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面的旧金山

09/29/2016 by 华人游美国旅游网 旧金山旅游

在美国旅游跑过多个城市,无不留下美好印象,唯独对与中国渊源最深的旧金山没有丝毫好感。这不是奇了怪吗?且听我慢慢道来。

旧金山,地图上标的名称叫圣弗朗西斯科,是西班牙殖民时代一个占领者的名字。这个城市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西海岸,三面环水,属于亚热带地中海气候,自然环境非常优美。它曾是19世纪美国淘金热的中心地区,早期华人劳工背井离乡到此淘金,称其为金山。后墨尔本发现新金山,这里遂称为旧金山,以示与新金山相区别。这是中国人在美国国土上命名的城市,记载着华人的血泪与抗争。现在全市有华裔25万人,约占总人口的近三分之一,是全美范围内所占比例最高的城市。华人的智商、情商和管理能力都是一流的。导游很自豪地告诉我们,旧金山市市长及警察局长等要害部门长官,都是由美籍华人担任的。无疑,他们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应该将城市管理得比别的城市更好才对,但是很遗憾,我们亲眼所见的情景却截然相反,用我们中国的习惯用语概括,那就是三个字:脏、乱、差。

一是脏,主要表现在环境卫生上。我们住宿的那家旅馆,院子里杂草丛生,枯叶成堆。



与旅馆相邻的是一个公路交汇点,边坡上更是荒草成片,杂乱无章。脏、乱、差的旧金山钬败独狭饔渭汀分



进到市里,街道上也是废纸满天飞,垃圾遍地撒。我和老伴刚在海边椅子上坐下想吃口饭,好家伙,馋嘴的海鸥扑腾着翅膀直接抢先吃上了,掉落的羽毛和碎屑粘在食物上,你就是饿得肚子咕咕叫还敢吃吗?海鸟是可爱的,也没有罪,这样放手让它们与游人亲密接触,难道就不怕传播人鸟共患的疾病吗?所有这些脏的表象在其他城市是绝难见到的。

二是乱,主要表现在城市管理上。在旧金山城里,老旧木头线杆上扯着杂乱无章的电线,我们想借着当天下午最后一缕阳光拍张照片,前后左右移动位置,总难躲开出现在镜头里的“蜘蛛网”。


我们有气不敢出,见我们回到车上司机倒发火了:“是谁让你们把包放在车上的?被人砸了玻璃偷去我可承担不起!”我们吃惊地面面相觑,他怕我们不信,又加重语气补充道:“我可真遇上这么一回!”我听了倒吸一口凉气,心里直嘀咕:“你们那引以自豪的警察局长就这样维护社会治安吗?在别的城市可没有这样为警察局长‘评功摆好’的。”

差,主要表现在服务质量上。按照协议,9月30日中午我们应飞抵旧金山吃午餐,却迟至下午5点半才到达,其误机原因是旧金山国际机场太忙。这时,我们饥肠辘辘,导游将我们引导到渔人码头,让我们自己掏钱随意买点吃的了事。而且时间只给20分钟,因为他要将原本一下午的行程压缩在天黑前完成。我花10美元买了一个很大的法式酸面包,与老伴分吃。这种酸面包是在上头挖个洞加上酸奶。我们手头没有刀叉切割,一掰撒了酸奶,粘了双手,一人轰赶抢食的海鸟,另一人胡乱吃上几口,便上气不接下气地赶到游艇上。游艇在浓雾中劈波斩浪,急速转弯,溅起的水花不时喷到人身上,只感到寒气刺骨,却看不任何景致。我们同行的一个女游客喷吐得一塌糊涂,最后连呕黄水,痛苦不堪。耳幔里传来一个女人喋喋不休的汉语解说,据夸是清华大学一个女博士的得意作品。可我实在不敢恭维,因为她连一些平常的汉字成语都不懂,例如,将“莘莘(深深)学子”读成“辛辛学子”,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上岸后,车行几分钟,导游领我们到一条凸凹不平的斜坡道路上去爬,说这里是滑轮运动的发祥地,可以爬半个小时。我们不远万里来到这里,这样一条破路顺便路过看一眼就可以,还值得在这里消磨宝贵的时光吗!此行我唯一感兴趣的景点是旧金山艺术宫。导游介绍说,这里原是1915年为庆祝巴拿马运河开通举办“巴拿马万国博览会”的会址,后为纪念旧金山大地震7周年重建罗马风格柱式门楼。导游只允许我们用10分钟时间在门楼前照相。此时天色已暗,我未能拍下一张清晰照片,引为终生憾事。巴拿马是中美洲的一个国家。至于为什么以“巴拿马”命名的“万国博览会”在北美洲的美国举办,导游懒得给出一句解释。他又拉我们到仿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而建的市政厅前一站,就算走完了游览景点的全部“行程”。

第二天,更长的时间煎熬在等待着我们。早晨起来,天气晴好。近12点飞机才起飞,我们多么希望再进城重看一眼昨天因雾因暗没看清的景点,可是,左等右等导游就是不来,9点钟他终于现身,却急匆匆催着我们快上车,拉进机场候机,转身又去接下一拨客人了。通过安检后,我们在机场又白白等了两个多小时,这比花钱买的整个“行程”还要长一些。

离开旅馆的这天,我们按照在其他地方的老经验,认为早餐肯定会有人送上门来,结果快8点了也没有动静。有好动者打开房间内冰箱,发现食品早就放在里边。可是,之前为何没有人吱一声呢?旅馆里不供开水,我们只能呲牙咧嘴地吃凉饭、喝凉水,凉得浑身发抖。有凉饭吃的还算幸运,有夫妇俩冰箱里什么也没有,左邻右舍看了也觉得奇怪。后找到导游,导游又找来送饭工。大鼻子送饭工耸耸肩膀说:“不可能!我们美国人工作是不会出错的!”听过导游翻译出来的话,这位军人出身的“老保定”几乎把鼻子气歪了,他表示,即使给补发一份,他也吃不下,因为已经气饱了。出了这样的纰漏,导游和送饭工没有道一声歉,太损伤美国人的形象了!

这位与我们亲密接触的导游也需要特别提一下,他是持旅游签证滞留美国、加入美籍的中国人,在车上讲解时一直背对我们,与为我们服务过的前三位导游迥然不同。我们同行的一个老新闻人很准确地概括出每个人的特点:一个是亲民型,一个是奔放型,一个是学者型。他问旧金山的这位导游是什么型?我脱口而出:“疵毛型!”大家顿时爆发出一阵会心的大笑。

无独有偶。前些日子我与一位张姓老友久别重逢,偶然提及旧金山,他说的第一句话竟然与我的评价完全相同:“脏、乱、差!”我们不敢妄称“英雄所见略同”,但起码说明我们的感觉是共通的。

现在,还得回答疵毛型导游懒得回答的那个问题。我查阅资料得知,我们惯常所说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实际全称为“巴拿马-太平洋国际博览会”。中美洲的巴拿马运河之所以在北美洲的美国旧金山市举行纪念活动,是因为巴拿马运河是由美国建成的,自1914年通航到1979年,一直由美国独立掌握。

纪念活动以举办国际博览会为主要内容。博览会从1915年2月20日开幕,到12月4日结束,展期长达9个半月。中国第一次在世界舞台上公开露面,并取得了瞩目的成绩。诸如茅台酒、张裕葡萄酒、衡水老白干等知名品牌,最早是在那次博览会上获得金牌的。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我的家乡山东莱芜,有一种叫做“王氏锡雕”的工艺品获得银奖。



如今,王氏锡雕已列入国家级非物质遗产名录。这是我对旧金山艺术宫感兴趣的原因所在。

柳姓又一村《脏、乱、差的旧金山—《老柳西游纪》之九》

旧金山热门旅游线路

用户评论

backtotop