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的故事(五)

10/30/2015 by 华人游美国

1967年旧金山的夏天,嬉皮士文化在旧金山的巅峰。那场让全世界为之颤抖的夏天之爱。十万多人来到Haight-Ashbury区,填充整个旧金山湾区。整个金门公园自由的食物,自由的毒品,自由的爱与性,甚至一家免费商店给每个人提供日常用品。这场盛大的欢愉之后是嬉皮士文化的死亡。1967年的10月6日。嬉皮士文化的葬礼。Mary Kasper说“We wanted to signal that this was the end of it, don’t come out. Stay where you are! Bring the revolution to where you live. Don’t come here because it’s over and done with.”

他们抬着灰色的棺材,上面标着summer of love,里面装着十字架,橘子皮,孔雀毛,旗帜以及一块大麻味的饼干。他们焚烧掉这些,唱着god bless America。大声喊嬉皮士已死。

Haight-Ashbury。曾经这里是叛逆与反战文化的天堂。现在我站在这里,这里是全旧金山最精华的维多利亚建筑群。我在早晨Alamo Squre微微有点凉意的空气里使劲嗅着波西米亚的味道和1967年的喧嚣挣扎。

The world seems not the same, though I know nothing has changed. It is all my state of mind, I can’t leave it all behind.

或者我是来看六姐妹(six sisters, painted ladies)的。阿拉莫广场颇有哈利波特里小天狼星祖宅所在的范儿。瞪大眼睛想找找疑似的房屋。最后大约承认了我是麻瓜。六姐妹是六栋一种款式不同颜色的维多利亚式建筑。常常出现在明信片上,所以又叫明信片屋。

后来我就在阿拉莫广场painted ladies的对面椅子上坐下,隔着街,开始速写那六栋房子。画的手冻僵。如果要你画。你是从上网下画呢,还是从下往上画呢。还是从你最喜欢那栋开始画?第一家是竹子款的窗帘,第二和第五家是维多利亚风格的碎花,第三和第四是白色很坠的帘子。第六家亮着灯。就好像会是有十九世纪的少女,站在镜子前面,女佣帮她绑上勒的紧紧的裙子腰带和胸带。





离开阿拉莫广场后去金门公园(Golden Gate park)。目的地是金门公园内的De Young Museum(De Young艺术博物馆)。是的,我知道梵高塞尚高更的那场后印象派画展的票买完了,请不要和我提那件抑郁的事件。我只是去参观剩下美好的展馆。


可是我还是走丢了。在进入金门公园以后我就走丢了。带着前一天徒步金门大桥以后徒步到sausalito的晚上又去练了热瑜伽的腿,每一步踩在地面上脚面都是刺痛。我开始失去耐心。问了路边的人,De Young Museum怎么走,她说,哦,你得走进金门公园。


悲剧,原来我走着走着已经远离了金门公园。


De Young Museum自是全美评分前十位的艺术馆。找到的瞬间很开心的看着漂亮的建筑,然后发现相机的电被我拍维多利亚建筑拍的残喘中。于是淡定进艺术馆。

一些艺术馆内的notes:

1.-- 40 miles northern mexico city,是一个surprise。看到的壁画,都是profile(侧面)和动物人身,古埃及的文化亦有相同传统。

2. -- Maya文明的collection不能解开我的诸多问题。倒是蒙上了更多面纱。盘子中心挖孔用在葬礼上。

3.  --Abstraction的早期毕加索把expressionism transfer到了更一个境地。He was inspired not only by artists like Cezanne, but also Africa traditions. They had strong value on geometrics, while some abstractions artists like Salvador Dali values psychology strongly.


关于note第一条:艺术馆内一个展厅里是墨西哥Teotihuacan遗址一些壁画的展出。如果对这个城市的名字很陌生——Teotihuacan(众神之城)就是传说中的太阳金字塔月亮金字塔和死亡大道的所在地。这座曾经墨西哥甚至中美洲最大的城市在某个特定的时间里被墨西哥先民突然抛弃了。在这个展厅里展出的壁画,让我的第一反应是古埃及壁画。同样描绘的是宗教祭祀。同样固定的描绘动物人身,并且全部是描绘侧面。这和古埃及的大量壁画不是类似,是相同。


墨西哥人比较他们的金字塔和埃及的金字塔。我想说,你们难道不该考虑一下,这些金字塔,或许有着类似的历史,类似的创造者。更何况,隔着大西洋,Teotihuacan和古埃及尼罗河边,同处北纬30度。而且更更何况,北纬30度的大西洋底有什么?


大西洋底有消失的大洲。


死亡大道的直线,每一个神庙,地基废墟遗址,所构成的比例,都是太阳系行星的轨道数据,这个地理的天文形容里甚至包括了海王星和冥王星。人类是1930年发现的冥王星。太阳金字塔,西侧内室的光线变幻阴影每一次瞬间是66.6秒永恒的时钟。365层台阶分成18组,18是玛雅年历的月数。众神之城建立的考古来的时间,中国大约是周朝。城没落的时间,中国是唐朝。无人能解释这座城一夜没落的原因。只留下这座布满天才,预言和灵性的城,关于数学,对地球的认知,地理和天文。而中国的史书对中国几千年历史却如此给力。原因。文字啊,文字。

当然啦,中国的北纬30度,文字有记载无解说的事儿多了去了。那个什么凌家滩的,花山迷窟的。说到北纬30度什么的就走题。但是我承认我在艺术馆里的那个展厅里陷入了极大的兴奋与愉悦中。每一个跟北纬30度有关系的神秘,都会让我扩展到整个北纬30度。伟大的中美洲先民后裔。你们争先恐后的往文明的沙漠美国闯,为所谓的美国梦,只是要证明地球文明没落么。


Have to try to break free, from the thoughts in my mind. Use the time that I have, I can’t say goodbye, have to make it right.
思维落回旧金山的地面。

下雨。从太平洋岛屿文明和非洲文明的展厅里最后出来。发现世界变了。我是逛了多久艺术馆。带着从艺术馆出来的巨大的神秘的心跳路过Japanese Tea Garden,看看小家子气的质地,并且门票cash only。决定不进。回市中心,路很久。依旧称赞旧金山的公交系统。不要问我为什么第一次去渔人码头pier 39的时候没去看海狮。我忘记了!不要问我为什么第二次去渔人码头的时候没去看海狮,那次我就是想坐有轨电车到底站吹个风喝个咖啡。于是跳上有轨电车第三次去渔人码头,补看海狮。自从1989年旧金山大地震后,这群海狮就赖在那不肯走。即使每天有全世界各个地方的人来近距离围观它们,它们依旧毫无压力。一起懒到爆的在甲板上晒太阳,甚至一起打嗝,好难听好难听。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去的时候海狮并不多,据说多的时候是有1000多头的。



渔人码头上很有历史的面包factory。我终究没有拒绝最正宗的clam chowder。买来了盛在面包里的clam chowder。好吃疯了。好吃疯了啊!!!天黑。跳上有轨电车,坐在外面的那一排。把脚悬在电车外踢着空气。


I remember you’re the reason I have to stay.

I remember you’re the reason I have to stay.

躲在北极光里的小巫婆《独自落跑 旧金山 (五)这里自由已谢》

旧金山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