嬉皮士的角落

10/13/2014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到达的旧金山的第二天就想去看看金门大桥,于是跳上了往西的一部电车。当车开到一条小街上的时候,意外的发现几乎所有的人都在那儿下车了,我完全不知道他们要到哪里,甚至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当初还真不如跟美国当地华人旅行社参团呢。但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我打定了主意,毅然决然地跳下已经啓动的电车,跟著他们走了。

那是一条叫海特(Haight)的小街。我不是一个爱逛街的人,但那一天,我尽情的逛著这条从来就没有列入我旅行计划的小街。在这条不宽的街上,有著我最难忘的逛街经历,就像很多年以前从中国中部的一个小城出来的我第一次在北京逛商场就踏进燕莎购物中心一样,此生难忘。

街道两边不只是通常可见的咖啡馆、酒吧、拟],还有钗h极具特色、很“美国”的小店。那些长形的店面像走廊一样,走廊的两边挂著各式各样的小玩意。逛完了前面,掀开一幅彩色珠帘,后面又是一堆宝藏——七彩绚丽的玻璃烟具、五顔六色的染布、足以让男人都心动的首饰、谁也分不清楚真假的古董、绝对经典甚至是绝版的老唱片和旧书、充满艺术气质和唯美精神的器皿、创意十足的打火机——全是那么的不实用,却又那么浪漫而奢侈。这里的店光线都不大好,店主们也穿得嬉皮味十足,抽著大雪茄在柜台里和朋友聊天,似乎生意的好坏与他们没有什么关系。偶尔的耳朵里也会挤进几句他们的谈话,一样的漫不经心、闲适而又机智。

整整一个上午,就这样像孩子一样兴奋地从一个小店转到另一个小店,却一样东西也没买。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令我著迷,以至于询问价钱都变成了一种低俗。也陶o条街上的店主们也很明了我这种心情,所以才会安然自得的聊著大天,对生意不闻不问。整个上午,我就这样享受著那深深的嬉皮气息——那是小店里点的印度燃香,是唱片店里传出的披头士,是拐角席地而坐的流浪少年,是路人身上60年代的服装,甚至还有街道上的那一点肮脏。

直到随手翻看一本书,看到“flower power”(权力归于花儿,20世纪60年代美国嬉皮士的口号之一,主张通过爱情和非暴力实现社会改革),我才顿开茅塞--这条小小的Haight街居然就是我在很多书上无数次读到过得海特街。而海特街区和金门公园(GoldenGate

park)正是六、七十年代美国嬉皮运动的发源地,也是嬉皮文化的大本营。1967年初,新闻媒介开始注意到美国的嬉皮现象,并对海特街区的嬉皮运动进行了大量的报道。到了当年夏天,海特街区与金门公园已举世皆知,成了嬉皮士们心中的圣地;10月21日,超过一万人聚集在金门公园,号召以迷幻药反叛现行社会体系;同日,5万人在华盛顿五角大楼广场前集会,抗议越战,喊出“要做爱不要战争”的口号;也是那个夏天,黑人摇滚歌星Jimmy

Hendrix在蒙特利音乐节上当众焚毁了舞台。

那个被称为Summer of love(爱之夏)的夏天,影响了整个的西方世界,无数西方青年的世界观、人生观因此而改变。今天,嬉皮运动已经成为海特街的回忆。当年的嬉皮士们,也已开始步入老年。新一代的美国人在纹身、穿孔、吸毒、离家出走的时候,他们也酗ㄦ|了解,他们所穿的新潮服装,30年前就已流行过了;而他们记忆中衣冠楚楚,朝九晚五的父母,当年曾比他们更加离经背道。

中国也陈吨眭渐翱O这样一种怀疑、反叛的精神。整个下午,我就躺在绿茵茵的草地上,听几个流浪艺人演奏横笛和手鼓,非常愉快的节奏,似乎只是在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却怎么也听不够。

金门大桥--一个人和一群人

在这里提起金门大桥,不是因为它是桥梁建筑史上的里程碑,不是因为它使用了可以绕地球三周的钢丝,也不是因为它在1989年顶住了8.1级地震。而是为了一个人和一群人。这一个人是约瑟夫.斯特劳斯,金门大桥的总工程师。这位伟大的桥梁专家为了建造金门大桥的梦想,花了数十年的时间,冲破重重阻力,才筹足建桥所需的3500万美元。而当时,没有多少人相信金门大桥可能建成。最早的捐款人之一甚至对斯特劳斯工程师说,只要你保证这桥能一年之内不倒塌,我就出钱。当这位矮小的工程师向每一个捐款人保证金门大桥能使用至少一百年时,只换来媒体和大众的嘲笑。还要过34年我们才能知道斯特劳斯先生的承诺是否能够兑现。可他对梦想的执著追求依然让我无言,金门大桥即便现在就塌了,也丝毫不会有损于这个日耳曼小个子工程师在我心中的伟大形象。

这一群人也酗ㄦ|被人注意,也不会受到世人的尊重,因为他们只是一群从金门大桥上跃身跳入金门湾的自杀者。自杀的方法有可以有千万种,我却固执的认为,从金门大桥上跳海自杀一定是其中最浪漫、最无奈的一种。它不像吞噬老鼠药那么卑微,不像煤气中毒那么宁静,没有上吊那么死相狰狞,没有跳楼那么污染环境。站在金门大桥上,我似乎能够体味这些自杀者极度的坦然和悲哀。如果没有一份坦然的心境,他们就不会寻求死亡的绚烂和完美;如果不是心中那种极度的悲哀,他们也不会面对著金门公园的美景和金门湾的开阔却仍然执意放弃生命。在纵身跃下金门大桥的瞬间,他们一定在享受蹦极似的快感;在融入金门湾的刹那,他们一定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他们之中有学生、医生、政客、律师、教授、社会活动家、人权斗士,他们从不同的地方来,有的甚至横跨美洲大陆。时间静止在1993年10月4日,第1000个自杀者跳下金门桥。只是我还无法理解,他们何以有如此的悲哀。

同性恋--美国式的包容

1681年,贵格教徒威廉.潘(William penn)建立了费城(希腊语,意为“兄弟般友爱之城”),主张所有人,不分宗教、民族,像兄弟一样生活在费城这片土地上。1774年,在费城通过了《独立宣言》,1787年,在费城通过了《美利坚合众国宪法》。然而,在所有美国城市中,在尊重个人权利方面做的最好的却不是费城,而是旧金山。这里诞生了美国的嬉皮士运动,这里出现了象征独立创新精神的矽谷,这里有唯一一所拒绝向雇主提供学生成绩单的大学--斯坦福大学,这座城市让一位同性恋当上议长,同时让一个黑人当上市长,这座城市生活著来自全世界各个角落的移民。

我们似乎都倾向于承认人是有多样性的,但事实上我们却往往不是这样做的,比如说对待同性恋。我们从心理学的角度可以解释同性恋的产生,也承认人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但只有在旧金山,同性恋才可以活得这么坦然,才可以光明正大的在房子、汽车上涂上醒目的同性恋标志,才拥有自己的酒吧、曙U。也部A只有在旧金山,才能整整体会到美国式的宽容--那种记载在宪法中的宽容精神。

懦拨~--融合与创新

谈到创新,矽谷被提到的频率一定很高。但我一直认为,真正体现旧金山融合与创新精神的却是旧金山的懦拨~。旧金山的懦憧□~积极提倡传统、创新以及异域风格烹调的有机结合。运用加州丰富的原料,加上对国外烹饪的借鉴,旧金山的厨师们用全新的配方调配出色鲜味美而又符合营养科学规律的食物。虽然美国被公认为缺少美食传统的国家,旧金山却是一个绝对的例外。旧金山有一大批打破传统的厨师;旧金山的拟]里的菜单可以用多种语言写成,但却像绕口令一般拗口,像植物名录一样让你看不懂,我随便点了两个菜,却是一流的美味。我在渔人码头吃了旧金山最有特色的菜--邓奇斯蟹和老面包,味道好极了。食客还可以在旧金山最著名的两条美食街--唐人街和意大利懦撑--上找到绝对美味的佳肴。在NApA山谷,这里的厨师每一个小时就会创造一道新的菜肴,有时间的话可以尽情享受。

旧金山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