市区是一个人工填海而成的半岛,从大陆伸出的一条条海上走廊都极漂亮,两边都是身价千万的别墅,屋后有绿树掩映,屋前有粼粼波光,不远处更有白帆点点,都是一艘艘的私家游艇。我们也曾去参观过一个不靠海的中高档社区,全部是西班牙式建筑,沉稳而雅致。周边全是南方特有的高大古树,浓荫蔽日,郁郁葱葱。 海湾市场外的游艇码头   迈阿密有独具个性的商业。海湾市场建在内海湾侧,吃喝玩乐一应俱全。有一家店,转卖各种史前化石、动物标本,以及其它相关动物制品,均极精美。小到用动物羽毛装饰的漂亮手袋,大到非洲雄狮的标本,索价2万美元。柜台贴一招牌,上书“我们送货到全球各地”。吃饱喝足,可以绕到海湾畔,那里有船供你出海巡游,也可以站在那里欣赏各色水鸟。运气好的话会遇到一只野生大海牛。这只丑陋可爱的海牛不怕人,游到岸边就是想讨点吃的。我见到一老外向它嘴里灌矿泉水,它居然也喝得津津有味,海水和淡水的滋味果然不同。   

 迈阿密还有美国东部很少见的国家公园。在迈阿密大区的西侧,距市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是世界自然遗产、大名鼎鼎的国家湿地公园(Everglades National park)。我在国内时曾经走过江南地区的所谓湿地,走了半天还是没明白湿地的概念。一到迈阿密,豁然顿悟。这里是一片草海,苍茫无际,是动植物繁衍生长的天堂。这片大沼泽面积6100平方公里,接近上海市的总面积,一度曾是浅海,满生锯齿草,并有长满热带树的小丘点缀期间。如今这里是60多种爬行动物及两栖动物、30种野兽、300多种禽鸟的美好家园,短鼻鳄鱼、朱鹭、鹈鹕、翠鸟随处可见。植物更是洋洋大观,这里有稀有的七瓣兰花,以及好多濒临绝种的奇花异卉。所有的录像和照片都无法展示这里的美。坐一坐“草上飞”吧!我也不知道它怎么能在这似湖非湖的湿地里游走,像是快艇,但你伸腿下去,泥水没不到你的膝盖。芦苇浩荡,天穹苍苍,唯有身入其境,才能感受大沼泽的雄浑与苍茫。 国家大湿地公园,面积与上海相若   

 游迈阿密,最好多几天时间。海风熏得游人醉,半酣半醒勿匆忙。怪不得台湾的游客根据谐音,管迈阿密叫做“慢慢咪”。   迈阿密需要“慢慢咪”,但这座城市从无到有的发展却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1896年建立城市的时候,迈阿密只有300人,还没有上海的一条弄堂人多。到1940年有了17万人,而如今整个迈阿密大区的人口高达500万,是全美第六大都市圈。由于地处美国最南端,紧靠加勒比海,迈阿密有“美洲的首都”之美誉。此誉非虚,看看今天有多少跨国公司的拉丁美洲总部设在迈阿密:思科、微软、索尼、美洲航空、埃克森美孚、联邦快递、甲骨文、迪斯尼、汉堡王、美国电话电报公司……   

 这一切都是从柑橘开始的。1891年,一位有钱的寡妇朱莉亚·塔特尔(Julia Tuttle)收购了美国最南端的一大片柑橘园。她试图说服佛罗里达大亨、铁路巨头亨利·弗莱格勒(Henry Flagler)修一条铁路到这里。无奈这里地广人稀,纯粹是南蛮之地,大老板根本不感兴趣。不曾想三年后一场寒流,让佛州北部的所有柑橘全部冻死,唯有迈阿密依旧阳光明媚,橘树茂盛,那一年市场上的橘子都来自迈阿密。塔特尔夫人再次写信请大老板光临。这次弗莱格勒终于循着橘子的香味来了,到了一看就拍板,建一条从圣奥古斯丁到这里的铁路,并修建一个度假旅馆。迈阿密,就这样在1896年建立,人口344人,其中白人243名,黑人181人。   迈阿密的第二次大发展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20世纪20年代,美国实行禁酒令,迈阿密执行得相当宽松,对赌博也眼开眼闭。这次,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是循着美酒的香味来到迈阿密,在此大兴土木,安家立业。二战期间,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迈阿密周边成为美军训练、补给和通讯的基地。大战结束后,很多军人解甲归田,干脆把迈阿密当作了自己的第二故乡。1950年,迈阿密人口达到50万。 迈阿密的旧古巴海关大楼,属于古巴政府的财产   

 但真正让迈阿密成为一个繁荣都市的,是与其一海之隔的古巴。   

 1959年,古巴革命将富尔亨西奥·巴蒂斯塔赶下台,菲德尔·卡斯特罗执掌政权。当时,哈瓦那已经是一个非常繁荣的加勒比旅游城市,靠着来自美国的旅游收入,哈瓦那的城市建设有相当大的发展,但卡斯特罗不希望看到国家70%的资源都掌握在美国人的手里,他通过革命,掀开了古巴的全新历史。卡斯特罗并不是一个嗜杀成性的人,他的江山来得也比较容易,对于那些昔日的贵族,他既没有搞“肃反”,也没有搞“清洗”,放个口子让他们逃生。于是,大量的古巴流亡者开始前往佛罗里达。仅1965年一年,就有10万古巴人通过每天两次的“自由航班(freedom flight)”从哈瓦那来到迈阿密,其中大部分是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对这些昔日的贵族、今日的瘪三,迈阿密张开双臂表示欢迎。这些身家大贬的古巴流亡者开始在沿河岸地区安营扎寨,重新开始他们的人生。天长日久,这块地方有了个与自己的故乡紧密相关的名字:小哈瓦那。如今,你要是去小哈瓦那闲逛,会看到有的商店外面挂出招牌,赫然几个大字:“本店会说英语”。搞不懂这到底是不是在美国。   

 1966年,美国通过《古巴情况法》,所有在1959年后来到美国并住满一年的古巴人均可获得美国绿卡。迈阿密的街头巷尾,越来越多地飘出了西班牙语。西班牙语成为英语之后的迈阿密另一个官方语言。   

 移民潮还不算完。1980年发生了马列尔偷渡事件(Mariel Boatlift),15万古巴人一次性渡海到达迈阿密,这是迄今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非军事渡海行动。跟60年代的那批没落贵族不同,这批难民非但身无分文,而且还夹杂着一些罪犯和精神病患者。卡斯特罗是把对岸的迈阿密,当作了人渣清理场。迈阿密摇摇头,来就来吧。   古巴之外,其它加勒比小国的移民纷纷涌来,最多的是海地。迈阿密依然照单全收,又有一块地方有了相似的名字:小海地。没多久,海地克里奥尔语也成了迈阿密的官方语言。   

 汹涌的移民潮就像迈阿密海滩不息的海浪,直到90年代,估计迈阿密开始承受不住。一开始是美国海岸警卫队将拦截的古巴移民悉数送往关塔那摩基地,1994年美国政府和古巴政府签订协议,古巴阻止古巴人进入美国,作为回报,美国通过法律将古巴难民安置在美国本土以外的安全避难所。一年后,美国直接从海上拦截古巴移民并交还古巴,而古巴承诺不对这些遣返者施加惩罚。 吹拉弹唱,无所不能   迈阿密并不是铺满黄金的地方。迈阿密的人均收入不高,2004年是全美人均收入倒数第三的城市。迈阿密的犯罪率不低,是美国最大的地下可卡因转运港,是走私犯最理想的目的地。世界著名的时装设计大师范思哲,就是在他海洋大道的家门口被枪杀的,凶手好像还是个精神病患者。   

 但是,迈阿密已经不是100年前那个300居民的迈阿密了。据联合国开发署2004年的统计,迈阿密是全球第一大移民城市,六成的迈阿密居民,其出生地不在迈阿密。65%的居民是拉美人,而非西班牙裔的白人不到12%。人来人往,似乎找不到迈阿密政府的影子,没听说它要如何控制人口的比例,没见到它要为城市规划出什么样的蓝图。也许有,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它张开臂膀,笑纳四方移民,贫穷的,富有的,健康的,羸弱的。给他们一块土地,他们会回报你一座城市。半个世纪前,对面的古巴岛上,很多人心不甘情不愿地背井离乡,远渡重洋。今天,无数人又在那个岛上遥望彼岸,不惜以身价性命作渡海一搏。 慢慢咪黄昏时分,站在南海滩,任海水拍打双足。海风吹着椰树林发出簌簌之声。远处的海面上,一艘超大游轮刚刚从迈阿密海湾启航,开始了它的加勒比之旅,那上面定是笙歌艳舞,日日狂欢。太阳西沉,身后海洋大道无数饭馆酒吧的灯火已经点亮,拉丁舞的乐音,已在空中飘扬。   

 光阴迫,马蹄疾。   

 迈阿密,不着急。   

 海风徐,暮霭低。   

 天地转,慢慢咪。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