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游记: 亚特兰大印象

12/05/2014 by 华人游美国

先要从亚特兰大机票机场说起。4月8日晚大概8点钟左右飞机抵达亚特兰大机场,下飞机之后先要经过海关询查,由于我是第一次去美国,也没有旅行社之类的提醒我什么注意事项,从自己上网要求展会主办方给我邮寄邀请函,到准备所有的签证申请资料,翻译各种文件,在美国旅游网站上购买国际机票,后来又打电话给这个美国网站退票等等,全部是自己办理的,所以到这里出了点问题:亚特兰大机场海关要我出示自己会回国的证明文件--我以为只要有签证就可以了,看来不是。入境时还得证明自己一次。怎么办?那些文件资料我没有带出来,幸好我走之前我的美国朋友CLIFF给了我三个电话号码,他自己的,他在亚特兰大的朋友的,还有他在家乡WILMINGTON的好朋友的,以防万一我需要和他联系又联系不上。我走之前将这三个电话号码打印出来了,并且就放在我的腰包里。并且给那个海关警察看,他开始不看,认为那个证明不了很多东西,后来看到我实在没有准备,只好决定给这三个朋友中的第一个,CLIFF在亚特兰大的朋友AL打电话。我担心死了,因为我并没有完全如实告诉这个警察,有点撒谎,而那个AL对我并不了解,要是穿了帮我肯定会被遣送回国。好在很幸运,CLIFF实现告诉了他一点我的情况,说我是一个翻译,是在建筑行业做事的。基本和我说的吻合,太好了,那个黑人警察大哥终于给我在一个I94卡上写上我的必须离境日期,没事了。看到坐在那个海关房间里的其他几十个外国人有些被盘问很久,有些甚至好像被遣送回国,我真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如果换做是其他人,长得没我这么诚实,并且英语也不是很流利的话,可能会有麻烦。
从这个房间出去之后还要检查行李,上海往返亚特兰大机场检查行李好像比洛杉矶和旧金山都严格,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是第一次入境。不知道什么原因,给我检查的刚好是一位中国大陆过去的中年人,人很好,检查很仔细但是真的很好,他告诉我去美国除非你是去读书的,最好不要带学历证之类的,这样有“打算找工作”的嫌疑。当然他可能知道我其实是有意图打工但是不会为难我,主要原因是咱们都是中国人,次要原因嘛,我们两个当时聊得很开心,他甚至主动告诉我他是一个博士,去了不到10年等等,你想他怎么会为难我这么一个老实面孔?
机场发生的事情真多,还没完。。。
从这里出去还有一些在国内机场碰不到的安排,你手上的行李还需要在机场再次托运!那些工人看你接下来到那里,是转机去其他城市还是已经到达目的地,根据你的下一站确定你的行李从哪个输送带上送走。后来我大概明白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上海到亚特兰大机场很大,感觉比洛杉矶国际机场和旧金山机场都大,另外也很新很现代化,毕竟9年前刚刚举办奥运会。人要是拖着大行李箱在里面上楼梯下楼梯会很麻烦。
于是我将行李箱交给那个工人推到一个黑洞里,背着自己的背包走。
身边很多人都上了右边的那个地铁一样的只有一节车厢的电车走了,我想他们应该是直接坐电车或者说小地铁回家的,但是我还有行李没有拿,我得走。
于是走啊走,走啊走,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抬头看标示,concet 1 ,接下来concet 2...一个类似这样的从来没有见过的单词,每个那样的CONCET 是一个厅的样子大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晚上,那些莫名其妙的CONCET里很空旷...
走啊走,走啊走,这不对头,肯定哪里不对。
终于意识到这个电车不是开往机场外的,而是开往这些CONCET的另一头的,也就是出口。于是在那个机场内摆渡电车在我这个CONCET停的时候,我踏了上去。电车继续开,里面很安静,于是我的双眼开始打量这些老外...
那个黑姑娘真肥,她的水桶腰至少有我的腰的三倍粗,还矮,可能只有我的下巴的高度--我大概1.69,其实也挺矮的了。
其他老美没有给我留下多少特别印象,不过基本上我是最苗条的一个 -- 现在我知道,在美国即使是白人,即使是男人,要比我瘦是很难的。这个我以后再解释。
我离心似箭,我得加快速度出去,出了机场我就知道没有人再为难我,将我遣送回国了。我的好朋友CLIFF和他的朋友AL正在外面等着我,这个时候离我下飞机已经至少两个小时了,他们肯定很紧张。CLIFF在我从上海上飞机之前就告诉我要在下飞机后找个电话打给他,但是我没有时间去找电话,也找不到。在飞机上我碰到了一个矮个子的中国老师,在亚特兰大机票当老师的,他给了我他的电话,本来如果在一起的话我可以用他的电话,但是他已经是美国人了,所以早出去了。后来检查行李的时候身边还有两个韩国人,那个女士基本上不太会英语,但是她明白我想用电话,于是拿出她的手机,可惜不能用。
电车继续开,亚特兰大机票机场真的很大,也很与众不同,即使在美国也是很独特的。我在美国在7个机场坐过飞机了。
终于停了,来到了候机的部分,这里人很多,虽说是晚上但是很热闹,人来人往的。我领到了自己的行李(有些混淆了,可能将行李重新送上传送带是在另外一个城市),到达接人的出口。见到了我的朋友CLIFF!
他没有认识我,还一直抱着双臂在人群里找,直到我张开双臂准备拥抱他才反应过来。这可怜虫,他足足在那里等了两个多钟头,说不定就一直站着,那里根本没地方坐。
我还见到了他的朋友AL,他比较胖,找了一把椅子坐在旁边。
大家都笑了,也都终于放松了紧绷的神经。之前其实都有些担心我可能不能顺利踏上美国的国土,因为我这种出国的情况真的很不一样,完全是一个人的行为,既没有国内公司组织的担保,也没有美国公司组织的正式邀请,只有一张展会邀请函但是那个是打印的没有正式签名盖章的,没想到有志者事竟成,我现在终于来到美国了。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