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的故事(一)

06/30/2014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旧金山旅游

短裙,tights,线衫,风衣,格子箱子,黑色大包。明尼阿波利斯早晨7点天都未亮。轻轨依旧开着灯。窗户上如此就可以看见自己的影子。天边将出未出的日升暧昧时分,明尼苏达一向优雅得令人无奈的厚厚积雪消退在光影中。独自出逃,目的地,旧金山。


先脱掉了保暖内衣,再脱掉了风衣。线衫短裙的降临San Jose。阳光明媚的把树的绿色晒成了光彩,树绿的把城晒成了风景。到处都是带着中国口音的英文。姑姑来接我,去吃中饭,进了餐厅店里,满视线的亚洲人,角落里的两个白人似乎是路过的。


带来我最厚的睡衣,即便如此早晨起来还是想起小时候上学时早晨躲在被窝里不肯起来的日子。如此这般总会思念明尼苏达州温暖得变态的室内。可以穿吊带睡裙,盖松软的被子,在周末的早晨悠闲闲的起床,洗澡,然后穿着丝质的睡袍去厨房煮咖啡。在加利福尼亚冬日的早晨,纵使窗外阳光明媚的奇特,一定是迅速第一时间换好衣服。好在三天过后终于习惯了室内气温,盖上三床被子,至少不会在早晨觉得脸都僵硬了。


三藩,三藩。是第一眼看上去就有好感的城市。从bart站出来,在visitor center开开心心地拿各种tour guide和地图。然后跟工作人员欢乐的瞎扯半天玩的地方和路线,我到一个新的地方有人来疯,来美国的第一天一样如此。进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cable car。开始弱智儿童一样欢乐地看cable的工作人员把cable推到一个圆盘上,然后转过一个方向。叮叮当当倒并未有宛若隔世的假象,只是欢乐的新鲜感。看街道那些维多利亚建筑立体窗户与碎花帐幔,小做作的情绪就四溢开来。Cable沿着陡峭的山坡上上下下,每个街角的风景都是一个新天新地,每个微笑都如此事事如新。过去的一个天地成了旧闻,过去的一个微笑遍也成往事。若是从高处看下去,downtown的美景是好比虚设。因为我此刻的眼界是如此的小,如此的小,只留在那些帐幔后面,和叮叮当当里面。


街道上的人是如此的perse。中国人,欧洲人,游客,流浪的人。他们每个人的体内都存着一个我,不矛盾也不复杂。排队等cable的时候心里小妖的因子因为遇见了同样小妖的因子而放肆,有弹吉他的街头艺人嬉笑着跟我聊天,指着我的地图说we are here, we are here。我说where。

呵呵,of cause San Francisco。


渔人码头。熙熙攘攘的人群,各种穿着黑色色系时尚的女生和好看的男生,在39号码头边的甲板上看见恶魔岛。看见很多海鸟和鸽子。决定坐下来开始在那本moleskine的笔记本上用十年如一日的蓝色水笔写第一页,耳机里是only an ocean away。海水没有腥气。一只海鸟站在我面前和我对视很久,直到最后我宣布我失败了——是我占用了你的座位吗?还是你要告诉我,你是我未曾相识的那一个魂器。




转身就走丢。我的路痴本色在独自出行的时候展现无疑,何况三藩不是一个直来直去的城市。明明在地图上看得清晰,可是还是丢了。从一个路口离开渔人码头走进去,以为该就到北滩,结果一片空旷。

问路,最后终于七上八下的找到了north beach。旧金山的小意大利。紧挨着的是华埠。天壤之别。我宁可躲在意大利区里。


跟妈妈描述了chinatown,北滩小意大利和ocean beach边上的荷兰风车,妈妈的形容是:那不是民俗村么。对对,我喜欢这个称呼,民俗村。

因为华埠真的可以成为民俗村——里面的居民大约不知道他们已经成了我的风景。我未曾料到他们如此给力——不光是建筑如同70年前,这里的人长得,穿得都如同70年前。在街角的水果市场,形容穿越的大妈大婶在大减价繁体字的标牌下挑水果,我瞪大眼睛震惊了。你知道,这样的民俗村是可以收费的。


人家说像30年代的香港。更可以像是玛格丽特杜拉斯笔下湄公河对岸西贡的华人区。老式民国会馆建筑的百叶窗后,总是恍若隔世的可以想到遗漏的阳光和少女蜜糖色的皮肤,精致如17岁的法国女孩珍玛琪,与华埠的俗世香气自然有那样别扭的坦然相待。


Sigur ros的音乐不合适,掐掉,within temptation的音乐不合适,掐掉,nightwish的音乐不合适,掐掉。比约克的音乐不合适,恰掉。


旧金山就是这样一个缺乏冷艳气质的城市。我掐灭了自己的烛光,在chinatown和north beach之间的街角却撞上了大名鼎鼎的city lights bookstore。大脑的神经一下呜啦的欢呼开。

小染,你把这些书都给我带回家,好么,好不好,小染。


“nocturnes, kazuo lshiguro。五个关于音乐与夜幕的故事,坐下读完了第一个。虚无如梦境的现实,这是当你在夜幕中,伴着音乐,来述说你难看的现实故事的时候会发生的事情。同样存在的竟然依旧是政治讽刺的意味。His mother, lived in the old society,从未见过所谓的new country,单薄与虚无的坚持,也许她就是那个一直有那个small town in minesota girl的梦想,却从来没有step out的那一个。那是lindy的另一方。” ——at city lights bookstore


一直站在各种social issue的风头浪尖。如今的city lights bookstore的basement里是大量关于同性恋权利和女权主义的作品。而在古老的basement里,就好像Ferlinghetti就在你对面的长椅上。大量的东欧文学很自然的让我欣喜。全东欧也不之有米兰昆德拉一个作家。他们中无尽的流亡生涯早就最美好的冒险。The golden age是其中之一。在书店里泡了3个多小时。带着甚至想读掉英格玛伯格曼编剧的那本小说,从未如此遗憾自己的英文阅读速度。


书店的店员会读掉很多书,然后在他们喜欢的书的书架上贴上staff pick和简短的书评。其中一个店员pick了那本村上春树的天黑以后。Comment的key word是created a world。我笑,created a world of reality?高中时,那是我读的第一本村上的书,也是除了1Q84以外唯一的一本。喜欢的任何书里,都是一定有一个固定的结界,喜欢苏童就是因为他的任何作品都有一个结界,《妻妾成群》里的井,《米》里的枫杨树故乡。不喜欢村上春树的很多作品是因为缺少结界,但是《天黑以后》有,1Q84的结界太多,作者本人自己都写的收不回来,我看得倒是欢喜。一个特定得结界,才有强大的芯子。就好比北滩,结界如这家美好的书店。离开的时候是因为夜幕彻底降临了,也因为太久没有动手都冷僵掉。

书店里还是各种各样穿着一身黑色好看衣服的男生女生。北滩,北滩。


全北美六家分店的小肥羊火锅。在union city。吃火锅的整个过程我感动得稀里哗啦。太好吃了,真是太好吃了。


一天走了n miles路消耗地全补回来了。




照片(自上往下):1,市中心难看的超美金字塔,it reminds me北韩的那个烂尾楼,no?就是不喜欢啊。

2,chinatown/华埠,貌似30年代的香港,也貌似玛格丽特杜拉斯那个湄公河对岸西贡的华人区。

3,大名鼎鼎的city lights bookstore

躲在北极光里的小巫婆《独自落跑 旧金山(一)映像走失在繁花似锦》

旧金山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