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阿密与Key West之旅

03/16/2016 by 华人游美国

在Big Cypress公园游玩一天后,罗老师征求我们的意见:既然已经到了佛罗里达,是不是去一趟Key West?早在计划佛罗里达之旅时,我们曾将West放在重点旅游的地点之中,因为它是庆祝新年的好去处,但是,美中不足的是:酒店昂贵,我们没有拍到合适的住处,因而在最后的计划中将其排除。鉴于旅途之中大家的兴致很高,游玩加休闲,似乎不太累,所以罗老师有此建议。关键之关键,我们只有一位驾驶。栗先生表示,若信任他,可以出游。我的意见是,若希望去,则30日出游,因为1月1日我们将开车返回匹兹堡,31日不能太疲劳。

30日早6点,匆匆吃完早饭,我们摸黑就出发了,因为有为朋友说过:在高速上开车,越走越亮,心里踏实。不错的选择,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逐渐亮了。虽然没有在海边看日出,但大家窝在车里,看着太阳逐步跃出地平线,云层从淡淡的青色逐渐转变成金黄,再悬挂在树杈之间,别有一番风味。

9点不到,□□就坠入梦乡,让大家羡慕不已。我开始感叹,□□真的适合出门,他总是抓住任何可以睡觉的时间take a nap,到需要精神游玩时,他就及时醒来,且万分精神。

栗先生的开车技术没得说,出门十天,从未犯错,当然也得益于罗老师在一旁的道路指引。就在进入迈阿密市区前,有一个超级复杂的岔路口(我不会开车,因此看到这种情形更是confused),三条交流道,每条道有两到三个LANE,罗老师照往常的说法提了一句:keep left!但栗先生没有听明白,回问一句:“你的左边还是我的左边?”话音未落,已经顺着最右边的交流道的左侧lane开出去了。大家反应过来之后,哈哈大笑:他俩的左边应该是在同一,我们应该顺着最左侧的交流道开才对。(就是这一个岔子,我们绕了40分钟才开回原来的道。旅游回来近两个月后才知道后果:我们进入了一个快速车道,没有付费,也就一次一毛钱的费用,结果我们被罚了25D,总共是一去一回两次!)

11点我们顺利抵达迈阿密的south beach,沙滩上的游人很少,水清沙白,但估计是海水营养丰富,沙滩上居然漂来若干海藻,(但比起北戴河来说,好多了)。不少白色的海鸟在沙滩上散步,也有在那儿进午餐的——抢夺一条不小的章鱼。

□□在沙滩上不停地追着海鸟,男男则在海边寻摸着是否能够找到非常nice的贝壳或是海螺,我在在一旁不断地给孩子们抓拍。过了一会儿,走累了,男男拿起小木棍在沙滩上画起了海鸥,十分生动、逼真。□□见此情景,也不认输地画了一只超级酷的动画版海鸥,两人的作品实在无法放在一起欣赏,(不是我在贬低□□的作品,一看就是涂鸦呀!)

迈阿密的沙滩站了一个小时左右,又该启程前往Key West了。大家在车上吃了一顿午餐,罗氏三明治,味道还是不错。在男男讲解了近两小时的哈利波特之后,□□又开始打呼噜了,他需要养精蓄锐了。顺着1号公路,我们绕着Everglade公园最南端前行,直到进入一连串的以Key命名的岛屿,车速开始减慢,偶尔也有堵车的情况,有些岛上的马路只有两条lane,一去一回,无法超车,只能in the line。各岛之间由长短不一的跨海大桥相连,其中非常著名的就是,七里大桥——《真实的谎言》片尾中,阿诺搭机救妻的场景就在旧七里大桥拍。临近七里大桥时,我拍拍□□,他居然立马从梦中醒来。于是,我告诉他关于《真实的谎言》这部电影的情节,也顺带介绍阿诺·施瓦辛格。□□瞪大了眼睛准备着。七里大桥有两座,一座是供往来车辆行驶的新桥;一座是残破的,时不时冒出一些绿色树木或是草丛的旧桥。美国人是时时处处皆历史,看着大桥,似乎真的很有历史感。

历经长途跋涉,我们终于在4点15分到达目的地,Key West上的海明威故居。我领着两位小朋友进故居参观,罗老师夫妇则开着车一路寻找车位去了,岛上人太多,车位紧张。海明威故居不大,若按照我对□□的了解,十分钟不到就可以离园而去。故居中有英文、法文、中文、汉语和日语的解说单,所以我们一点也不用担心不了解这栋房子的任何一个角落。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当两位小朋友在海明威曾经的卧室发现了两只懒懒地躺着大睡特睡的猫之后,他们开始在院子里流连忘返,只为了数清楚有几只猫,猫有几只爪子。顺着游览线路,我们来到了小猫“集散地”:专门的猫舍。男男开始拿着相机捕捉不同的猫的神情,□□则充满好奇的想去抚摸猫咪,时不时还嘟囔着想买一只猫。

在猫舍的不远处,有只白猫在那儿悠闲地走着,□□试图引起它的兴趣,让自己开心一下。这是男男走过去说,“想不想看看逗猫是怎么一回事?”□□张开灿烂的笑容,等着男男的表演。我则在一旁备好相机,准备抓拍逗猫的视频。非常的精彩,小猫真的跳起来抓男男手上的木棍,但是当□□准备依葫芦画瓢时,这只猫却一跃而起,逃之夭夭。等寻觅了所有的角落,找不到其他的猫之后,我们到了□□必去的景点设施——纪念品专卖店。一进又吓一跳,里面也窝着两只猫。

出了海明威故居,对面是岛上的灯塔,很多游人前往参观,但我们只是顺着马路直接走到Mallory Square,目的是坐在美国最南端的海岸边欣赏落日。天公不作美,阴天,太阳是落了,可惜看不见。

在square上看了几段杂耍表演,坐在岸边看了看往来的cruise和游艇,吃了一根又贵又咸的brizal(□□说叫这个名字)当作晚餐,我们踏着暮色返回Fort Meyers,结束了又一天的行程。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