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纽约联合国大厦

04/25/2015 by 华人游美国

没去纽约联合国大厦之前,就听说过联合国有“四大怪”:

机构设在总部外。钗h联合国机构并不都在纽约,大约有2/3设在欧洲的日内瓦、维也纳以及非洲的内罗毕和亚洲的曼谷等。设在纽约的只是联合国总部。在联合国3.2万名工作人员,也只有大约一万人在纽约总部工作,其余都在设在世界各地的联合国机构供职。

升降国旗用手拽。联合国大厦前竖立著189根旗杆,旗杆底部的铁制旗箱,叠放著各国的国旗,这些旗杆上没有自动升旗装置,每天升旗时,都是靠联合国警察用手拽拉上去。

汽车不锁随便开。联合国大厦有3层地下停车场,上千个车位,由警察在入口处严密把守,车辆不锁,财物忘拿,也基本上不会丢失。

客来凉水作招待。美国人一年四季都爱喝加冰块的自来水,所以在联合国工作的各国职员,也只得入乡随俗,联合国后勤部门规定,专门为安理会成员国的代表,提供免费凉水作为招待。

当我们真正来到联合国大厦时,根本忘记了这些,当然也无从考证有无这四怪。联合国总部设在纽约,四周用两米多高的黑色铁栅与美国的领地隔开。 联合国总部所在地院落是国际区,有自己保安、邮政独立的和翻译系统,和纽约是两回事。参观的人很多,需要排队,导游事先为我们找好一位,曾在联合国供职的朱教授作响导,提供了方便。这一天恰逢星期六休息,大厦前没有升各国国旗。进了大厅先做安检,程序照旧:脱鞋、解皮带、过安全门,与航空安检如出一辙。

那朱教授,长得清瘦精明,面皮白净,穿一件兰色风衣,夹一个黑色公文包,尽显学者风范,讲话言简意赅,有一种不容怀疑的气度,鼓动性极强,但给人一种做作之感。他介绍说,大厦39层,中国在23层,旗杆上飘扬著192面国旗,中国是第36面,阿富汗是第一面,津巴布韦是最后一面。

我门走过一个通道,两面都是壁画之类的艺术品,灯光比较暗淡,不利于拍照。他在历届联合国主席的挂像前听了下来,历数他们对于中国的好与坏,朱教授还特地讲述了这样一件破例之事:只有国家元首去世,联合国才降半旗,毛泽东、周恩来、宋庆龄都降了半旗,但有一个例外,就是邓小平,他只是军委主席,去世后却按国家元首降了半旗。朱教授对邓小平有极高的评价,是他把中国带向世界前列。

大厅的另一端有联合国邮局,那里出售联合国发行的特有邮票和明信片,这里买的邮票和明信片,可以免费邮寄,但只能从联合国寄出。我给三位朋友寄出,因为时间实在苍促,可能填写的地址有所出入,他们都没有收到,实为遗憾。

在大厦广场内,有三座著名的雕塑。一座是巨大的金黄色的、已经开裂的铜质地球,名叫“破碎的地球”,为意大利所赠。雕塑警示人们,必须及时控制环境污染,控制人口增长,否则我们的地球家园就会如此破碎和千疮百孔。 另一座青铜雕塑,是一把手枪,枪管被卷成“8”字形,名曰“打结的手枪”,是卢森堡赠给联合国的。含义十分明白,那就是:制止战争,禁止杀戮。还有一座著名的雕塑,名叫“铸剑为犁”,是前苏联在1959年赠送给联合国的,雕塑中的人一手拿著锤子,正将一把利剑改铸为犁,象征人类要求终结战争,把毁灭人类的武器变为造福人类、建设世界的工具。

联合国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联合国大楼是一组建筑,包括秘书处办公楼、会议楼、大会厅和图书馆。1950年动工建造,历时3年建成。设计小组成员中,有当诗中国所派的建筑家梁思成先生。原址名叫“乌龟湾”,是一家肉联厂的厂房,占地 18 英亩,由洛克菲勒以 850 万美金买下土地,转送给联合国,用意十份明确,希望能把联合国总部留在纽约,以享近水楼台之利。联合国大厦已成为纽约市一景。此建筑在50年代轰动一时,最选使用了玻璃墙幕,并树立了“现代建筑”的一种格局,即:一座高层建筑,下面有次要建筑作为“裙房” ,乃至影响到后来的饭店、宾馆建筑纷纷效仿,我国的钗h工程也落入此套。然而,由于造型过于单一,窗户又显小,所以,到了70年代,已被人们嘲讽为“火柴盒”了。

朱教授说,联合国对面的这座大厦,有80层,是民宅,每套150平方,住在里面的并非富人,而是经济拮据之人。在洛杉矶我就听导游说过:在美国有钱之人住海边、住山上,一般之人住平房,而穷人才住高楼,究竟怎样,无须考查,但事实是,我所看到的那些豪宅、别墅,确实都在青山绿水之间!

朝天乐地  《我看纽约(之六)  走进联合国大厦》

相关: 纽约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