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阿密风云:大沼泽之行

08/23/2014 by 华人游美国

上上周LHC组织去大沼泽时,我没有跟去,理由就是凌晨我要看COC,早上再去大沼泽,我会顶不住的。其实我知道我的理由,在睡了几小时后,只要是旅行的事我一定能坚持的,只是我真心不想在不是大沼泽最好的季节里跟他们一群人掺和。其实也没什么好后悔的,我答应了徐悦一定会开车带他们出去溜一圈的,大沼泽,还是有机会的。哪怕没有机会了,又如何,我从不后悔我对于看比赛还是玩的选择。


这回学校组织去的其实是大沼泽的那么一小块商业景区,叫Miccosukee。学校给大家发邮件时,只是说去Miccosukee。我用谷哥搜了一下,大约知道那是一个印弟安部落的地盘,好像是因为内战还是什么的,迁到了大沼泽地区,然后政府就把那块地划给了他们自治。了解每个目的地是我出行前必做的功课。当然,不是所有人跟我想的一样。去报名的时候,同行的同学没有人去了解他们要去的地方,都说去大沼泽,不知道在路上要花多少时间,什么时候回。可能我天生就没有当甩手掌柜的命,所以我对于这种跟着全部学校走的心态完全不能接受。


出发的前几日又遇上HXJ的男朋友来看美帝看她,于是LHC打出口号说是“跟着李导游,吃喝全都有”,在周五这一天安排了满满的活动。先大家一块去Miccosukee,接着一起去打枪,最后去蜀湘园吃饭。他还特地借了我的三角架,说要给大家拍合影。看他热情满满,自然是极好的。于是,我也满怀期待等到周五的到来。


周五的时候,海地总理来学校演讲,本来想去围观一下的,为了TEB,我还是不去凑热闹了。学校说是12点45集合,我20的时候去找HX,她跟QZ才开始吃饭。我真心被他们这种不紧不慢的作风折服了。到了学校,发现好多警车和保安,这才意识到原来海地总理在学校啊。急急忙忙来到Student Center,大家也都陆续到了。可是校车却不见踪影。等到1点半的时候,校车还是没有来。45,还是没有来。LHC开始很生气,之前的兴奋一扫而光,抄起家伙就说要回家。就在他走了两分钟之后,校车来了,大家又赶紧把LHC叫来。上车之前要点名,点到名的上车,而名字是按姓的英文排列的。轮到我这个 Z开头的人时,车上的座位已经所剩无几了。我一看大家都结伴而坐,我就果断把第一排窗口的位子占了,至少我还可以拍照。我坐下没多久,LHC上来了,一看没有位子,怒极攻心,二话不说,又走了。 这回他是真的回家了,怎么叫也不回。男生这样的性格才真是少见。

校车终于在将近2点的时候启动,这比规定的时间整整晚了一小时。我之前问报名的人,他说路程只有半小时。在校车开了半小时之后,我还是没有发现沼泽的踪迹,倒无缘无故开到了FIU,司机说他去里面拐个弯。我们这才确定,他不认路,走错路了。司机拿着手中的导向图,又开了一小时,这才开进了大沼泽区域。而我们要去的Miccosukee在大沼泽的深处,沿着正修整的公路和丛生的芦苇一直开,开到不到是不是尽头,我们终于来到了Miccosukee。


但迎接我们的不是景点,而是纪念品商店。我突然有一种大陆游客到香港旅游被旅游团坑的感觉。


在纪念品商店买了两个徽章,其中一个还差点丢在校车上,当然这是后话了。逛了一会商店,又在门口拍了一会照,这次我更像是来采风的。一路上都在观察校车,觉得长得很特别,尤其是车头和反光镜,所以趁着还没开始旅程,抓紧拍拍校车反光镜中的自己。

我们一开始就被叫去坐airboat,一拨人分开成两艘船。开船前,工作人员给我们发了棉花堵耳朵。堵上耳朵之后,发动机的声音果然小了许多。我并没有坐到第一排,而且坐在了第二排的中间。船开始驶向沼泽深处,尽管当天天气阴深,但仍可以看到天际的亮光。身处在芦苇丛中,总想想起点什么诗词歌赋,可只能想到初中还是高中学的关于芦苇和抗战的文章。我之前从来没有去过湿地,即使我一直很想去西溪,即使水库也是湿地的一种,所以大沼泽带给我的震撼是从未体验过的。船在水和芦苇之间穿行,总觉得前方全是密密的芦苇,可偏偏会在船到时自动分开,伴溅起几朵水花。


船在一处木制建筑前停了下来。上岸之后发现除了我们并没有什么人,连岸上的小店也没有人。码头的景色是那一天所见最好的,刚刚开始走上自拍之路我的相当后悔把三角架给了LHC却没有要回来,不然我一定可以跟这美景好好的来上一张。那里是一处可以观赏鳄鱼的地方。从桥上向草丛中找鳄鱼其实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有人拿香蕉去喂鳄鱼,结果鳄鱼身手敏捷一下子就把香蕉给吃了,吓得围观的我们大呼小叫的。鳄鱼也许是不喜欢被一群人围观,所以都躲起来了。我试着自拍了几张照片,感觉还是不错的,真的很应该带上三角架。


围观完鳄鱼,我们又再次上船,这回我特意坐在了第一排。第一排的感觉居然如此之好,视线无遮挡,还能充分享受船摇晃带来的乐趣,只是我总要小心翼翼地保护我的相护,避免它进水。船依旧是在芦苇中穿行,不同的是这次有几只水鸟在沿途掠过。那个画面就像是我曾经不只在哪读到过的一样,一舟一水一芦苇,一鸟一人一寂静。船换了一个航线,带我们回到最初的那个纪念品商店,旅途结束了。虽说没有什么大起大落,但这种地方应该是坐一叶扁舟,看云起云落的。


回去的时候,司机果断又走错了路,车上有老外实在看不下去,就去司机边上给他指路。在经过了走错路,堵车,我们终于回到了学校。

暮寒《【迈阿密风云】小窥大沼泽》

迈阿密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